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鬥士】8歲火海毀容雙親身亡 堅強女生3年歷40次手術:疤痕是生活一部分

健康 16:45 2019/11/28

分享:

Gloria雖被毀容,父母身亡,但她從沒放棄自己,更幫助同路人融入社區。

32年前,家中被縱火,奪走了Gloria的父母,也令她從此毀容,那年她8歲。因面部、手部嚴重燒傷,於3年內接受逾40次手術,小學畢業前曾兩度休學。成長以來,雖被誤會、要承受異樣眼光,但她沒怪責任何人,也明白不可能回復原來的面貌。多年來,她已視身上的疤痕為生活一部分,與之共存;並加入病人組織,幫助病友融入社區。

年幼時,Gloria對受傷一事沒大感覺;長大後她在想, 家人帶自己外出時會否被批沒好好照顧小孩,導致嚴重受傷呢?(曾有為攝)

大火奪去雙親毀了容

當年Gloria的姑姐從美國回來,暫住他們家中。期間姑姐與男友分手,半夜遭對方上門縱火。Gloria的父母命喪火海,她也嚴重燒傷被送院救治,事件轟動一時,不少傳謀追訪。昏迷兩星期後,Gloria醒來,惟仍需吊鹽水,無法下床;並因灼傷咽喉,開了切口,要靠儀器呼吸,要餵食流質食物。她只知道自己受傷,但無人告知原因。數月後,病情稍穩,醫生才告知父母身亡的噩耗。

他們用了一個小孩明白的方式,讓我知道父母不會再回來,我也不會再看見他們。

得知事實後,她哭了。受傷後,她首次照鏡是在醫院,看到容貌毀了,也沒甚麼特別反應,「因為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雙手嚴重燒傷,拆繃帶後,Gloria十隻手指也曾插了針,以固定關節。(曾有為攝)

3年歷40多次手術

Gloria入住隔離病房半年,一度休學。出院後,她與外婆同住。除了上學,就是去醫院覆診。3年間,她接受了逾40次大大小小的手術,「不覺得痛,只覺得累」。由於燒傷,初期醫生不建議她曬太陽,以免出現斑紋,並影響皮膚修復;有段時間,她也不能上體育課。

重返校園後,曾有學生因她外貌被嚇倒,但校方已事先向學生解釋事件,令Gloria與同學們如常相處。她的阿姨也安慰她,不必理會別人的看法,不必介意別人怎樣說。惟要追趕小二學習進度,忙於治療,她也無暇理會太多。

升上小三不久,她再度入院做手術,住院9個月,一再休學。因為下顎傷口含膿,疤痕被拉扯時,頸骨及其他器官會受影響,要急忙做手術,一做就十多小時。其後,也進行手部及其他部位的手術。

「『靚』這回事我已不會去想。因為由扭不乾毛巾,『進化』至扭乾一條毛巾,並非幾個月的時間。」最近一次手術,是初踏職場時做的,因為打字時手指不太靈活。「雙手的靈活度較重要,除了工作需要,照顧自己也要靠自己雙手。」

Gloria深深明白,有些事無法回頭。除非影響日常生活,有生命危險,才必須做手術;為了美觀,卻是不必要的。至今她仍很記得矯形醫生的一番話:

是否真的不能接受自己呢?你清楚知道,無論做多少手術,也無法回復原本的樣貌。

一直走來,Gloria說朋友給予她很大支持,並陪她去玩去旅行。(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再被追訪 避走加拿大

中五畢業後踏入職場,面試一環令她感難堪。「別人面試時,僱主是按履歷問問題,但他們是問我受傷經歷,像訪問形式。甚至有人問我是否欠債而被放火。」起初她亳無心理準備,後來她發現「屬於我的面試就是這樣,不需特別迴避」。

坐車時,曾有家長以她作教材對小孩說:「姐姐變成這樣,是小時候玩火所致。」對方的聲量響徹整個車廂,雖然感到尷尬,惟她沒離開車廂,也沒糾正,「糾正的方式就是說出自己的經歷,別人怎麼說我無法控制」。漸漸地,她已習慣旁人的目光。

直至21歲那年,她遭搶劫再上報紙,引來傳媒連月追訪,焦點卻是當年那場大火。這令她始料不及,傳媒時刻守候,令她與家人也感困擾。她謝絕所有訪問,為免同住的外婆憶起傷心事,決定離港半年,獨自往加拿大修讀短期課程。「希望讓大家也有喘息空間,讓事情淡化。也想一想前路怎麼走。」

家人的照顧令Gloria感到自己與一般人無異,安然發展自己的興趣。(曾有為攝)

接納自己 幫助同路人

「有份工作,安置自己就算?」她開始重整人生方向,發現生活還有其他可能。回港後,她參與社區服務,加入病人組織;並修畢學士及碩士課程,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工作;目前於本港大學擔任文職,並為紅十字會的義工。

我們往往把自己的問題放大,但踏出安舒區,就會發現自己很渺小,並不是世界末日。

縱然身體受創,但她坦言沒有怪責他人,也無法定對錯。至於愛情,她只想順其自然,因為伴侶除了要接納她,還要與她一同承受困難。

Gloria現於「臉臉相融」組織與同路人提倡面部平權,希望讓大眾了解顏損者的生活。(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她說,以前生活多為自己,現在會多看社區的需要。對大眾而言,燒傷或顏損病人是被服務的一群,但她要跳出自己及大眾的框框:「我們並非無用的人,必須由社會照顧。」

現時Gloria為組織「臉臉相融」的核心成員,致力在社區推動面部平權運動,期望大眾接納外表與一般人不同的一群人。她也學會調整心態,面對大眾。她說:「走在街上可能仍會面對不友善的眼光,但是否令你無法在社區裡面存活呢?」

身上的疤痕,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必太介意,因為那是必需存在的。

想了解Gloria的愛情故事,請看【愛的重量】8歲火海毀容留下一生的傷痕 堅強女生隨緣談戀愛:不知對方能承受多少

記者:黃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