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到白頭】丈夫遇襲昏迷至奇蹟甦醒康復 愛妻不離不棄照顧25年:我要守護他

健康 11:22 2019/12/11

分享:

樹強遇襲後昏迷,險些變植物人,太太Joey一直不離不棄照顧。

「可以把老公帶回我身邊嗎?」25年前,梁群娣(Joey)的丈夫何樹強被扑頭黨襲擊,頭部重創昏迷,被指康復機會渺茫,並有可能成為植物人。Joey從沒想過放棄丈夫,更停工照顧,每天為他按摩、抹身。約2個月後,他奇蹟甦醒,但難以自理,喪失部分記憶,需重新學習吞嚥、說話、走路,Joey也悉心照料。經過9個月的護理,丈夫終可出院,惟已失去大部分工作能力。Joey說,會與丈夫走到白頭,相信一切困難終會過去。

樹強雖然對住院期間發生的事亳無印象,但仍記著有位珍惜他愛他的太太。(黃建輝攝)

祈求丈夫醒來

婚後第二年,當時28歲的樹強在地盤工作,被人從後扑頭,搶去金鍊,頭部撞向牆壁。他沿著樓梯走到地下求救,直至遇到同事才倒下。Joey趕至醫院,發現丈夫眼耳口鼻流血,全身插滿喉管。得知他後腦受傷、有內出血情況,需做開腦手術,Joey腦袋更是一片空白。

「要醒過來,不要拋下我」,Joey對丈夫說。醫生表示情況不樂觀,生存機會只剩50%,能否甦醒過來,就要看其意志。為陪伴丈夫,她即時停工,叫僱主別等。「很怕他就此離開」,丈夫昏迷期間,Joey曾申請往事發現場招魂,又做氣功,去廟宇、神壇祈福,只盼伴侶醒來。惟試過不同方法,也無好轉。身為基督徒的嫂子見她憂心忡忡,提議祈禱。「可以把一個正常的丈夫帶回我身邊嗎?」Joey祈求。祈禱後,她感到有股暖流從心底湧出,有種腳踏實地的感覺。

Joey與丈夫由拍拖至結婚,經歷了4、5年。(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事發後約一個月,樹強轉去普通病房,但仍未醒來。每次詢問病情,醫生總說死了很多腦細胞,康復機會微,有機會成為植物人。那段日子Joey默默守候,每天朝九晚九去醫院,為丈夫按摩、換尿片、抹身、清潔口腔。在非探病時間,她也坐在病房外,

我怕丈夫突然離世,趕不及見最後一面。坐在病房門口,感覺與他更接近。

轉房約20日後,漸露曙光。Joey發現丈夫左邊手腳郁動,興奮得馬上告知醫生,惟醫生稱這是神經反射,著她不要抱太大期望。及後丈夫郁動的次數愈來愈頻密,並會用力捉著其手指,惟醫生回覆:植物人也會郁動。再後來,她發現丈夫睜開眼睛,兩天後更開始有焦點,這時醫生才確定:醒來了。

丈夫昏迷期間,Joey一直祈求丈夫醒來,回到身邊。(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奇蹟醒來 重新學習

這半年對他康復很重要,不能錯過,無論如何我也要照顧他。

醫生指,腦部受傷的病人,康復期首半年很重要。樹強醒來後,就如小孩般,需要重新學習吃喝、說話等能力。未能坐直身子時,他就像一堆泥;坐直後,才漸抬起頭來。由於不懂吞嚥,Joey用棉花沾水,在嘴角擠水給他喝,用針筒餵他喝奶。「阿媽」,丈夫醒來後不斷這樣呼喚太太。Joey坦言有點不開心,但明白二人相識時間短,記憶不深。有天,她聽到丈夫叫自己暱稱後,深信丈夫終有康復一天。

因為腦部沒頭骨保護,樹強腦部組織散開,令他頭部腫脹,猶如外星人,路人也嚇得四散。醫生為他做第二次手術,放好頭骨後,樹強恢復平衡力,一下床就懂得站立,只是走路較緩慢。事發約2個月後,樹強出院了。護士也嘖嘖稱奇,因其他人最快9個月才能出院。醫生稱,醫學層面仍未能解釋康復原因,形容這是「奇蹟」,但Joey相信這是「神蹟」。

樹強遇襲多年,後腦位置仍留有傷痕。(沈佩珊攝)

困難也無法阻隔的愛

樹強出院後,仍需用尿片。有次他在公眾地方大便失禁,令Joey尷尬得不敢逗留多一秒。有時候,又如小孩般鬧情緒,對太太發脾氣;又曾因意識到別人的異樣眼光,不願外出散步。他失去了認字認人的能力,舊事物還記得,新事物很快就忘了。Joey形容,丈夫就像個嬰兒,重新成長為大人。

姊姊曾問:「如果他一輩子也是這樣,你怎麼辦?有沒有想過放棄?」Joey說:

我曾對上帝說,想丈夫回到自己身邊,現在他回來了,我就要守護他。

困難不能把二人分隔。樹強直言:「很有信心,太太不會離棄自己。多謝太太照顧,直到今時今日。」

Joey說,丈夫沒有拋下自己,她也要守護對方。(黃建輝攝)

希望丈夫先上天堂

受襲後,樹強言語能力受損,曾鬧出笑話。有口難言時,他會用手勢形容,讓Joey猜想背後意思;由講單字到講句子,也練習了數個月。現在說話前,他仍要多花時間去思考,有時也會講錯。伴隨他的還有腦癲症,偶然會抽筋,曾在地上抽搐、嘔吐,需終生服藥控制。

為訓練丈夫的自我照顧能力,Joey用紙條寫下要買的食物,給他金錢,讓他學習買飯。她偷偷跟在後面觀察,待丈夫成功買飯、順利回家才放心下來。按醫生評估,樹強喪失72%的工作能力,只足夠照顧自己。「就由我負責擔起這個家」,Joey自言以往膽小怕事、依賴他人,甚至未試過獨自吃飯,但為了丈夫,她變得堅強。

Joey說,二人現在是互相倚靠,換光管的事她還要倚靠丈夫。(黃建輝攝)

遇襲一年後,眼見丈夫康復進度理想、情況穩定,Joey曾重返職場任美容師。惟不幸的事接二連三。夫婦倆本來想生小孩,Joey復工後卻發現卵巢出問題,要切去一半的輸卵管。儘管如此,她卻無遺憾,接受自己的狀況,並專心照顧丈夫。

Joey自嘲與丈夫均為「黑仔王」,但她相信:

只要忍耐、堅持,所有困難、苦難也會過去。

樹強現於體育館任場務員,不為賺錢,只為尋回自身價值。「人生不應只有工作,營營役役地生活」,5年前,49歲的Joey決定提早退休,在教會幫助有需要的群體,靠積蓄過活。

現在她只希望平淡生活,不再受傷,就心滿意足。但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丈夫,更為此經常禱告:「如果將來上天堂,希望他先離我而去,即使是早一、兩小時。」

記者:黃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