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親之痛】父妹癌逝後再痛失愛女 李偉才三度喪親看透生死:人死如燈滅

親子 11:52 2019/11/22

分享:

前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科普作家李偉才博士的爸爸及妹妹先後癌逝,再歷喪女之痛,令他看透生死。

「我隨時有離開世界的準備。」八年前,前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科普作家李偉才博士的19歲獨生女天蔚墮樓亡,經歷喪女之痛,現年64歲的他外表看來無異,但他深知內心永遠不會好。女兒離世對他無疑是一大打擊,但年少喪父、中年喪妹,他早已嘗過失去至親的滋味,人生任務完成,他看透生死也視死如歸。

李偉才三度喪親,他認為人死如燈滅,只能把思念埋在心中。(湯炳強攝)

【延伸閱讀】獨生女墮樓亡8年寫給女兒62封信 李偉才一輩子的痛︰內心永遠不會好

回憶與女兒最美好的時光,李偉才回帶至1994年,他與太太帶著兩歲半的天蔚移民澳洲悉尼,當時他與太太都沒有正式工作,他在新南威爾斯大學完成科學社會學博士學位,太太亦修讀碩士學位。夫婦基本上全天候陪伴女兒,成為她最大的玩伴,他回想那段時光依然覺得難得。

愛女如命的李偉才,最難忘當年移居澳洲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一代主播妹妹李汶靜早逝

李偉才的妹妹是一代新聞主播李汶靜,妹妹患腸癌令他決定於1998年末舉家回流,當時他變賣了在澳洲的一切,一心一意回港看望妹妹,也照顧媽媽,好讓妹妹安心養病。可惜,李汶靜在兩年後不敵癌魔離世。

我們看著她受苦,她捱了三年,去北京做氣功、在美國買針藥打……甚麼療法都試過。

女兒當年留下遺書向家人道別,李偉才與太太好不容易才從喪女之痛中恢復過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說到妹妹走時年僅43歲,遺下當時只有4、5歲的兒子,還有剛學會走路一歲多的女兒,他眼裡流露出心痛與不捨。那幾年想起早逝的妹妹,他都會不自覺痛哭。李汶靜癌逝前給家人留下了一句簡單卻有力的說話,令哥哥撐到今天。

妹妹離世前留下一句「你們要好好活下去」,對我是一生的鼓勵。

年少最愛的爸爸癌逝

在李偉才13歲時,他的爸爸確診患上癌症,當年的止痛藥不如現在的效力,爸爸捱了足足五年,在46歲正值壯年之時逝世,對當年18歲的李偉才是重大打擊。那年47歲,李偉才感慨自己已活過最愛的爸爸在世之年。

「世上有一種愛叫放手」對在生的人來說是解脫,但理性如李偉才卻解不透這句說話。(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後來一次朋友聚會,他跟友人說起過了50歲每天都是賺回來,朋友聽後很詫異。他有感女兒已18歲成年,他的任務完成,隨時有離開世界的準備,話語剛落,惹得在場的天蔚大哭一場。

我爸爸走時46歲,我妹妹走時43歲,我女兒走時19歲……

三度喪親,李偉才不會隨便跟別人說起他的悲痛,愛女離開對他絕對是錐心之痛,但經歷父妹先後癌逝,他早已嘗過痛失至親的滋味。別人跟他說生死教育,卻不知道他從爸爸離世那一刻已看透生死。

無神論者只信人死如燈滅

有人靠著宗教走出喪親陰霾,李偉才沒有宗教信仰,他18歲寫過一篇文章〈「神」這個概念的分析〉,他對「神」已有透徹的分析,洞悉力強。在女兒出事後,身邊虔誠的基督徒邀請他去教會,理性的他心裡明白假如真有基督,他信主上到天堂,但又怎能跟未信主的女兒在天堂重遇,豈不是見不到女兒。

對於生死教育,李偉才從不忌諱,甚至準備好隨時離開世界。(湯炳強攝)

李偉才與太太都是理性派,相信人死如燈滅,萬事萬物都灰飛煙滅。他們把女兒海葬後,家裡沒設靈位,卻依舊擺放天蔚生前的照片。

工作是最好的麻醉藥,令他暫時放下對女兒的思念,退休十一年,他一直以筆名李逆熵勤於筆耕,希望餘生把想寫的統統寫下來。他本來就興趣廣泛,閱讀、寫作、聽音樂、看電影、行山……每周一至五他幾乎都在香港大學圖書館「辦公」,靜靜地寫作和閱讀。

懷念女兒最好的方式是投入我喜歡做的事情,而這些事情希望對社會有意義。

記者︰駱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