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載華永會 殯葬界「新丁」冀革新 令設施服務更添人情味

職場 22:18 2019/11/26

分享:

華永會行政總監麥鉅然表示,華永會一心服務市民和逝者,自己走到哪裏都不感害怕。(陳永康攝)

從年頭替流產嬰胎首建埋置位,到月初以港漫「癲噹」推廣生命教育,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華永會)新項目的設計、用色,全溫暖和煦得教人暫忘死亡傷痛,行政總監麥鉅然也半打趣形容:「這裏是天堂!」

縱橫商業、慈善、法定組織經年,2017年他踏入殯葬界充當「新丁」,冀有序革新華永會這百年老號。最近,他宣布以「永懷人生」為經,令設施服務更有人情味,如善用土地方便下葬、拜祭、減少骨灰樓造成的驚恐,再以「善亮人生」為緯,扶持培育業界夥伴,教育公眾了解何謂雖死猶生,

死亡不應是廣義人生定義的終結,好的事應可流傳,如家族的關係。

港英1913年批出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的地皮,屬本港首供普羅華人安葬的墳場,66年的照片可見前方有新建成的田灣邨。(華永會提供圖片)

會計師出身的麥鉅然歷年曾替信德集團改革酒店、助李嘉誠基金會開拓汕頭大學,信奉「無到有、有到改」,「只要有程序、耐心、章法,可一步步推行。」就他看來,法定機構如華永會、東華三院往昔易有因循文化,或拙於滿足公眾日增的訴求,只要守足規章制度,實應適量引入商界的靈活和敏銳。

首設寧馨園 埋置流產嬰骨灰

荃灣寧馨園有219個埋置位和250個六角形紀念匾位,截至上月底各用了82個和9個。(資料圖片)

未滿24周離世胎兒過去沒法下葬,荃灣華人永遠墳場於1月首設「寧馨園」,讓父母免費埋置遺體,或撒放骨灰,以蜂巢形匾位紀念亡兒,更可送上插畫師Jan Koon溫婉的明信片、心意卡,「不要只把華永會掛鈎死亡,應該同生命掛鈎。」這項屬麥鉅然入職後的首個正式新猷,明年將擴至將軍澳。

「雖然小朋友無法來到世上,這卻像把他們安置於兒童遊樂場,令父母都覺得盡了一己責任,稍感安心。」他透露,荃灣寧馨園由花槽改建、不屬墳台,故稱「埋置」,會方亦不拘泥父母有否華裔血統,冀盡量有彈性。

將軍澳第一靈灰閣的家族龕位及骨殖龕位,等了家族及骨殖龕位最久者分別2005年及2009年遞表。圖為較新的第三靈灰閣。(華永會圖片)

沙田寶福山家族龕位炒價據報逾300萬元,非牟利的華永會明碼實價最多僅收2.1萬元,麥鉅然直指「好便宜」,連建築營運可算「賣一個蝕一個」。反過來,卻有人2005年已遞表等華永會的重用龕位,他坦承「超額認購」非常嚴重,無奈只能公開公正地電腦抽籤,

我真係有親人過身,但他抽不到,我都無辦法。

有見社會移風易俗,土葬由數十年前是主流,跌至僅佔總額約5%,華永會將改建部分墓地來提升龕位供應。麥氏指今後的新灰樓會善用設計增加儲存量,令長者可少走幾步及一次過拜幾位先人。他了解社區對灰樓的抗拒,非單憑教育可改,故葵涌新灰樓會改善外觀,利用高低地形融入環境,「令周遭民居望見都不覺得係灰樓。」

撒灰花園系列 宣揚綠色殯葬

他指死後撒灰的數目近年徐徐上升,未來確有望如火葬般漸為社會受落。將軍澳墳場的中央料於明年底左右建成新的撒灰花園系列,設火車月台似的位置,褒揚捐出遺體或器官的人,如兩家醫學院的大體/無言老師、身後向眼庫捐出眼角膜者,公眾入內休息很易認識到生命教育理念,也能推廣綠色殯葬。

麥氏上任後廣推科技,過去曾帶隊出訪日本,研究引入骨灰運輸系統,只因實際應用困難暫且作罷。委託大學調查以網絡輔助親身拜祭,則很可能於明年有較確切做法,他指畢竟石碑能承載的資訊有限,家族短片、圖冊反而更有凝聚力,又能跟傳統孝道並行不悖。

專家辦培訓 助營造交流創新

華永會今後冀投放更多資源推動生命教育,明年將翻新灣仔配售處,騰出空間予無力租地方辦活動的小型社福機構,或直接安排專家舉辦培訓,助營造交流創新。

以往華永會可能只係批錢做項目,做完、滿足了就算,我還希望有後續方向、推動力,令項目滾動落去。

他舉例,華永會曾替受助話劇組織「身前行動」搭通保良局、聖公會等夥伴,安排學校巡迴表演,冀能相得益彰。

麥鉅然曾透露轉過11份工,但會否視華永會為最後一份工?現年56歲的他想了想後認真道,「暫時來講應該係,我真的感謝委員會給我一定空間和支持,去做(符合)人生理念的事情。」

他續指,個人榮辱絕不重要,也未求飛黄騰達,否則不會在沙士後回港,一直替非政府組織處理營運問題,

能幫人、幫同事一齊去做,這才最重要。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姚沛鏞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