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win我win」 D2 Place減租共贏

租戶分店受影響礙現金流 「要救他們」

精明消費 09:00 2019/12/13

分享:

羅氏集團副主席及行政總裁羅正杰支持本地創作,因應年輕創作人的需要而提供協助,處處體諒。(陳智良攝)

香港陷於史無前例的時局,D2 Place(下稱D2)早在8月初宣布該月減租2成,即對其他商場及業主造成壓力。

減租,可一,可再。D2於10月和11月同樣減租兩成。香港羅氏集團副主席及行政總裁羅正杰上月出席社企民間高峰會,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D2本身所受的衝擊不算大,但租戶在其他地區的店大受打擊,影響現金流。

若純生意角度,減乜鬼租。我的CSV是,你win我win,大家共贏。

香港羅氏集團副主席及行政總裁羅正杰上月出席社企民間高峰會,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D2本身所受的衝擊不算大,但租戶在其他地區的店大受打擊,影響現金流。(陳智良攝)

D2於8月減租的消息由租戶在社交平台傳出,集團收到大量查詢,故正式統一向外公布,羅正杰說,D2所受影響不算大,以他們所知,社區或民生商場的生意沒怎樣跌。

羅正杰:與初創齊摸索

D2所在的荔枝角是相對平靜的社區,故9月租金回復正常,但到11月,大家都說有困難,集團認為要有個「gesture」,上月宣布10月和11月都寬減租金2成。

6年前開業的D2,以年輕、創意、本土見稱,絕大部分租戶是初創或小店。羅正杰直言,減租非因租戶在D2生意急挫,而是租戶在其他地區如旺角、銅鑼灣的店大受影響,貨品積壓,「勒死現金流」,「要救他們,D2就減租」。

從業主口中聽到「救」字,感覺新鮮。羅正杰指,若租戶生意不理想,他們先思考如何幫忙。

我們和初創一齊試,摸索模式,例如轉餐單會否較佳?若租戶只提供拍攝服務,真的需要租舖?不如我們在場內展出其作品,有人有興趣時可聯絡他,他可省下舖租。

D2 Place每個周末都有標榜原創、手作的市集,各有主題,是其標誌活動。(D2 Place提供圖片)

棄傳統思維 撑本地創作

他不諱言近月社會運動,年輕人響應三罷,集團內部有辯論該否出警告信,他的意見是:

社會運動去到這個位,是好特別的個案,無咁堅持執行,我們的態度是了解、理解。

事實上,打從開始,D2就不用傳統商場的思維。政府活化工厦,觸發羅正杰創D2。其家族的零售品牌Bossini和bread n butter,感受過香港業主不欣賞香港品牌,只計錢,外國品牌能有最好的舖位:

香港品牌好似二奶仔,好難生存,租金又貴

他遂決定創D2支持香港創作,辦周末市集,為商場帶來罕見的文青風,迅即成年輕人愛去之地。

D2帶本地創作人參加海外市集,如去年9月去台灣華山1991文創園區。(D2 Place提供圖片)

手把手教年輕人做生意

許多創作人夢想有店賣設計作品,故D2決定市集反應好的創作人,可以優惠月租開快閃店2至3個月,若表現理想,可開銷售櫃位(Kiosk)半年,最後才是獨立店。

逐步升級,皆因羅正杰發現年輕人不知要取商業登記,欠經驗處理裝修、請人、管理,他們貿然開店,失敗率甚高。

惟他指出,很多初創最後發現不喜歡開舖,最強是做產品,但一定要經驗過快閃店和銷售櫃位才知,於是D2增設寄賣,令他們毋須開店,集中設計,又教他們在淘寶找內地適合的廠商協助生產。

D2的3成面積以優惠價租給初創,約市價33至50%,其餘7成面積收正常租金,藉後者補貼前者。

露天舉行的香港掂擋嘉年華2019,吸引一家大小。(D2 Place提供圖片)

D2一、二期合計,耗資6億元,能否收回成本?羅正杰想了想答,D2毋須借錢,收回的租金,和活化為商廈一樣,但他們做多很多,幸好團隊有創意,肯作新嘗試,例如泰國領事館邀他們合作辦潑水節,團隊主動聯絡深水埗民政事務處談安排。

很多發展商對D2感興趣,但參觀後,從經濟角度都不會做。

他肯做,因本身讀建築,副修藝術史,很喜歡創意文化。

羅正杰自有他的收穫。因為社交媒體,年輕人自行來D2;曾做調查,周末2成訪客來自港島;不少在中環、尖沙咀上班的新界居民,愛在D2吃晚飯後轉車回家。

初創成功後,仍保留D2店;很多租戶主動上門,例如大樹先生(著名台灣親子餐廳)、高卡車商戶。

我們的顧客有很多不同類型,有連鎖店很想入來。

保持獨特,就要有堅持。

政府智能身份證換領中心都想入來,租金OK,但我們不接。

記者:張少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