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捐贈】9年前捐肝救人留大疤痕 老師如今成三孩之母:不捐會後悔一生

健康 11:09 2020/01/01

分享:

Elaine表示,如果猶豫或不捐贈肝臟,會後悔一生。

捐贈器官是人生重要的決定,但試問誰忍心眼睜睜看着因沒有合適的器官移植而離世?現年36歲的Elaine,其叔叔9年前患上急性肝衰竭,醫生診斷只剩下一星期壽命,Elaine毅然捐肝,救回叔叔的性命,至今無悔。她當年決定捐肝,獲得男朋友大力支持,捐肝至今9年,身體沒有出現負面影響,並已和當年的男朋友結婚,成為強大的三孩之母。

Elaine已是3孩之母。(陳靜儀攝)

2010年,Elaine的叔叔患上急性肝衰竭,急需換肝。雖然叔叔當年已排在器官移植輪候名冊第一位,可惜沒有合適的屍肝。而叔叔的子女血型亦不吻合,故此必須在其他近親中尋找合適人選。

當時,醫生表示叔叔只剩一星期性命,所以每日要輪流檢驗1位近親,Elaine是最後一位。時間一日一日地流逝,仍未有一位近親適合捐肝,令人焦躁不安。

到了限期前一日,作為老師的Elaine繼續上課。就在上午10、11點,她突然接到來電,說要馬上檢查看看能否捐肝,於是她馬上走出課室,匆匆向校方交代後,便衝往醫院。結果,命運的安排,她是合適的捐肝者。

聽到自己是合適的捐肝者,Elaine毫不猶豫便決定捐肝,完全沒再多想捐贈器官的風險,因為她只想救活叔叔:

我與叔叔的感情很深,我是唯一一個有能力捐肝的人,如果我猶豫或不捐,我會後悔一生。

捐肝手術前的準備

雖然Elaine已決意捐肝救叔叔,但醫護人員也需向她解釋手術風險等問題。Elaine表示,捐贈器官前需要經委員會審批,假如是非直系親屬都要解釋捐贈器官的原因,以防器官買賣。另需與心理專家見面,確保良好心理質素。

還記得當時Elaine被問到,假如父親將來肝臟有問題,能否接受無法再捐肝救父,她回應:

沒有人能估計將來的事,我只知道現在我不捐,眼前就會有一個人死亡。如果我不幫,我會失去叔叔。叔叔離世,我們一家人都會很傷心,不能對未發生的事而保留器官。

男友的抉擇

Elaine當時亦有男友(現為丈夫),醫生也建議她即場致電男友,詢問會否介意在手術後留下大疤痕,因為曾有女士捐肝後因腹部留下疤痕被男友嫌棄而分手。

當時我頗為自信,如果我男朋友因為這樣不要我,我也不想要他。我會認為這個人不值得我去愛。如果是真正的愛情,是不會介意的,這並不是不光彩的事,我是為了救人。如果你不理解我這決定,我們不適合再一起。

Elaine聽從醫生建議立即致電男友:「醫生叫我問你會不會介意我手術後有疤痕?會否因為這樣而不要我?」男友馬上說:「沒事,我支持你,捐吧。」

術後留下「L型」大疤痕。(林綺虹攝)

忐忑不安

翌日,躺在手術床準備的Elaine開始緊張到發抖,始終年紀輕輕的她未進行過手術,進入手術室後更害怕到哭了起來。

手術室感覺冷冰冰的,護士問我還想不想捐,即使現在說不,都會尊重我的決定。我哭著說捐啊,你打麻醉針吧!

Elaine表示,對捐肝手術印象特別深刻,因為都由「大國手」操刀,如陳智仁醫生、盧寵茂醫生、‎曾慶衍醫生(曾蔭權兒子)等。手術與叔叔共同進行,歷時約10多個小時,最後捐出三分之二右肝。

捐肝無損身體健康

手術相當成功,Elaine救回叔叔,自己多年來也無出現併發症。不過,由於切右肝時一併切除了膽,而膽是無法再生的,自此Elaine膽汁分泌較少,難以分解油分,如吃油膩食物,便會容易肚痾。

有時去茶餐廳吃飯,或是餐廳使用的油不夠好,便需要馬上去廁所。有時到酒店吃鐵板燒,雖然油膩,但所使用的油夠好,便不會肚痾。

除此以外,Elaine的身體十分健康。她解釋,捐肝後對身體無什麼影響,即使身為老師工作忙碌,仍十分「捱得」,如今更成為3孩之母:

我生了3個都證明了很健康吧,哈哈。

對於救回叔叔,Elaine表示很高興可延續叔叔的生命,但最慶幸的,是讓叔叔見證一些人生的重要時刻,例如子女結婚、抱孫等,「很高興可幫到他」。

Elaine今後更願捐出其他器官或成為大體老師,故事請睇:

【捐肝救人】無懼大疤痕向學生分享捐肝經歷 捐肝老師:挽救生命十分值得

記者:楊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