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障礙】半年求診17個醫生確診驚恐症 梁文健跨越情緒低谷:能呼吸很寶貴

健康 11:34 2019/12/16

分享:

《全民造星2》參賽者,27歲的梁文健(兩蚊)因意外跌斷腳,令創傷種子悄悄在心內萌芽,隨後更演化成驚恐症。

當自在呼吸是生活難題,踏出家門也成心理負擔,你能想像那種壓迫感嗎?《全民造星2》參賽者,27歲的梁文健(兩蚊)因意外跌斷腳,令創傷種子悄悄在心內萌芽,隨後更演化成驚恐症。症狀一步步攻陷他的生活,由活躍變消沉,更曾一度覺得自己會死。

好動外向,跆拳道、搏擊、攀石樣樣精通。中學畢業後擔任見習騎師學員,熱衷運動的他在大大小小的傷患中成長,直至一次外遊玩攀石,安全繩索意外滑脫,兩蚊從3層樓高的石牆墮下,跌斷左腳。

我本覺得自己不會承受不了,因為我向來都較敏捷,跌倒時也懂卸力再站起。但那次連斷了腳也不知,墮地轉身後才發現,原來有條骨刺在褲子裏。

兩蚊很喜歡馬,他指現在的目標是希望能再去旅行,在沙灘上騎馬。(被訪者提供)

意外後潛伏的創傷

住院4個月間,兩蚊積極做復康治療,希望用最快的時間重投工作。

大腿內裝了支釘。術後一、兩個月,醫生就說可以落地做少許運動。我不想放棄做運動員的夢想,故每一日都好吃力,最後花了7個月就能再騎馬。

意外後見到攀石場、憶起事發當日都會怕,醫方雖有提供心理狀況諮詢,但兩蚊沒有重視這些陰影。既然身體沒不適,活動能力又明顯回復,他便認為自己一切正常。

這些無聲無息、沒有表徵的心理變化,起初只是偶爾出現。但隨時間愈久,它們逐漸呈現在兩蚊的生活當中,開始改變他的性格,他變得愈來愈敏感。

我做騎師學員,時常都要保持對馬的警覺和危機意識,故起初覺得沒大不了。但經過這件事後,家人指我過分精神緊張,這意外影響了我對人的信任,是個轉捩點,令我常常害怕發生意外。

兩蚊原本相當外向,一放假就會玩戶外活動。患病後卻一反常態,根本不能出門。(被訪者提供)

各種症狀爆發 病因未明

直至去年10月尾,有天吃過早餐後如常回家,兩蚊突然呼吸困難。當時整個人都在發抖,手腳麻痺、視野模糊,胸口更不斷異常收縮,他隨即叫巴士司機報警。

我以為自己會死,不解為甚麼一直保持運動習慣,卻突患心臟病?

送院後留醫一晚,檢查脈搏、心電圖後,卻發現沒任何問題。醫生指因過度換氣而病發,兩蚊雖不明所以,但翌日仍照樣出院。

回家後情況不但沒改善,反而更加嚴重。每天起床都覺頭暈腳軟,心跳異常,胸口像被壓住。呼吸困難仍持續,由朝到晚都不斷發作。臉色變青、黑眼圈湧現,體重也急跌十多磅,整個人變得非常憔悴,數之不盡的症狀令他非常擔憂。

我吃甚麼吐甚麼,在家也透不到氣,基本上每日都不敢外出,但又要看醫生。其實好絕望,因為根本不知發生甚麼事。家人覺得我好奇怪,擔心同時給了我一種壓力。

突然足不出戶,亦不應約,朋友們特意去探望兩蚊,陪他在住所附近散步,但他一出門就開始暈,也走不遠。

曾經會想,會否永遠也好不了?這段時間,我就像個垂死的人,渡日如年。

患病後無法如常工作,現時兩蚊一星期有兩天會去畫室教畫,教小朋友為主。(被訪者提供)

輾轉看過17個醫生 花半年確診驚恐症

心臟、胸肺、耳鼻喉等專科都看過,見過17個醫生都找不到病因。上網查資料愈查愈擔心,心情非常低落。這段時間有斷斷續續地工作,但病症不斷發作,造成莫大困擾。

每次發作都覺得自己會死。我有想過死了便算,因為完全影響生活,我甚麼都做不了,每日只在家裏控制呼吸;求診找不到病因,又不停懷疑自己有病,不知怎算。

就這樣過了半年,直至剛好看到一篇藝人訪問,兩蚊發現他跟自己的症狀類似,亦同樣於意外後出現,正在治療中。故膽粗粗打去報館問,終於問到醫生的聯絡方法,以按穴疏通經絡的方法醫治,情況才有明顯好轉;他同時接受心理測試,確診驚恐症。試過服抗抑鬱藥,但最後決定靠運動、中藥慢慢調理。

治療後血氣變好,能正常進食和消化,視力也不再模糊;我開始做瑜伽,多點出外走走,也會去游泳,但游泳時也會怕。

即使有輕微好轉,能外出走走,伴隨住的又是其他壓力:何時才可回復正常?

兩蚊自少喜歡唱歌,但患病後根本唱不了。故決定挑戰《全民造星2》,渴望自己能重拾這項興趣。(被訪者提供)

跳出低谷 參加《全民造星》

從漆黑的低谷中爬出,要有無比的勇氣,要跨越症狀難耐的心理陰影,也要冒着病發的風險。兩蚊為了挑戰自己,不但重建運動習慣,更參加ViuTV的選秀節目《全民造星》。

雖然喜歡唱歌,但無氣無力,說話氣弱柔絲,根本唱不了,怎麼表演?「我以前做甚麼都要贏,練體能要練到最好,迫自己到極限。但現在我放開了,輸贏對我來說不重要,只希望用聲音感動人。」迫自己練唱、背歌詞,慢慢重拾技能,兩蚊渴望用自己的經歷鼓勵同路人。

我算幸運,有人幫我。可能其他人有同樣困難,但缺乏支援,我想給他們一些勇氣,去追想做的夢想。

幸運入圍後,要為節目主題曲練舞、拍MV,第一日排舞就由早上10點,跳到凌晨1點。對沒有跳舞底子,更抱病在身的兩蚊來說,像是不可能的任務。即使體能、記性、力氣也久奉,他仍堅持去做。

練習好頻密,太累會坐下休息一會,到第二日、第三日仍繼續跳,盡量去做,跳不了再算。我好想做好這件事,漸漸愈跳愈精神,舞動的感覺很好,一大班人聚在一起,也令我心情變好。

他更會到家裏附近的運動場急步行,希望能練練體能,以好的狀態應戰。「既然參加了,就不要放棄,盡力去做好。」

特意於節目中選唱《海闊天空》和《Dancing On My Own》,兩蚊指這兩首歌最能表達到他的心聲。(節目圖片)

能呼吸已是一份禮物

個人和分組對決的3輪比賽過後,兩蚊最終在60強止步。試過比賽前緊張突襲,曾經在台後病發,幸好能控制住呼吸、慢慢紓緩。雖然在台上也感暈眩,但能唱兩首喜愛的歌曲,他坦言已經無憾。

由一開始躺在床上,甚麼都做不了,到走到這一步,已經好感動。這是一個挑戰,要告訴自己死不了的,只是身體失衡才會這樣,會好的。

若你不踏出一步去試,只會像沉淪了般,沒有目標。我一直就在給自己目標。

賽後有不認識的觀眾和同路人,讚兩蚊勇敢之餘,亦被他的經歷所打動。對兩蚊來說,只要能自如呼吸、自在生活、如常工作,已經很快樂。

這個病讓我看開了,以前我覺得要賺好多錢,要做騎師、運動員,但因為這個病,我發現健康更重要,要有健康才能享受。能呼吸已經是一件好寶貴的事,不需有好多錢、好有名氣。

曾跟隊友練舞至深夜,使病後不敢出夜街的兩蚊,慢慢走出心理關口。(被訪者提供)

從驚恐症的牢籠中跳出,縱使現時仍偶有不適,他仍堅信會有回復正常的一天,要慢慢努力復康,期望一天能做到自己的目標——武打演員。在父母和哥哥的鼓勵下,兩蚊漸漸回復信心,能獨自外出。不擅運動的哥哥更會陪他行山、踏單車、坐摩天輪。

不一定要100%康復,許多事就是不得不接受。不要被不適所困擾,別認為一輩子都會是這個狀態。一定要想方法放鬆自己,令自己過得好一點。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