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鬥士】不忍見患罕見癌愛女躺病床受苦 李明蔚媽媽難走入病房:心如刀割

健康 11:01 2019/12/26

分享:

李明蔚在抗病路上有媽媽支持。

李明蔚,常被頌讚是「生命鬥士」、「抗癌勇士」,年紀輕輕患上罕見病「腺樣囊性癌」,7年來受盡癌魔折磨,經歷幾次徘徊生死關口,卻有著一份堅定不移的抗病意志。在這位不足90磅的弱質女生背後,支撐著她的是另一位同樣堅強的女性。媽媽,一個永遠溫柔可靠的歸屬。

明蔚媽媽首次得悉女兒病情時難以置信。(梁偉榮攝)

談到首次得悉女兒病情時,明蔚媽媽是難以置信:「剛確診時不相太信,明明不久前才驗身,都沒有發現甚麼。」李明蔚(Sarena)在2012年3月到加拿大讀書期間發現得病,出發前在香港有驗身,也有做耳鼻喉科檢查,突然急病令媽媽徬徨起來:

心真的很疼,獨自躲起來狂哭,不希望相信,但知道這是事實。

反而是Sarena不太害怕,還在嘻笑,潛意識上不相信患病,而即使接受了也沒有哭,她自己也不明白為甚麼這麼快接受,媽媽就形容她是一個有膽量、勇於嘗試的女生。

她自少很活躍,剛升中一時試過參加兩天一夜訓練營,她很快適應,像姐姐,別人不做的事,她會主動替人做。

媽媽形容Sarena是一個有膽量、勇於嘗試的女生。 (受訪者提供圖片)

Sarena小學時是風紀班長,讀二、三年級時就主動向父母提出,說她可以自行搭飛機出國探親,性格獨立。確診後她沒有浪費時間,反而趁著健康狀況尚可時,變得更活躍,積極做義工,把握每一次演出機會。

反而是我做媽媽,不太想她去這去哪,許多事情不想她做。現在往回看,其實是好事。如果她當時沒有做這些事,到頭來可能她一件事也沒有做到。

Sarena與媽媽感情良好。(圖片來源:李明蔚Facebook)

隨著病情加深、健康惡化,她的右邊臉面癱,發聲和吞嚥困難,試過「落錯格」導致吸入性肺炎,無法進食而要插胃喉輸送營養,體重暴跌,最輕時不足80磅,使她身心受創。而更恐怖的是,治療副作用加上腫瘤壓住神經,Sarena一流鼻血就血流不止,使媽媽無所適從,女兒每次一叫「媽咪」,就是一重壓力。

(流鼻血時)每一次也在她身旁,我比她更害怕,我記得自己像是瘋了,不斷問她:「怎樣?怎樣?」現在有時她叫我「媽咪」,我第一反應是發生甚麼事,變得很神經質。

Sarena流鼻血不止,要在喉嚨開口幫助呼吸。媽媽擔心女兒出現突發情形,每次女兒一叫媽咪,她就感到壓力。(圖片來源:李明蔚Facebook)

訪問到此,母女倆相視而笑,媽媽不經意對女兒說一句:「每一次你叫我,我怕你是哽咽、流鼻血,其實我很怕你叫我。」輕鬆的語調下,感受到的是一份源自母愛的忐忑不安。而因為流鼻血不止,Sarena要做手術,在喉嚨上開口幫助呼吸,定時吸痰。為人母者,對女兒的心疼簡直是難以復加:

不是這麼容易走入去(病房),見到她這個樣子。我寧願是自己,如果是自己反而不會這麼疼。有些事做不到,就算我做盡每一件事,也幫不到她。

在抗癌路上,Sarena慶幸有媽媽扶持。(梁偉榮攝)

媽媽形容這種心疼,是名副其實的心如刀割:「心很疼,以前不知道甚麼心疼。親身經歷過,真如一把刀插下去一般痛。」每一次陪伴女兒見醫生、聽報告,她的壓力都很大。而當Sarena身體痛到說悔氣話,想放棄醫治時,父母就是她堅持下去的最大原因:

我們做這麼多,就是希望她生存下去。正常人都未必知道明天會怎樣,所以我們應該做的,就是要努力活下去。

媽媽現時有在上班,女兒就是她工作的動力來源。雙親的愛和支持,Sarena明確感受到,也十分感恩,因為她明白家人支持不是必然:

我覺得很幸福,現在這麼辛苦,我也不用上班。媽媽代我工作,已經很幸福。

Sarena最大心願是想康復,可以如一般人上班,賺錢給家人用。(梁偉榮攝)

對於Sarena來說,她最大心願是想康復,可以如一般人上班,賺錢給家人用,已感到很幸福。因為她用餐時要倚在牆上進食,所以也無法與家人同枱吃飯,普通人理所當然的日常生活,居然是一個奢侈。

Sarena生病後曾有一個交往3年的男友,最終分手收場,媽媽當時曾擔心女兒難過,希望女兒有好歸宿,有人照顧她。而Sarena直言也曾經有不開心,但後來想通,反問自己:「對方已不愛你,為何還要想他?」對感情隨緣不強求。這份率性,可能緣自她的本身性格,也可能是因為她背後有一個最溫暖的避風巷——家。

更多李明蔚抗癌故事:

抗癌7年流鼻血不止患創傷後遺症

記者:陳昊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