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攝影師教「光影塗鴉」   啟發港人欣賞不完美

休閒 09:00 2019/12/25

分享:

郭健天生患有嚴重弱視,只餘約一成視力,卻無礙他對攝影的追求。(程志遠攝)

每逢聖誕佳節,不少市民都會外出欣賞燈飾,在霓虹光管下留倩影。對雙眼只餘1成視力的視障攝影師郭健而言,也是不可多得的拍攝良機。

今年他與本地視障攝影團體「盲蹤踪」,在商場首辦聖誕主題的盲攝體驗工作坊,透過教授盲攝技巧和「光影塗鴉」(Light Painting),讓市民感受視障人士的「影像世界」。

常人把相機當作單純的紀錄工具,他卻藉鏡頭表達內心世界,希望透過影像的能力,啟發港人多留意身邊事物,學會欣賞世界的美和不完美。

「盲蹤踪」早前夥The One合辦盲攝體驗工作坊,讓市民學習盲攝技巧,感受視障人士的「影像世界」。(程志遠攝)

「企右少少,蹲低,斜少少……」約20名健視參加者戴上特製眼鏡,在同伴的指示下,靠着有限的視力、僅見的線條、光影與顏色構圖,並按下快門。「我真係睇唔到呀!你點帶路架?」不少參加者一臉茫然,行走時更被障礙物絆倒,狼狽非常。

這個在尖沙咀The One商場舉行的視障攝影工作坊,以聖誕燈飾和童話故事《小王子》為主,配合故事中的名言:「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據了解,商場希望在普天同慶日子,做有宣傳效果、同時令大家的聖誕更有意義的事。

工作坊導師之一、今年35歲的郭健,是視障攝影團體「盲蹤踪」成員,本身有正職。他先天患有嚴重弱視,只餘約1成視力,每次拍攝,他都要將眼睛貼近數碼相機熒幕,才能確認構圖和曝光,但回想兩、三年前,他從未想過把攝影當成興趣。

以前只是人影我又影,為有而有。對自己的相片完全沒有印象和記憶。

後來他看到已故攝影大師布列松的相集,在他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象,遂對攝影產生興趣。

為何別人的相可以給我這麼大衝擊,而自己做不到。

於是他開始報讀視障組織的攝影班、瀏覽攝影專頁,吸收攝影知識。受偶像布列松影響,他走紀實風格,透過鏡頭記錄街頭的人和事。

我一般會與街上的人和景物保持6至7米距離,會較容易掌握他們的動態。

郭健是視障人士攝影團體「盲蹤踪」成員,常與其他影友外出拍照。(盲蹤踪提供)

攝影不一定依賴視覺,也可以其他感官感受。一次到城門水塘郊遊,全靠郭健聞到花香,發現盛開的花朵;另一次到台灣花蓮拍攝跨年倒數,也是同行視障影友嗅到硫黃味,才能捕捉到煙花爆發的美麗畫面。他坦言技巧只屬其次,更重要是學習如何觀察事物,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他憶述,曾有一位年紀較大、後天失明的視障朋友,本身與家人關係疏離,自從接觸攝影後,與家人多了話題,從而改善家庭關係。

它反映你怎樣欣賞世界,發掘世界的美,或者不完美的事物。

郭健認為攝影是一項工具,可將人的內心實體化。他原以為天生失明人士對顏色沒有概念,攝影對他們毫無意義,「他們不知道紅色、綠色是怎樣,這對他們來說非常抽象。」後來卻發現攝影有助他們分享個人感受,為自己和身邊人帶來喜悅。

郭健喜愛紀實攝影,常到街上拍照,側寫社區面貌。(郭健攝)

然而,現今港人智能電話機不離手,令郭健大感無奈。

人們多聚焦在自己身上,好像忽略了其他事物。

但經歷數月社會運動,他感受到港人對身邊事物多了一份關心,考慮到自身安全,喜愛紀實攝影的他沒有到示威現場拍照,但仍會透過鏡頭側寫社區面貌。

我想紀錄身處的環境,去過甚麼地方,可能給後人睇,都幾精采。

郭健隨身攜帶相機,將身邊一切人和事,一一透過快門凝結下來。(郭健攝)

為了拍攝出滿意的相片,現在郭健機不離身,再簡單、細微的事情,他都用相機一一紀錄下來。

你每日發掘到一個Moment,那種喜悅,就好似抽中獎。

問及聖誕願望,他的回答也十分純粹︰

每一刻的願望,都是有下一張相。

記者:岑志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