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歌手】許廷鏗為一件事決定離開TVB Alfred獲父親支持做貼地歌手

娛樂 16:15 2019/11/28

分享:

許廷鏗不知不覺出道十年。

講package,許廷鏗(Alfred)絕對冇得輸。香港大學牙醫學士課程畢業,家境中上。09年參加《超級巨聲》入行,出道受TVB力捧,許廷鏗現在亦是註冊牙醫,更是本地樂壇首個「牙醫歌手」。

許廷鏗有條件高高在上,可是有「將軍澳吳尊」之稱的Alfred,卻從來相當貼地。

他笑言:「我相信,今時今日做藝人,不再可能高高在上,有時在網上聽到一首歌,咁好聽既!有幾百萬點擊!卻原來是素人歌手唱,這世上有許多youtuber、busker都叻過我,人人都有自己的平台,有獨到的分析和表態,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啟發,現在更重要的是共享,跟大家一齊去經歷去感受。」

許廷鏗推出個人第10張專輯《拾》,他指CD內附10張相可自由組合不同封面。(取自facebook)。

決心跳出安全區

出道十年,唱過深入民心的《青春頌》,今年許廷鏗才終於開到紅館演唱會。

Alfred卻不覺來得太遲。「我在紅館舞台上講過,希望大家以為可以真正認識我是一個歌手!某程度上,過去我都是在一個安全區中,直至近年才自覺應該要走出comfort zone,去探索更大的天空,才敢稱做一個真正的歌手。」

對許廷鏗而言,最大的安全區,或者正是曾經在大台的溫室護蔭下。兩年前他不再續約TVB,轉投華納唱片,當時亦不無掙扎。

(攝影:陳智良)

Alfred憶述:「以前很多事情像隨手可得,如曝光機會,我很幸運,藉著電視台優勢,一出道已有很很多人認得,所以要轉會的決定是困難的,尤其親朋戚友,習慣打開電視就會見到我,突然間像蒸發了,都會走來問我原因。」

自言擁金牛座個性的Alfred,卻偏要走險路。「可能我硬頸,就算在電視台時,我也沒有拍劇,因好想看看單憑唱歌,自己可以走到多遠。」

他說決定離開了大台,就不能太多顧慮。「你可以只在原地吃同一堆草,或者返回井內,甚至更安全是可以只做牙醫,只看自己是否甘心,還是想做一些可以控制範圍以外的事。」

幸而許廷鏗有家人的暖心支持。他笑道:「有時跟爸爸去飲茶,他會不停跟別人說兒子出新歌了,快些去聽聽,雖然有時我會感少少尷尬,其實知道是好窩心的支持。」

許廷鏗慣在社交平台抒發心聲,早前曾貼出攝於中大天人合一湖舊照。(取自facebook)

寧願做貼地歌手

沒有了溫室的庇蔭,至少可更暢所欲言?許廷鏗輕描淡寫道:「也可以這樣說。」

許廷鏗更著重跟歌迷是否有心靈上的互動。他為新歌《荒廢之綠州》在fb上載一張黑白相,以至貼出攝於中大的舊照,都會惹來網民各種解讀,許廷鏗說這些空間交給聽眾。

他解釋:「作為歌手或entertainer,能夠做的只是陪伴。正如自己情緒起伏時,都是靠音樂去抒緩。自己做歌時,沒有很大使命,惟相信自己享受才可以感動人,如果別人有需要,我願意用音樂來做大家的私密分享。」

(攝影:陳智良)

他指要了解許廷鏗是甚麼人,最好還是從他的作品去探索。「如《荒廢的綠州》講人有時改變不了環境;《偽人》自諷面對改變不了的事,有時也能去偽裝;《雪糕》則是經歷過變化,才懂接受自己好與不好;最後《拾》就希望可以做一個最真的傻瓜!」

Alferd相信,只要用心,總可以跟此時此刻的香港人有所聯繫。

記者:區家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