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強爸爸】四期肝癌爸爸靠自費藥物及女兒鼓勵 從癌魔逃出生天醫生感奇迹

親子 18:21 2019/11/22

分享:

肝癌爸爸為妻女堅持工作撐起頭家。

余先生從背包淘出一個透明小袋,小心翼翼地把粉紅色卡紙做的心意卡拿出來,封面寫著「老爸的愛,永遠滿格」,打開原來內有乾坤,夾住多張溫馨的家庭照;另有一個寫有「加油」的白色小袋子,裝著「我愛爸爸媽媽」的字條。

這是我兩個女兒給我做的,我每天都貼身帶住......

說話未完,余先生拿著女兒愛心手作的雙手微微顫抖,控制不住的淚水從兩頰滑落,哽咽著無法言語。

45歲、任職廚師的余先生,婚後育有兩名分別12和6歲的女兒,生活簡單無憂,詎料在兩年前確診肝癌,迅速惡化至第四期,癌細胞擴散至身體各個器官,但他靠著妻子和女兒的支持,積極接受治療,每當身體好轉就堅持工作,只盼繼續成為這頭家的支柱。

兩名女兒自製的心意卡,給予余先生大大的力量。(林愛娜攝)

醫生預告活不過半年

2017年一次身體檢查中,醫生發現余先生肝臟有一個8厘米大的腫瘤,確診患上肝癌,隨即接受手術切除3分之2個肝,並進行肝臟的局部化療。

本以為事情告一段落,不料兩年內3度復發,癌細胞更擴散至肺部、大腦、頭骨、盤骨及胰臟等,其中腦部有3粒腫瘤,最大的猶如一顆乒乓球,壓住神經線,令他經常頭痛、渴睡,甚至影響活動能力,需要以輪椅代步。

做過切除手術、化療、吃標靶藥和放射治療等,仍然無法控制病情。今年初,醫生告知癌症已到第4期,若能捱到半年見證兩名孩子畢業已是不錯。

當時大女準備升中,幼女只是幼稚園畢業,我沒有想自己生與死,只是不斷想我的家以後怎辦。

以往只顧工作賺錢的余先生,現時更珍惜與女兒的相處。(湯炳強攝)

妻女支持是強心針

作為家庭經濟支柱,余先生一直積極尋求治療方法,醫生建議他接受一種自費的免疫治療藥物治療,即使知道成功率僅10%,余先生仍決心一試。經過10個月治療,癌症指數從最高峰的8000,下跌至現時個位數,醫生亦嘖嘖稱奇,指他是「萬中無一的奇迹」。

從癌魔手上逃出生天,靠的除了藥物和堅毅意志,妻子和女兒的支持亦是強心針。兩名女兒親手製作的「小銀包」和打氣字條,余先生每天都貼身保管,每當疲累、難過時,就拿出來欣賞,女兒滿滿的愛成為他勇敢抗病的力量。

余先生坦言,以往自己覺得賺錢養家等於完成任務,甚少理會妻女的感受,甚至放假也不會告知她們,只想躲在家中休息。

我很專制,覺得(在家)我最大、我最叻,要求女兒聽話、成績好,只會責罵,卻沒有幫她們解決問題。

不過,這場大病令他發現沒有任何事比家庭更重要,亦讓他反思作為父親的責任。現時他下班就趕回家,放假在家下廚,甚至計劃行程出外遊玩。他亦學懂以讚賞代替責罵,欣賞女兒的長處,大家互相說笑,關係變得親密。

人往往要到面對死亡,才會發現自己珍惜的事物,我不想到最後才後悔。

余先生盼望能繼續看著兩名女兒成長。(湯炳強攝)

藥費高昂難以負擔

過去兩年,余先生因治療斷斷續續停工一年,靠過往積蓄及保險負擔治療費用。每當身體稍為復元,余先生就再回到工作崗位,支撐家庭生活開支。有人曾勸他辭工申領綜援,他卻堅持自力更新,作為女兒的好榜樣。

然而,由於免疫治療藥物未獲藥物安全網資助,余先生每月要支付的藥費超過3.7萬元,一年藥費高達42萬元,保險已達最高索償額,無法再索償相關費用。

月入僅2萬多元的余先生,坦言難以負擔高昂藥費,他早前於「癌症資訊網」發起眾籌,尋求社會大眾幫忙。太太亦趁女兒上學時,出外兼職幫補家計,惟家裡積蓄已日漸見底,余先生計劃提早取出強積金治病,無論前路如何艱難,也不會放棄,盼能繼續看著兩名女兒成長。

只要有路可走都會繼續堅持下去,相信明天會更好,不要放棄。

記者:林愛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