【打破障礙】跨越2000度近視 90後視障女生成攝影師:別讓缺陷局限自己

健康 15:01 2019/11/15

分享:

23歲的伍詠賢(Wing)天生中度低視,視力約近視二千多度,遠的事物看不見,近的東西細看也費力。但在7年前的一次偶然機會,她就讀的心光學校舉辦攝影班,便開啟了這段追光逐影之路。

攝影班只教相機基本功能,如開關、按快門等,以拍攝生活周邊事物為主,拍同學、課室物件,主要讓學員們熟習操作,而非攝影技巧。這段自由探索的經歷,加上導師的教導與陪伴,讓Wing對攝影漸漸產生信心。「從來都沒想過會玩攝影,覺得拿相機拍照挺有趣,對我來說很新鮮。」

他們說︰ 『你們不會因為視力問題而拍不了照,其實也能影得到。』那時開始不再覺得,需要擁有完全的視力才可拍照。

信心來自於旁人支持

參與攝影班約兩個月的時間,Wing的作品就參與了學校的攝影展。入場觀眾可在作品旁留下memo紙,寫上對作品的感受。

我最印象深刻的,是有人讚我的拍得漂亮,說照片像一幅畫。正因為這樣,令我想繼續拍照。

阿Wing的第一個參展作品,名為《水中倒影》,是偶然在排隊時拍到的景象。(被訪者提供)

隨後的訪問機會,也有傳媒人讚Wing拍得好,這些意料之外的每一份肯定,令Wing對信心大增。對構圖、條上有一定要求的她,說拍照最重要的,其實是感覺——享受紀錄的過程,也享受過後回味的感覺。

如果看到某個位置,那一刻覺得好正,我就會影低。我很享受拍照的過程,當之後再看那張照片,我會記得那一刻的感覺,為甚麼當時要拍這幀照片。

即使在不心光學校讀書,Wing也偏愛那裏看到的日落,有時也會特意回去拍攝,這是她的作品。(被訪者提供)

缺陷沒大不了 盡力去做

對攝影的熱情愈燒愈旺,Wing自己儲錢買相機、參與攝影班訓練,看看能否朝這一行發展。去年剛好碰上一個於母校舉辦的社企活動,需要攝影師,她便一個人扛起活動拍攝的重任。

曾為不同活動拍攝花絮,Wing現時為Freelance攝影師。(被訪者提供)

首次將攝影變成工作,她坦言跟以往的感覺很不一樣。

當變成工作時,有很多事要處理。不只顧自己想拍甚麼,還要想對方需要甚麼,但我享受拍照,所以會嘗試。如果我有意於這方面發展,這條路是必經的,我必需要學習。

Wing所碰上的合作夥伴,從沒質疑或批評她的能力,彼此正常自然相處。不過行業運作、生態都是未知,需要了解,也有隱憂。問到假如碰上歧視問題的應對,她說︰

我不太介意別人怎樣看自己,因為我覺得每個人都有缺陷,視乎明不明顯、能否被看到。我不會將缺陷放大來看,因為這就是局限。

眼睛不會突然間沒事、看得清楚,這是我不能控制的。

若然是針對作品、拍攝技巧上的建議,她指會樂於接受,也會改善,自己暫時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經學校推薦,Wing曾參與「陸續創作實踐計劃」的攝影班、拍片班,鑽研更多技巧、提升自己。(被訪者提供)

儲足經驗 渴望全職攝影

視障人士成為攝影師,對普遍人來說可能是件很困難的事。但Wing憑住一份簡單的初衷,堅持到現在。跨越別人認為跨不過的界限,相信自己的能力,做自己熱愛的事。

我以前很沒自信,覺得自己像一事無成,甚麼都做不了。即使曾對音樂方面有興趣,但也三分鐘熱度,玩幾下就放棄。但在攝影發現,我喜歡、我享受、也有興趣之餘,還有人欣賞,故更加肯定自己在做的事。

Wing偶爾會跟朋友四處拍照。(被訪者提供)

現在正默默鍛煉自己,在不同的攝影工作中儲經驗,靜侯一個投身攝影行業的機會。

我不想為了錢,去做一份我覺得好悶,浪費時間和青春的工作,我希望能把興趣變成職業。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