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棺藏屍案】殺人動機料涉錢銀瓜葛 3被告自辯互相攻擊

社會 16:17 2019/12/13

分享:

3名被告料因錢銀瓜葛殺死張萬里(圖)。(擷自網上影片)

控方指3名被告殺害死者為取得3,000萬美元,首被告作供時曾形容與死者是生意夥伴關係,他曾於死者協助下年賺數十萬元。特赦證人小草曾稱聽聞首被告稱死者欠其款項,至於詳情如何則不得而知。3名被告於審訊期間均出庭自辯,並互相推卸責任,互相攻擊。

根據證供首被告曾於組織「There」會議期間,提及殺害阿J可獲3,000萬美元,控方相信被告殺害成者阿J目的為取得有關款項。據悉,首被告及死者均非富有人士,估計以欺詐謀生,相信本案源於金錢瓜葛,至於詳情則不得而知。

根據控方說法,3名被告曾祥欣(30歲、阿T)、劉錫豪(24歲,阿豪)及張善恒(27歲,阿K),於案中扮演不同角色,首被告負責替阿J打針,次被告則負責動手襲擊阿J,第3被告則分散阿J注意。特赦證人小草供稱逃到台灣時,被告曾提及殺人經過,第3被告負責「箍住佢」,次被告「掩住佢個口」,首被告則將酒精「打響身體入面」。小草強調自己從沒有參與殺人,亦沒有向任何人提供協助。

3名被告一直否認謀殺罪,只承認阻止屍體合法埋葬罪。據了解,案件開審前,有被告曾向律政司提出承認誤殺罪,惟不獲控方接納。

3名被告均於庭上自辯,維持否認殺人說法,並分別將責任推到其他人身上。

首被告曾祥欣(30歲)自辯時稱案發前1個月,死者張萬里(阿J)曾提及澳洲房地產項目可賺錢。至2018年3月初,3名被告與阿J到酒吧閒談,阿J重提項目,首被告指當日次被告劉錫豪(24歲)曾稱「冧佢唔到,拎唔到錢」,他意會是「整唔到佢醉」。

案發前1 天即3月3日,首被告指阿J來電再提及項目及要求借款,首被告懷疑是否被死者欺騙,次被告遂提議「老笠」,首被告以為等同「整蠱」。

首被告稱3人曾到觀塘海濱發視察,惟因太多閉路電視而放棄,整個「老笠」計劃亦告吹。首被告指由始至終都是次被告提出計劃,他並沒有參與,並形容次被告十分凶狠,故聽從其指示行事。

次被告劉錫豪自辯時則指,案發前,首被告曾提及阿J很富有,因他擁有名錶,信用卡簽賬額沒有上限,銀行存款達8位數字,故提議「整暈」阿J後取去其財物,並擬到觀塘海濱物色地方行事。他認為首被告是「無聊、吹水」,但因他當時已沒有繳付租金3個月,加上首被告對他食宿照顧有加,故感到不好意思拒絕要求,遂跟隨到觀塘海濱。

次被告供稱案發當日,曾見過阿J及第三被告在單位內,他吃過飯盒後,因服食了鼻敏感藥而繼續睡覺,其後被聲響吵醒。次被告稱當時看見第3被告「箍住阿J」,並聽到對方叫「幫拖」,之後便被撞至壓在地上,次被告指被撞至感到頭暈。

次被告承認當時曾將阿J搬入廁所,目的是不希望其他人再傷害阿J。次被告稱當時腦內一片空白,故沒有想及報警召救護車,因不想激怒首及第3被告。次被告稱不知道阿J如何被殺,但他回想認為首被告早已計劃搶劫阿J,因首被告早前曾向他展示一樽哥羅芳。

第3被告張善恒自辯時指,案發當日他與阿J在單位下層看文件,突然看見次被告與阿J打架,他即時反應是用雙手從後拉開死者,目的希望分隔兩人,最終他與阿J雙雙跌在床墊上,他被阿J壓在上面,次被告騎在阿J身上及用手掩其臉,首被告手執針筒打針,其後阿J沒有再掙扎。

第3被告稱為救人而替阿J進行心外壓,他形容「一路搓好似睇住阿J慢慢死咁」。第3被告稱,為了可以成為污點證人,故替警方進行錄影會面時,虛構殺人計劃出來,務求令自己參予其中。

記者:林育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