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錦強:跟我意思做

職場 04:00 2019/12/13

分享:

朋友知道我是一個開明的老闆,凡事有商有量,也願意接納同事的意見。但他問,如果我和同事無法達成共識的話,有沒有試過發出「跟我意思做」的指令。我說,我印象中的確沒有。我相信同事跟我討論的過程中,甚至不會感受到壓力,習慣了老闆的說話不一定要聽,朋友笑說我這個老闆太軟弱。

即使像目前這樣嚴峻的市場環境下,我也只會說出我看到的風險,也會建議一些做法,但我的溝通方式並不霸道,如果同事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會勉強他們跟從。我認為如果對方不是心悅誠服的話,他一定有方法證明你錯,即使你的想法本來正確,執行的時候也會大打折扣。

另外,這也和我的性格有關。我是一個不受管的人,我也很討厭別人勉強自己。擁有這樣性格的人不少,但很多人手握權力的時候,反而喜歡管控和勉強別人,我不想成為自己討厭的人,所以一直也很克制。

這也和我的信仰有關,我是一個很願意交託的人。集團業務雖然對我很重要,但如果真的失敗了,無法生存的話,我也願意接受。如果天父認為我做的工作有意義,一定會讓我們生存到;如果天父有其他計劃的話,我也只好順服,我是很看得開的。

原文刊於《晴報》

撰文 : 曾錦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