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猝死】友情價接拍大陸真人騷 好友炎亞綸揭藝人被壓榨:馬後炮型虛偽社會

健康 12:03 2019/11/28

分享:

炎亞綸揭藝人超時工作被壓榨辛酸。

高以翔猝死後,大眾開始關注藝人過勞工作。有指高以翔拍攝《追我吧》是受好友黃景瑜邀請,並以16萬元友情價錄製高強度節目。台星炎亞綸事後在Facebook發帖表示如今是「馬後炮型虛偽社會」,並再貼出2017年自己撰寫的一篇藝人工作超時過勞文章,呼籲大眾關注。

據台媒報道,高以翔以往錄製中國綜藝節目,一集酬勞行情約23萬至34萬人民幣(約26萬至37萬港元),但這次錄製《追我吧》則是受好友黃景瑜(節目固定班底)邀請,以友情價15萬人民幣(約16.7萬港元)拍攝。另有指高以翔當日從早上8時30分一直工作到翌日凌晨1時45分,連續工作17個小時,在跑步中昏倒一刻前喊「我不行了」後,下秒即倒地不起。

高以翔猝死後,大眾均在討論藝人過勞及長時間錄影問題。對此,炎亞綸就在Facebook專頁表示:

現正熱映「馬後炮型虛偽社會」

並轉發一則自己於2017年撰寫的Facebook文章,內容正是探討藝人過勞工作、薪金過低問題。

藝人過勞工作

炎亞綸炮轟現在是「馬後炮型虛偽社會」。(Facebook截圖)

文章透露,2017年台灣娛樂圈又發生了因工時過長,導致有人車禍及癲癇發作的個案。他指出,得悉有人因過勞出車禍、癲癇時十分難受,因為這些事其實都是可以避免的。

他表示,台灣娛樂圈入行門檻不高,只要肯努力、肯學習付出,要加入劇組真的沒有「很難」。因此很多人為了養家活口,甘願被操,即使被多不合理的壓榨工時也不敢開口。

薪酬被壓榨

除了工時過長,薪酬被壓榨也是常態。

所收到的薪資比不上物價的飛漲,更遑論許多人被拖欠工資,甚至有的做戲做到沒錢就直接消失的也大有人在,終以忍受收場,因為不滿累積在心裡,工作環境沒被改善,感受不到尊重,導致環境每況愈下。

他強調,基本人權應要靠自己爭取,遇到不合理的對待就要自己發聲。是次高以翔連續工作17小時,他也透露「真的算是很少了,更多的人在藝人休息之後不能休息的。」反映藝人過勞問題嚴重。

本港藝人亦有類似情況,例如TVB的藝員合約有分經理人合約和基本藝人合約。

經理人合約包括底薪和佣金,佣金方面可自己斟酌,而基本藝人合約形式五花百門,基本藝員沒有底薪,月薪以「出騷」次數計算或劇集剪好後出街計算。

TVB會和藝員簽訂最低騷量,但收入非常低,若藝員當月騷量不達標,便會有還騷的情況出現,甚至要接不想演的劇本。

亦有一種計算方法是節目一日未播出,參演的基本藝員暫未能領到相應的報酬,例如如果劇集被抽起,於半年後播出,藝員便要待半年後才收到報酬。如果一直不播出,猶如從來沒拍過,隨時無糧出。

藝員只要有聲音、肖像或身體部位等,總之有代表象徵的東西出現,便算是一個騷,若節目成被打入冷宮,便甚麼都沒有。

責任編輯:楊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