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腿如掉頭髮」 川震倖存者重生

港骨醫度身訂造義肢 踢腿轉圈無難度

休閒消費 20:56 2019/12/18

分享:

潘德鄰醫生(右)15年承諾承擔謝海峰(左)往後修理和更換義肢的費用,二人更是忘年交,感情深厚。(馮漢柱攝)

舞台上,謝海峰舉手投足,眼神靈動,洋溢着自信,彷彿會說話--這位皮膚白皙、俊俏的農村小伙子是屬於舞台的,每個舞蹈動作流暢,看過的人很難相信,他竟是在汶川地震中失去左腿的倖存者。

謝海峰套上香港骨醫潘德鄰為他度身訂造的義肢,躍身成為舞台上的獨腳舞者。11年過去,他能在台上坦蕩蕩道:「我失去一條腿,就像你們掉了一根頭髮似的。」

潘德鄰親操刀 切除增生骨刺

新聞博覽館昨日舉行的講座以兩場舞蹈拉開序幕,有謝海峰講述個人經歷的獨舞演出,也有香港著名骨醫潘德鄰醫生彈古琴伴奏。表演中,踢腿、轉圈、翻觔斗等,義肢揮洒自如,真假難辨。

潘德鄰醫生稱,跟謝海峰是琴舞結緣,潘更抬出號稱有800年歷史的宋朝古琴為謝海峰伴奏,二人情誼非一般。(新聞博覽館提供)

謝海峰最初對潘醫生的印象,是四川德陽醫療中心的一張照片,其時潘隨香港紅十字會,每周到四川德陽看診,照顧災後傷患。至2013年,一眾香港醫療人員功成身退,當時的匯演由謝海峰擔綱,那半年間,謝為苦練跳斷3個義肢。那次,台下的潘德鄰始注意到這位獨腳舞者,二人成為好友。

在潘醫生的穿針引綫下,2015年謝海峰所在的四川省殘疾人藝術團有機會來香港紅館表演,惟演出前出了段小插曲。

謝海峰師從曾小龍師傅學習四川茶藝。(受訪者提供圖片)

謝海峰的義肢在綵排間損壞,潘德鄰馬上帶他到相鄰的香港理工大學的康復治療診所求救。「那些教授我都認識,他們也曾參加當年的汶川救援」,又自掏腰包支付維修費用,最終令謝順利登台。看着小伙子一直往上衝的幹勁,潘更承諾承擔謝以後修理、更換義肢的費用。

現時謝所用的義肢要價約7萬港元,德國製造,是潘為他更換的第3隻義肢。為了應付跳舞的高運動量要求,義肢的承托力、矽膠真空空間減少皮膚摩擦、腳掌的軟硬度等都成技術考驗,加上到瑪麗醫院的檢查費、往來香港的機票住宿等,潘都慨然承擔;他前年更親自操刀,替他切除增生的骨刺。

19歲才開始練功,柔軟度成為謝海峰的一大挑戰。(受訪者提供圖片)

欠舞蹈底子 苦練流過淚與汗

這些年謝海峰常跑香港,今年已是第4次,「截肢病人要花一輩子來適應」,惟他看着謝的成長,煞是滿足。

謝海峰坦言,遇到難題也會覺得快堅持不下去了,「(但)已經走到這裏了,難道要回頭嗎?」毫無舞蹈底子的他,19歲加入成都市殘疾人藝術團才開始練功、拉筋,3個月地獄式練成壓腿、一字馬流過的汗水和淚水;每次適應新義肢的頭兩星期,走路都是折磨,也硬着頭皮熬過。

謝海峰指 ,義肢亦融入他的生活,無礙他做高難度動作。(受訪者提供圖片)

從藝路不易走,成都市殘疾人藝術團解散後,謝曾有半年時間零收入,惟靠他3次拜訪四川省殘疾人藝術團時任團長、劉德華學川劇變臉的師傅彭登懷,最終獲錄取加入藝術團學習舞蹈;後來經推薦並成功通過考核,考入四川省歌舞團,跟其他學院派出身的舞蹈員平分秋色,成為團中唯一一位有肢體殘疾的特殊舞蹈員。

08年汶川地震倖存者謝海峰表演由自己經歷改編的舞蹈《舞之夢》,講述災後截肢的他,如何成為獨腳舞者。(新聞博覽館提供圖片)

謝海峰的一生在11年前地震的一分鐘出現翻天覆地的劇變。左腿當場斷開、不下麻醉即場包紮,書也被咬出一排牙印、在深圳接受手術誓言要「躺着來,站着回去」、受殘疾運動員的鼓勵,決心走上舞台等故事,一次一次被報道,彷彿是個英雄,但他坦言也有自卑的時候。

突破心理關口 低調拒做網紅

因自己肢體缺陷,一開始在藝術團練功時,有些動作做不來,眼神、動作裏的不自信,自己是知道的,但只能靠自己衝破心理關口,6年前開始,他夏天也會穿短褲,露出義肢,讓旁人多看兩眼也自在;又豪言自己爬山、走路的耐力超強,潘德鄰還當場戳破,謝17年來港動手術後,忙着陪女友遊覽香港,害自己傷口爆了,花了很長時間才痊癒,也不介意。

謝海峰於講座後,與東華三院張明添中學學生合影。(葉芷樺攝)

現在謝海峰算是薄有名氣,惟他拒絕做網紅,不想消費身體殘疾。他為人低調,從藝9年,眼神仍透露着光芒和純真,感動台下每一位觀眾,「我只想好好跳舞,好好『說話』。」努力學習普通話的他,偶爾還會透露出一絲四川口音。

記者:葉芷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