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肝共苦】捱刀為癌母捐出7成肝臟 前DJ許耀斌帶父母遊歷世界

親子 15:39 2020/01/08

分享:

許耀斌10年前為患癌母親捐出7成肝臟。

前商業電台主持「Law少」許耀斌,過去一帆風順的事業背後,先後經歷母親患癌、為母捐肝、患思覺失調的哥哥墮樓輕生,他赫然發現自己有多愛這個家、有多愛父母和兄長,決心辭去熱愛的工作,騰出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憶與母親午睡趣事

今年37歲的Law少,是家中的么子,大姊與他相差9年,二哥亦比他大7歲。小時候一家五口住在擠迫的單位,生活不富裕,卻是充滿溫情。爸爸有一門打金手藝,有時會在家裡溶金,令三姊弟嘖嘖稱奇。不過,作為幼子,他與媽媽的關係最為親密,

放學後和媽媽睡午覺,當時沒有冷氣,我把媽媽的肚腩當作枕頭,口水流到她整個肚都是,那些口水味至今仍印象深刻。

與一般父母一樣,Law少的爸媽一直盼望子女能多讀點書,見識更多,將來可以賺錢改善生活。Law少不負所望,成功考入香港大學法律系,惟畢業後卻沒有如媽媽想像一樣成為專業人士,反而投身傳媒行業,成為電台主持。

Law少(後中)年少時與家人的合照。(受訪者提供)

媽媽的「墨寶」

工作忙碌的Law少,經常要上通宵更,媽媽睡覺前總會留下「墨寶」,用字條提醒他喝湯吃水果、天氣冷為他換了厚被等,有時Law少亦會拍下照片與人分享。

直至2008年,有一天他做完通宵節目,清晨回到家,剛巧見到父母行色匆匆地出門,不久就收到姊姊來電說,媽媽入院了。

原來前一晚她在廁所咳了3次血,她還覺得只要把血咳清就沒事。

媽媽不時留下字條給夜歸的Law少。(受訪者提供)

捐肝救母:那是我的媽媽

經過檢查後,確診媽媽患上肝硬化,繼而引起食道靜脈曲張,2009年更惡化成肝癌,需要肝臟移植才能活命。由於家人全都是乙型肝炎帶菌者,只有80年代出生的Law少有打防疫針,因此只有他能捐肝,Law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那是我的媽媽,我一定要幫她,就是如此簡單。

至今,Law少還記得換肝那天是2009年12月28日,即使知道手術成功率高,但要往肚子劏一刀,心理壓力仍然存在。他形容,那時感覺像死了一半,才剛擁有自己節目,事業就要暫停,熱愛跑步行山的他,亦擔心術後身體大不如前,不過這一切憂慮,也不及救媽媽一命般急切。

Law少為媽媽捐出7成肝臟,完成手術睜開雙眼,他第一時間就問起媽媽,得悉媽媽無礙才放下心頭大石,並坐著輪椅前往探望同於深切治療部的媽媽。

她當時無法說話,但卻很用力地握住我的手,我就明白她在向我道謝。

Law少憶述,當年母親意外懷上他,一度北上意圖墮胎,卻被醫生告知胎兒太大,無法進行人工流產,母親只得回港生下他。沒想到這倔強的小生命,日後卻救了母親一命。

與父母旅遊,製造美好的親子回憶。(受訪者提供)

帶父母遊歷世界

在媽媽病癒後,Law少不時帶同兩老到世界各地旅遊,希望在父母健康時,留下更多美好回憶。

他們可以行得走得,不用看醫生的日子其實不多。像我爸爸的眼睛,只剩下不足兩成視力,難道你待他0%才去嗎?

Law少經歷過母親患癌、哥哥輕生離世後,發現自己很愛這一家人。(陳國峰攝)

Law少捱刀捐肝,讓媽媽成功戰勝癌魔。不過命運對許家的考驗卻未完結。與思覺失調搏鬥10多年的哥哥,2012年於家中墮樓輕生,生前與哥哥關係不佳的Law少,形容自己在哥哥離世後才真正「醒覺」,發現自己很愛這家人。

花了一段時間沉澱後,Law少辭去電台工作,並投入生命教育,近年出版兩本書《原來在沒有盼望的地方才需要盼望》、《35/70:當我到了爸媽生的的年紀》,把與兄長、父母的經歷都一一記下來,作為人生的整理,也是送給他們的禮物。

更多Law少與哥哥的故事,請繼續留意TOPick新聞。

記者:林愛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