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自信】自閉兒在校被欺凌厭世 單親媽安排轉校參加新興運動打入國際

親子 12:15 2019/12/06

分享:

患有自閉的Matthew曾在校內被同學欺凌,單親媽安排轉校後及接觸新興運動VX球,從捨自信,更參加VX球世界盃奪得世界名次第11名。

眼前身材高佻、外表腼腆的蘇曉嵐Matthew看似不愛說話,但走入球場卻像變了第二個人,頓時變得活潑開朗,對著年幼的隊員連珠發炮,跑來跑去,單看外表他與「自閉症」三個字扯不上關係。這天,Matthew與媽媽來到球場,參加一項新興運動VX球的訓練。

現年14歲的Matthew目前在VX球界世界排名第11,但他學習VX球短短一年。一年前,Matthew看著新興運動四個字,便膽粗粗參加聚夢坊所舉辦的VX球同樂日,一試便愛上這項新興運動。身旁的蘇媽媽一直支持兒子,即使每次見他訓練完都滿頭大汗,但他笑著回家,她也感到滿足。

英文字「VX」代表羅馬數字中的「5」和「10」,即10名球員、5個球,是一場團體VX球賽的標準規格。但由於場地所限,其後演變出的單打「V2」(用3個球)和雙打「V4」(用4個球),在東南亞地區只有香港正在發展這項運動。(湯炳強攝)

K3確診患上自閉症

想當年,蘇媽媽發現當時快升讀K3的Matthew與普通孩子有點不一樣,喜歡看著旋轉中的物件,精力特別旺盛,在機緣巧合下參加協康會的活動,姑娘看出Matthew的「特別」,遂著蘇媽媽帶他到醫院作詳細檢查,最終確診患上自閉症。那時,一個女人照顧著3個孩子,加上兒子患病令蘇媽媽面臨崩潰。

Matthew在K3的時候確診患上自閉症,當時情緒沒有太大問題。(受訪者提供)

自閉症趨嚴重 兒子不想生存

蘇媽媽猶記得,Matthew在小一至小三期間,經常苦著臉帶傷回家,腳上的傷痕瘀瘀黑黑,但她當時不為意,以為兒子不小心弄傷自己。後來在小三那年,蘇媽媽帶著Matthew回校參加活動,

我聽見有同學取笑他,我第一次見他發狂般失控,瑟縮在一角,不理任何人。

蘇媽媽方才發現兒子自閉症的問題加劇,及後Matthew的情緒逐漸容易變得失控。自小六開始,Matthew回家後經常大叫,口裡不停說

我不開心,不想生存,好想死。

聽見兒子厭世的說話,蘇媽媽心痛不已,「我很害怕,不知道他甚麼時候會出事。」自此之後,無論Matthew去哪裡她都會金睛火眼看著,擔心兒子會出事。

就算說出來事情還是不會解決

Matthew究竟在學校面對甚麼問題,心中想著甚麼呢?蘇媽媽曾問過Matthew,「他說不出原因,口裡只說不開心,很想死。」Matthew對此表示,

就算我告訴她也沒用,沒有人會幫到我,我可以得到她的關心安慰,但是事情還是會發生,不會改變。

也因為這個想法,年紀輕輕的Matthew自小不會分享心事,所有事情自己承受,將心事收藏在心底深處。

轉校從新開始變得樂觀

自小學在直資名校讀書,Matthew小六畢業後升讀學校的中學部,初中的同學們開始步入青春期,取笑Matthew的情況加劇,以致他的情緒越趨失控。

蘇媽媽為免兒子在不適合的環境成長,當時的學校也為保持在校生質素及成績,曾勸退她幫兒子轉校,「從小學至中學都是同一班人,令他感到不開心的人沒有離開,冷靜思考後就為他申請轉校,嘗試新環境,重新開始。」

今年9月轉校後,Matthew形容現在的同學活潑可愛,喜歡說笑話,相比起以前只會埋頭讀書的同學,他更享受現在的校園生活。蘇媽媽看見兒子慢慢重拾自信,

剛開始還擔心他會不習慣,但每天下課回來看見他開心笑著回家,慢慢願意分享,同學也疼愛他,我也感到欣慰。

蘇媽媽在球場旁邊看著Matthew訓練,看著兒子笑她也感到開心。(湯炳強攝)

教練大讚:他是暖男

VX球運動總會副主席黎家韻(Karen)是Matthew的教練,她直言Matthew跟隨她學習快將一年,在今年8月前往英國參加VX球世界盃前,一直不知道Matthew是自閉症患者,任職註冊社工的她得悉之後也感到愕然,「曾感覺他有點不同,以為是ADHD,沒想到是自閉症。」

Matthew在今年8月前往英國參加VX球世界盃,最終獲得世界排名第11名,旁邊是教練黎家韻。(受訪者提供)

她形容Matthew是暖男,他是球隊中的大哥哥,隊員小至4歲的妹妹,經常幫助教導及照顧年幼的隊員。

在球場上Matthew沒有任何情緒問題,妹妹們捉著他的手不停玩弄,正常中學生都會生氣,但是他從不介意。

聚夢VX隊的隊員小至4歲,Matthew已是隊中的大哥哥,經常幫忙照顧隊員。(湯炳強攝)

記者:梁節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