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後女人】22年來獲太太全力支持追夢 許樹寧導演走出與別不同藝術路

親子 16:53 2019/12/20

分享:

(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青年時代,許樹寧(樹寧)導演已對戲劇著迷,日後更矢志在劇場發展。發展藝術事業是一條孤獨難行的路,在香港這個講求效益、金錢的社會尤甚。幸而多年來獲妻子傾力支持與耐心陪伴,樹寧才不致在藝術路上踽踽獨行,甚至走出一條與別不同的藝術路。

相信丈夫 全力支持追夢

1997年樹寧與太太結婚,至今已22年。一提到太太,樹寧總讚口不絕,不住「放閃」:「我覺得太太太好了,若果我失去她,將會是人生的遺憾。」由拍拖開始,太太一直全力支持樹寧追夢。

每逢作品公演,她必定堅持自掏腰包買票入場支持。「我的同事叫我留票給她,但我知道第一場她一定要親自購票;如果她再看多一場才留給她吧。」樹寧說。

樹寧的創作風格別樹一幟,由於較少商業元素,收入會較不穩定。婚後家庭開支主要由太太負責,而她從來沒有埋怨丈夫,也沒有給他任何壓力,讓他可以專心從事創作,「反而朋友會給我壓力,當時我接近三十歲,他們會質疑我:

『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你就快成家立室,為何仍這樣吊兒郎當?』」面對朋友的質疑,樹寧開始懷疑自己,內疚感猶然而生。

在結婚前,樹寧更問當時仍是未婚妻的太太會否覺得自己很自私,只顧追求理想,忽略了她的感受。太太非但沒有作出控訴,反而肯定他的發展方向,

她認為我不是如朋友所言,不知自己在做甚麼,我其實清楚知道自己的方向,只不過礙於經濟狀況而未能完全實踐理想,因此她叫我繼續努力。

心細如塵 讀懂丈夫心事

婚後樹寧繼續參與劇場工作,收入仍然不穩定。見到太太辛勞工作,扛下整頭家,樹寧的內疚感與日俱增。有時候,樹寧會與太太打趣:如果你下嫁一位老師,相信你們已是中產,生活比現在優渥。在樹寧眼中這是打趣,但是太太卻聽出其中的無奈與自責,所以只是帶笑略過。

有時候,樹寧腦中閃過轉行的念頭,「我曾提出轉行做夜更保安,起碼月薪有萬多元,收入穩定。她沒好氣地回應:『那你就去吧,不夠兩個月你便會辭職。』她真的很了解我。」

樹寧太太心水清,早已看清丈夫的男人心事,就是要投身劇場;她亦深知丈夫心中有團熊熊的藝術之火在燃燒,萬一澆熄了,生命之光亦隨之變暗。於是她支持丈夫忠於內心的呼聲,跟隨自己的心。這一路在劇場遊走,樹寧經歷過不少高低起跌,近年他的心態有所改變,而且看到更多可能,

自己以前野心較大,現時只要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便心滿意足了。現在我覺得,既然上帝給我戲劇才華,我想善用它去服侍上帝。現在我想多做青少年工作,用戲劇幫年青人建立信心。

當不再著眼名望與成就後,樹寧對太太的內疚感逐漸消退,開始摸索出在家庭中的定位,如負責處理家務、為太太準備早餐。

盡已所能呵護關愛妻子

太太對樹寧無條件付出,樹寧全都知道,一有機會他也會向太太表達關心與支持。最近她要預備一個大型活動,壓力大得經常失眠,樹寧會給她一個擁抱,為她祈禱。有一年,樹寧更為太太預備一個難忘的生日,

那年我在藝術節有一項表演,演出當天剛巧是太太生日。謝幕時,我請全部工作人員為她唱生日歌,然後向觀眾說她在現場,但不會請她上台。然而,她很易被認出,因她是全場最漂亮的女生﹗早幾天我們重看這片段,見到她眼泛淚光﹗

夫婦間的愛與信任可以令彼此的生命更臻圓滿,同時亦能幫助對方尋索人生召命。唯有坦誠的聆聽內心的呼聲,承認自己的天賦,在一個安全、充滿信任的環境中,自然能尋到召命。

在樹寧夫婦身上正正體現以上情況,當所有人,甚至樹寧質疑自己的天賦時,太太仍對他充滿信心,支持他跟隨自己的熱情在劇場發展。今天,樹寧已找到一個既能發揮天賦亦可祝福他人的崗位,一切有賴太太一直無條件的信任及支持。

文章獲維護家庭基金授權轉載。

撰文 : 維護家庭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