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港男移居愛沙尼亞實現初創夢 吳冠諾:這裏初創網絡氣氛強勁【有片】

休閒 17:24 2020/01/08

分享:

愛沙尼亞開放初創簽證(Start Up Visa),吸引了80後港男吳冠諾前往創業。

移居他方,有人為了更舒適的生活,也有人為了大展拳腳,衝出國際。80後港男吳冠諾4年多前遠赴科技強國愛沙尼亞首都塔林,成立了B2B(business-to-business)初創企業Kipwise,開展了其初創夢。

約4年前他透過一個國際招聘平台到塔林工作,一年多後,發現自己的理念與公司方向不同,剛好遇到愛沙尼亞新推出初創簽證(Start Up Visa),因而決定辭職創業。

政府推初創簽證吸人才

初創簽證由愛沙尼亞的初創界與政府合作推出,由一群從著名初創公司如Skype、Transferwise等出身的人與政府人員組織委員會負責審批,歡迎所有人申請,而條件是成立的企業必須與科技及創新有關,而且只能在愛沙尼亞營運,申請人亦不能在當地打工。

共享空間位於塔林的創意之城內,是著重啟發活力及創意的地方。(攝影:陸明敏)

阿諾正好搭上頭班車獲得簽證,而只要居住滿5年、證明曾在愛沙尼亞連續工作3年及過去12個月在當地工作,就可申請永住權。不過,初創簽委員會並不公開成功申請的準則,即使公司營運也不一定能獲續簽。

現時科技初創類別有應用程式(Apps)、VR(虛擬現實)、生物科技等。而阿諾的公司則是營運名為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的B2B業務,為公司客戶提供一站式軟件解決疑難服務,如建立公司知識及內部溝通系統、整合不同軟件應用如Google、Slack、Youtube等。他指:「就算在行內,很多人都未必聽過,但就已是一盤很大的生意。」現時公司客戶撒播在約20個國家。

當地初創網絡強大

初創風氣盛行與愛沙尼亞出產了在國際間取得成功的初創企業Skype有關。其創辦人及員工分散另外再辦其他初創企業,因而編織了一個強大網絡,但作為外國人去找本地投資卻幾乎不可能。出乎意料的是,愛沙尼亞的聲譽在歐洲算不錯,也容易找到外部投資,阿諾公司相繼在倫敦、德國、芬蘭等地獲得約44萬美元/約340萬港元的起始資金。

在共享空間內裏聚集了初創企業的辦工室。(攝影:陸明敏)

成立初創公司與一般創業不同,阿諾解釋,後者目標是要回本及繼續營運,而做科技初創就是要做這個市場上仍未飽和的東西,回本與否並無關係。

初創就是要不斷增加投資快速scale up,擴大市場佔有率,著重每個月營業額增長速度。若很快就能回本,意味着公司業務市場份額小,或不太能夠scale up。要有return,短則5年,長則10年。

但10年也不能擔保甚麼,他直言風險很大。「某個概念現時不存在,但投資者就是博這個概念將來會成功。即使你的想法有市場價值,但你的團隊也未必可執行到,最勁的投資者可能投資100間公司只有1間成功,去填補另外99間的損失;但初創企業一旦建立了模式就可快速擴張。」

現時只有阿諾一人在愛沙尼亞,其餘5位成員均住在世界各地。(攝影:陸明敏)

屋租便宜可專注工作

愛沙尼亞人口只有約132萬,面積卻相當於40個香港,人口稀疏,娛樂欠奉,但正因為缺乏娛樂,少了交際應酬,阿諾認為更可專心發展自己的專長與事業。

最重要是,這裏生活上沒甚麼需要擔心太多,好適合我這種人創業。

他指,與香港相比,最明顯是塔林屋租很便宜。「不用擔心居住已少了很多問題,作為塔林居民,公共交通是免費的。」一個位處塔林市中心的約520呎一房一廳一露台單位,月租大約550歐元/約4,745港元。他認識好些大學生,因學費便宜,在學時期已開始搞初創企業,也不擔心畢業後搬出來住的生活問題。

塔林大學學費與屋租均便宜,許多大學生在學時期已搞科技初創企業。(吳冠諾提供)

但他仍寄語想要移民的人士三思:「就算你來開Cafe,最大問題不是國家讓不讓你來,而是你來了之後能否生存?沒有在這邊住過,不可能知道本地人的需求,更何況愛沙尼亞市場太細了,產品無論如何都要面向國際。」

記者︰陸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