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樽水沖走少數族裔隔閡  重慶大廈派水「重生」  

休閒 16:53 2020/01/09

分享:

重慶大厦去年10月派水,導賞團令大厦內水洩不通,很多人記憶猶新。在重慶大厦工作10年的社工Jeffrey Andrews說,之後持續有人主動聯絡他,希望參加導賞團--那樽水的力量,遠超想像,本地華人不再懼怕,多了人走進重慶大厦,減輕了遊客減少的部分衝擊。

9成老闆向我說,派水改變了重慶,救了他們的生意。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去年10月16日遇襲,行兇者流傳是南亞裔,以致有人號召去重慶大厦「裝修」,Jeffrey說起那數天重慶大厦上下的恐慌,歷歷在目︰管理處張貼告示指10月20日當天大厦提早關門,是歷來首次;店東張羅要把貨物放進貨倉,他和好友轉念,不如當天向遊行人士派水。

走入大廈  起居飲食無問題

水,無顏色,中性,竟令人不再怕顏色—華人向少數族裔取水,後者開心激動不已,「有個非洲人說,兩小時前坐巴士,無人坐在他隔鄰」。一樽水,沖走了華人和少數族裔的隔閡。

10月25日,網民發起「感謝日」,光顧重慶大厦商戶,Jeffrey乘機發起導賞團,打開從前對重慶大厦卻步的人的眼睛,帶他們探訪售賣伊斯蘭教物品的小店、加納人開設的食店、低至60元剪髮的髮型屋,還可以綫面(美容),貨物齊全的超市,不用走出大厦,起居飲食都無問題。

此店售賣伊斯蘭教用品及華人罕見的物品,例如巴基斯坦店東示範用橄欖枝刷牙。(馮漢柱攝)

在重慶大厦居住及工作的人來自南亞、菲律賓、中東、非洲等,國籍數以十計,他們笑道,在重慶大厦,好像去了另一個地方。

在港出生的印度裔社工Jeffrey(右)稱,本地華人以往最多去重慶大廈地下的找換店,他站着的地方猶如「邊界」,本地人不會超越。(馮漢柱攝)

Jeffrey說,以往本地人最多去地下找換店,「這是border(邊界),他們不過去」。他和多位有心人,多年來設法令本地人走入重慶大厦,增進對少數族裔的了解,惜苦無寸進,料不到派水將局面扭轉,他半開玩笑道,政府搞的「香港是我家」運動,反應都不及他們派水好,至今仍不時有人或團體透過facebook聯絡他想參加導賞團,現時有意在2月再辦。

新客源「頭顎顎」  很容易知

重慶大厦的主要客源向來是遊客。可是,過去大半年遊客大減,記者訪問的食肆都有受影響,然而,他們皆沒有埋怨示威者,反而指出派水之後,明顯多了本地華人來,亦成為食肆的新客源,「很容易知,他們『頭顎顎』,明顯不熟重慶」。Jeffrey任職的非政府機構位於重慶大厦,他已在重慶出入10年,哪些是陌生人,他一看就知。

在一樓賣kebab和清真薄餅(用羊肉、雞肉)的巴基斯坦老闆,操流利廣東話。他說,以往本地人最多只去地下,又怕語言不通,叫錯食物,但現在多了很多人來,

有些幾十歲才第一次來重慶大厦,上來才知有好多嘢食、好多嘢睇,我話係呀,好多嘢食,唔使驚,大家都係香港人。

多閉路電視  「港人唔使驚」

印度裔的Jacky在香港出生,廣東話靠看電視、聽歌學回來。他84年起在重慶大厦活動,中五畢業後幫父親打理香料生意,其後開餐廳。王家衛著名電影《重慶森林》迷倒全球影迷,記者原以為「重慶人」好開心有此宣傳,豈料Jacky哇哇嘈︰

(觀眾)以為重慶森林(大厦)嚇死人。

他聲稱,重慶大厦有400多部閉路電視,「有事隔籬鄰舍會幫手,所以香港人唔使驚。」

有多少人去過重慶大廈一樓,如此望向地下的店舖。(馮漢柱攝)

不論膚色  可一齊食飯飲茶

他讚派水是好事,惟Jeffrey指出,少數族裔對反修例觸發的運動也有很多不同意見,有些起初反對派水,故他搞對話會,至今兩次,第一次有45人參加,包括菲律賓、日本、印巴、鬼佬,大家坦誠說出想法,和平共處。
Jacky強調,在重慶大厦,大家彼此尊重,例如他信錫克教,Jeffrey是基督徒,

不論膚色,個個都係人,可以一齊食飯、飲茶。

Jacky的餐廳歷史悠久,有相熟的華人顧客,他常親自招呼。(馮漢柱攝)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張少貞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