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離不棄】父母妹妹相繼中風 大家姐辭職照顧植物人母親失憶妹妹:不覺得是犧牲

健康 16:46 2019/12/26

分享:

父母和妹妹相繼中風後,秀珍不離不棄照顧家人,認為不是犧牲。

「若患病的是我,深信家人也會這樣待我。」滿頭銀髮的郭秀珍生於六口家庭,為家中長女,家中五人先後中風,她是第四位。當她為事業打拼時,父母相繼中風。及後媽媽又患有嚴重抑鬱症,企圖自殺;爸爸患腦退化症,偶然會走失。

起初她與妹妹轉為半職工作,一同照顧兩老。豈料妹妹也中風,曾失憶、無法言語;妹妹中風數年後,媽媽全身癱瘓,變成植物人。要同時照顧3名患病家人,縱然辛苦,秀珍仍悉心照料,稱「不覺得是犧牲」。

秀珍(右)與妹妹毛毛(左)感情要好,她說中風後體會到對方多年來的感受。(陳智良攝)

姊妹倆一起照顧父母

秀珍是「大家姐」,有一位妹妹和兩位弟弟。這六口之家,首位中風的是爸爸,接著依次是媽媽、妹妹、秀珍和三弟。爸爸60多歲中風,起初無法自理,由秀珍和媽媽一起照顧。自他中風後,媽媽患有嚴重抑鬱症:

她嚴重至無法照顧自己,不肯走出家門。最嚴重時她經常也想死,我們把窗戶全都鎖上,生怕出意外。

爸爸臥床數年後,漸漸恢復活動能力,可落地行走;惟後來患上腦退化症,曾走失。因照顧媽媽,秀珍有時分身不暇。當爸爸久未回家,她就開始憂心;當爸爸回家,她又緊張地責備他。「但他很可愛地說:『女兒,不好意思。我見你那麼久還沒接我,以為你不要我了。』」這話讓秀珍感痛心。

由於父母雙雙患病,秀珍與妹妹郭惠珍(毛毛)決定辭去全職工作,轉為半職,各人照顧父母半天,每天交代進展。當時媽媽行動緩慢,已出現小中風症狀,惟難以察覺。

患腦退化症的爸爸雖然會走失,但秀珍說他其實很可愛,患病後很多事也不由自主。(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送中風妹妹入住老人院

我好像傻了一樣,在醫院大堂哭了,說『老天爺,為何你這樣玩弄我們這一家人?』

14年前的一個週六,妹妹證實中風,秀珍坦言沒齒難忘,不知將來怎樣走下去。

為照顧父母,秀珍婚後有段時間一連五天留在娘家,週六才回去。當日臨近元旦,她想讓妹妹去玩,由自己照顧父母。豈料致電妹妹,無論問甚麼,她也只懂說「是呀」,也不知她身在何方。

秀珍意識到情況不妙,趕至家門,發現妹妹拿著鑰匙,卻無法開門。秀珍想起爸爸中風的畫面,馬上帶妹妹去急症室,對醫生說:「妹妹起初還說『是呀』,現在說也說不了,而且嘴巴歪斜,在流口水。」當年40多歲的妹妹就此被送往中風病房。

媽媽(左)與年輕時的妹妹惠珍(右)。秀珍猜想,媽媽或因妹妹中風,而引發大中風。(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妹妹證實中風後,首四、五年也一片空白。她左腦血管完全閉塞,不能說話、失憶、無法自理。接受言語治療後也毫無進展,醫生更稱不可能再說話了。「當時對妹妹說話,妹妹也無反應」,秀珍開始擔心妹妹的將來;妹妹出院後,她為照顧三位中風家人而感徬徨。

她作了個沉重的決定:安排媽媽入住老人院,惟媽媽聽後開始拒絕進食,於是她改送妹妹入老人院。她對妹妹說:「我知道很殘忍,但我照顧不了三個人,你體諒我吧。」當聽到老人院職員說妹妹「很年輕」時,秀珍不禁落淚。

妹妹在老人院住了9個月,成為最年輕的院友,初時要坐輪椅。「她坐不穩,像個不倒翁。無法說話,只懂發出『依依丫丫』的聲音。」秀珍每天探望,親自為妹妹洗澡,免她感到尷尬。

從過去到現在,每次覆診秀珍也會陪妹妹同去。(陳智良攝)

照顧植物人媽媽 竭力助妹妹康復

媽媽知道妹妹中風後,以淚洗臉,說寧願代替她;後來身體轉差,經常昏迷,秀珍轉而送媽媽去老人院,接妹妹回家照顧。在妹妹中風3年後,媽媽大中風——有兩條畸形血管爆裂,整個腦部充血,有生命危險;手術後雖保住性命,但她全身癱瘓,成為植物人,從此臥床。

自此,秀珍擔子更重。她常對妹妹說:

要努力,不要就此退休,要康復起來,一起照顧爸媽,不能把責任推給我。

不管妹妹是否聽到,她仍訴說父母的近況:「今天很精彩,父親又失禁了,我忙了十多個小時。你就好啦,躺在床上,家裡打仗似的。」

縱然醫生說不可能,秀珍仍鍥而不捨教妹妹,期待奇蹟發生,「希望她能改變自己。」起初秀珍有點心灰意冷,因為妹妹翌日就忘了前一天所教的;甚至記不起姊姊,對醫生說:「她說她是我姊姊,但我不知道甚麼是姊姊。」

除了教她寫數字和名字、認識家人,秀珍更找出妹妹的電話簿,逐位打去,尋找妹妹較熟絡的朋友,請對方來訪,希望喚醒其記憶,惟妹妹也無起色。後來發現唱歌有助學說話,加上認識了中風患者自助組織「慧進會」後,秀珍不間斷地帶妹妹去與病友交流,讓妹妹唱卡拉OK。經過漫長的6年,終有好轉,妹妹可以說話或以圖畫表達自己,而她第一個學會講的是「媽」字。現時她已能說出完整句子,偶爾更說說冷笑話,哄姊姊開心。

秀珍坦言:「以前一旦頭暈頭痛,也很害怕,擔心下一個中風的是自己。」(陳智良攝)

家中第四個中風 無悔照顧患病家人

2014年,秀珍也中風了。「妹妹中風後,我在想,已經有三個人中風,下個會否是我?」秀珍稱自幼經常頭暈,惟一直找不到原因。有次在街上跌倒擦傷後,醫生檢查到她腦幹曾經中風。事隔一兩年後,她因為血管閉塞致眼中風,現在視野模糊。因有家族病史,證實中風時,她說「輪到我了」。

為照顧患病家人,秀珍曾有半年長期留在娘家。秀珍坦言忽略了丈夫和女兒,心存歉意,他們卻從沒怪責,更一直默默支持。丈夫甚至曾說,即使賣掉房子也要治好毛毛的病。

多年來盡力照顧患病家人,秀珍說已無憾,說:

我不覺得是犧牲。若換了患病的是我,我深信家人也會這樣待我。

現在父母已離世,她說會好好報答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丈夫。

更多有關秀珍一家中風的經歷,請看:

【中風家庭】一家6口父母姊弟妹先後中風 姊常頭暈跌倒街上揭腦幹曾中風

【永不放棄】40多歲中風一度失憶臥床住老人院 抗病14年不認輸重新站起來:我認命但不認輸

記者:黃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