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賀歲片】《肥龍過江》導演谷垣健治自小迷港片 來港26年:我DNA是香港人

娛樂 17:13 2020/01/07

分享:

甄子丹主演的賀歲片《肥龍過江》,是谷垣健治首次任導演的作品。

由甄子丹、毛舜筠、周勵淇等主演的2020年賀歲片《肥龍過江》由日籍導演谷垣健治(Kenji Tanigaki),也是他的執導處女作。來港26年的谷垣健治,是香港及日本的電影動作指導,也是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公會中唯一的籍動作指導。

谷垣健治曾參與作品包括《殺破狼》、《導火綫》等多套甄子丹主演的電影,也回過日本任佐藤健主演《浪客劍心》系列真人電影版的武指。谷垣健治在2018年憑電影《邪不壓正》,與何鈞、嚴華獲得《第55屆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殊榮。

Kenji自1993年隻身來港發展,由臨時演員到動作指導及導演,歷經26年的電影歲月,Kenji操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更把香港視為事業發展的根源。

孤身來港追夢

谷垣健治以廣東話接受TOPick專訪,表示小時候已熱愛看港產片,身邊很多朋友都夢想做成龍。而他則醉心於研究香港電影,發現電影種類的豐富多樣,踏足香港這地方後,更決心要加入影圈發展。

谷垣健治自小便對香港電影圈有濃厚的興趣。(Twitter圖片)

Kenji表示:「1989年第一次來港,那時到成龍所屬的電影公司,接待處竟告訴我他在那裏拍戲。去到後既可任睇又有飯吃,見到非常多的明星及新穎的器材,便決定要往香港電影圈內闖。」

之後,Kenji返回日本繼續學業,並向日本的動作演員學習,至1993年正式一人來港發展,一留便是26年。

Kenji憶述初來港時的工作經歷:「當時在黃頁找電影公司,每天到2至3間公司叩門,但不諳廣東話,他們都不太理我。所以每天到快餐店邊吃早餐邊看報紙,遇見不懂的字便請教老人家或小朋友,慢慢便學懂很多中文。」

谷垣健治獲得《第55屆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殊榮。(Twitter圖片)

由臨時演員到武師

不過,Kenji的第一次「拍攝」經歷卻很特別:「在快餐店的某天,有個人忽然走過來找我拍戲,雖然很疑惑對方為何知我想入行,卻也答應了。豈料他帶我到尖沙咀警署天台,然後把我的頭髮染了,到一間房後,才發現每個人都染了相同髮色。」

他續指:「過了3至4小時收工,我收到酬勞300元。吃飯時問『其實在拍什麼?』那個人告訴剛才不是拍戲,是扮嫌疑犯被證人認人。」

谷垣健治形容甄子丹待人真誠,做事認真有要求。(《肥龍過江》劇照)

與丹爺成好拍檔

當刻的Kenji才恍然大悟,並完成了第一次的「演戲」。一星期後,接頭人再問他會否有興趣拍戲,今次終於真的做臨時演員,自此Kenji開始了電影生涯。

做臨時演員1年後,在1994年,Kenji於動作指導董瑋邀請下成為武師。1995年,Kenji轉至甄子丹旗下做特技人。

Kenji與甄子丹相識多年,感情要好,並形容他是個老實真誠、有要求的人:「甄生說話不會作假,他對拍攝也非常親力親為。今次他拍《肥龍過江》很辛苦,要化特技妝扮肥仔,又要指導其他演員,有時更參與剪片,每部分的監督都非常細緻。」

《肥龍過江》是谷垣健治來港16年的執導處女作。(《肥龍過江》劇照)

對香港的歸屬感

成為武師多年,Kenji少不免打周身傷:「最痛一次是在德國拍戲時傷及後腦,當時休克及短暫失去記憶,腳指的骨也斷掉。」

不過,即使滿身傷痕,Kenji也未有放棄留港的決心:「當時家人以為我做幾個月便會放棄回日本,怎料我一做便是20多年。 做這行的確很辛苦,但很感激香港人幫助過我很多。」

谷垣健治曾試過拍戲傷及後腦,致休克及短暫失憶。(黃建輝攝)

雖然Kenji曾返回日本做武師,也到過不同的國家工作,但他仍覺得香港是自己的根:「我的DNA裏是香港人,思想也很香港化,覺得在香港拍戲是最舒服自在,因為大部分的工作人員我都認識,連茶水姐姐都認識,但若在外國拍戲是不會這樣的。」

對於香港武打片日漸式微,Kenji卻不覺得後繼無人,指自己廿多年來都有工開,而且世界各地仍有許多人的童年是由港產片陪伴長大:「雖然現在新人減少,但世界上很多電影仍有港產片風格,香港電影的DNA仍存在,香港武師仍然有工開。」

記者:陳家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