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康復】港女內蒙做義工遇車禍險癱瘓 走出鬼門關珍惜每日繼續行善

健康 12:31 2019/12/05

分享:

善心港女內蒙做義工遇車禍險癱,後奇跡康復。

好心沒好報?懷著善心到內蒙當助學義工的Vera於2008年在當地遇上嚴重車禍,被拋出車外的她頭皮嚴重撕裂、頸椎移位,甚難處理。當時醫生斷定假如7日內不進行頸椎手術,Vera便會癱瘓。但奇蹟的出現,使Vera無進行頸椎手術下康復,連醫生也難以置信。與死亡擦身而過,如今Vera更珍惜每日,甚至繼續做義工,讓日子過得充滿意義。

差點踏進鬼門關的Vera,更明白生命的可貴。(湛斯雅攝)

Vera一直熱心參與助學義務服務,可是2008年在內蒙完成義務服務準備前往機場返港的途中,遇上嚴重車禍。

凌晨時分,Vera坐在旅遊巴的車尾第二行。她目睹司機彎腰取水時連軚盤一起轉動,再大幅扭軚補救。那刻她已預料到下一秒將會反車。果不其然,Vera和另一位朋友瞬間被拋出車外。

伏在地上的Vera沒有失去意識,但感覺自己有機會死亡。她一直無法張開眼睛、郁動身體。同時又聽到車上其他朋友的呼喊,基本確認同被拋出的朋友已當場死亡。

如果不死,那刻我已斷定自己會毀容、癱瘓。身體太痛,痛到無法用言語形容。

Vera緊急被送進醫院,她的頭皮嚴重撕裂,彷如見到腦部。醫生施行手術前先幫她麻醉,再消毒、清洗沙石。整個過程Vera揚言痛不欲生,因為麻醉藥還未生效前,醫生便開始「淋」消毒藥水。由於實在太痛,有一剎那她想到:「為何死的不是我?」但很快她便想起家中兩老,打消了想法。

傷口共縫了40多針,留下C型疤痕。(受訪者提供)

醫生幫她洗去沙石後便拉扯頭皮縫合,總共縫了40多針,在頭皮上留下大大的「C」字型疤痕。

緊急處理傷口後,Vera隔兩日便返回香港再接受治療。香港的醫生先為她再次清洗乾淨頭皮內的沙石,並作詳情檢查。結果發現,她除了嚴重的頭部皮外傷外,頸椎第6、7節亦移位,並有碎骨在旁。假如不盡快做手術處理,Vera將會癱瘓。

手術高危 進退兩難

雖然醫生指Vera必定要在7日內做手術,但由於Vera的頭部因創傷而腫脹,手術難度倍增,醫生對這項頸椎手術的信心其實也不大,坦言即使做了手術,亦有機會癱瘓。

Vera此刻陷入兩難局面,得知醫生沒有信心的她,選擇依靠信仰。Vera信奉基督教,故此向神祈禱,望神可醫治她:「每日移一點點,移到有足夠的幅度讓我不用做手術。」

直到第6日,Vera向兩名醫生如實說明自己的手術意向。

醫生,我想告訴你明日不用做手術了,因為我的頸椎已經移回正常的位置。

當醫生聽到Vera的意向後極為震憾,馬上拒絕要求並說:「如果你不做手術,你會癱瘓的!」但Vera仍鎮定地表示:「神已移好我的頸椎,痊癒了就不會癱。」

醫生固然覺得Vera很奇怪,甚至認為她只是逃避做手術,直言「沒可能,自己行醫多年,從未見過這種事」。不過Vera也深明醫生的憂慮,不想醫生難做,便主動要求再照一次X光,「按證據辦事」。

1小時後,4名骨科醫生再走進Vera的病房。醫生並不相信Vera的頸已經康復,所以讓Vera脫下頸箍,動兩動,看看痛不痛。

他(醫生)的樣子暗示著我一定會痛。

於是Vera脫下頸箍,慢慢地向四方移動,神奇地果然不痛,醫生同意再照一次X光片。

X光片報告翌日出爐,原本移位的頸椎移近了四分之三,旁邊的碎骨直接消失不見。最後Vera毋須再做手術,餘下的四分之一在其後3個月內也癒合了。

奇蹟降臨,Vera比起高興,反而覺得太震撼:

我打了冷震,完全不知怎樣發生。我不配,我是什麼人?憑什麼讓神去救我?

Vera感激家人在住院期間無微不至的照顧。(湛斯雅攝)

同時,Vera也感謝住院期間父母、朋友無微不至的照顧和陪伴。雖然發生無妄之災,但她仍很內疚要讓家人心痛、掛心。

雖然笑著告訴父母我沒事,但父母看到我「豬頭丙」的外貌和傷口,他們連擁抱我,都怕弄疼我。那份「肉痛」是無法形容的,我仍記得很清楚。

Vera感謝家人的照顧。(受訪者提供)

行善非因果

一心行善的Vera並無一刻責怪上天為何「好心無好報」,反之她認為這些事無須太執著。

她強調行善不是種「因果」,並非做了很多好事,就一定要有好結果,否則這件事會變得功利。做了好事便是做了好事,僅此而已。任何人都會經歷生老病死,最多中間再經歷一點意外。抱著這種心態,別永遠想著自己特別不幸運、淒慘。

經常有人問我,不會覺得自己太倒楣嗎?其實這個想法對我日後生活一點兒幫助都沒有,反讓我帶著抱怨生活,有什麼意義?

細心一看,積極樂觀的Vera住院期間每張相片,都充滿笑容。這正是因為她感恩生活上每項細微、鎖碎事,所以日子過得特別快和順利。

死裏逃生 活得更有意義

差點踏進鬼門關的Vera經歷一段時間的復康之路後,更明白生命的可貴,因此她善用時間做義務服務,讓生命中的每分每秒都充滿意義,例如探訪無家者、替長者義剪、派飯,甚至閒時路過,也會關心社區內的有需要人士。

重點不是派物資這個動作,而是花時間與他們聊天同行。派飯只是一頓溫飽,但他們需要的是一份關心。這班長者過往對社會有很多貢獻,為何今日要落得如斯田地?

彷彿很繁榮的香港,其實社區內有很多需要:有長者明明有住所,卻經常坐在公園,原來是被家人忽略……

香港人很捨得捐錢,卻難以花出時間。時間才是建立關係最重要的一環。生命與生命的接觸才是最寶貴的。

記者:楊宛茜

場地:BKW Party 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