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學懂何謂「專業」?鄭丹瑞:尊重自己的工作

休閒 11:28 2019/12/30

分享:

「當播歌再唔係收音機的主要功用,當收音機已經再容不下唱片騎師後,我就開始停止聽收音機。」好事之徒說了一番令我這個曾經在電台工作超過三十年的傳媒人感到沮喪的話:「我嗰日偶然喺朋友嘅車上面,聽到唔知邊個電台、唔知邊位DJ,播緊一首唔知叫乜名嘅歌,首歌播到一半,就俾人cut咗,因為夠鐘播新聞,到底係我要求過分?定係我嘅要求已經不合時宜?」

好事之徒的投訴,恕我無能為力。因為我已經離開廣播界,今天廣播的節奏,我跟不上,沒有資格去批評。至於好事之徒所形容「首歌播到一半俾人cut咗去播新聞」,在我那個年代,是絕對不可接受的專業錯失。而這種專業錯失,當年我犯過不少!

起初,我並不明白中途cut歌有甚麼問題。「如果你講嘢講到一半,無端端俾人cut咗,又或者有人插嘴,講咗第二啲嘢,你會唔會反面?會唔會覺得人哋唔尊重你?」上司問我,我當然同意。「咁點解你會覺得人哋用咁多心機去錄一首歌,你就可以鍾意幾時cut就幾時cut人哋首歌?用咁嘅心態去做節目,完全唔專業!」

專業這兩個字,狠狠的摑了我一巴;從此,我近乎偏執地要把每一個節目做到專業、完美;新聞報道前那首歌,我要求去到最後一粒音符完結,甚至錄音節目,我也不敢怠慢。

終於學懂何謂「專業」?尊重自己的工作,就係咁簡單。

撰文 : 鄭丹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