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才有限需求無限 港須發力爭奪

職場 22:08 2020/01/13

分享:

王澤基剛從香港平安資產轉職倫敦摩根大通,繼續主攻機器學習、人工智能,主因當地人才更多。 (梁偉榮攝)

「倫敦(摩根大通)請了我過去做Machine Learning Centre主管,即是英國人少了一個機會嗎?」資深投資銀行家兼學者王澤基月初履新,受訪時拋出了連串問題。

近年頻有呼聲指內地人南來「搶去」港人的工作和學位,他不以為然,反指無論倫敦金融機構、矽谷科企或一流名校,來自所在地的員工和學生皆有限,海納百川才是茁壯發展,甚至最初得以創辦的基石。

他明言,單一城市能產出的頂尖精英有先天限制,今次轉職主因是舊公司無法在港請夠人工智能專才。

去年底,王澤基離任平安資產的人工智能計量(AI Quant)開發主管。幼年自中山遷港的他平淡道,不是準備移民,決定亦無關政局,「我純粹過去工作。」在他看來,倫敦有Google旗下DeepMind聚攏AI人才,輔以牛津、劍橋、帝國學院畢業生,本港研究人員數量難望其項背,

如果你做AI研究,其實係(講)人同錢。

全用土炮 料港要年生60萬BB

王澤基18年替中大開辦全港首個金融科技學士課程,不也是籌謀人才培訓?「這是一個好頭痛的問題」,略為思索後續稱其答案「probably not politically correct」。他憶述,90年代末負笈牛津攻讀計算計量經濟學博士,同系已連續6年沒出過英國人博士,惟香港教資會(UGC)的資助課程,非本地生的取錄上限為20%,「那你可以想像一下。」

言談間數字總信手拈來的他指,各地人口智力屬中間多、兩極少的正態分布,以香港每年僅約6萬個嬰兒出生,智商145以上最有天資者不足200人,醫療、法律界搶走不少,各行各業攤分餘額。早年會考拿7A的他,不否定後天努力,惟

以前中學考最尾那個,要怎樣的教育才能令他變成拿PhD的人工智能學家?

若AI科企要全用土炮人才,他估計港人要年生60萬個嬰兒。

國際化等同內地化? 欠深思

本港大學的國際化等同內地化是坊間由來已久的批評,王氏質疑背後欠缺深思。他分析,麻省理工學院的波士頓人有限,牛津大學亦很少當地人,主要生源是整個英國,繼而再向歐盟和國際生招手,「同樣類比,香港這城市會向哪兒收(外來生)?」翻查資料,UGC資助課程08/09學年有7,713名內地生,佔非本地生近92%,18/19年內地生續升至12,322人,惟佔比降到約68%,主因其他亞洲學生升幅顯著。

王澤基2009至2011年曾任職浸會大學約3年,身體力行寫專欄、出專著,教新聞系學生撰寫經濟評論,故廣為人識。(資料圖片)

上月初,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連發兩篇帖文稱,大量內地專才藉3個「專才計劃」在港工作,單單金融業每年就吸納約2,000人,令本地傳統精英階層換血,激起熱議。

矽谷美僱員少 三藩市人更罕

對於港人憂慮,王澤基再援引外國例子解釋,矽谷科企的美國僱員佔少數,更遑論當地人,「這是否代表Silicon Valley的公司很不喜歡請三藩市人?」以為少請一個外籍工程師,必然等於本地人有多一份工作,只是錯誤假設,「邏輯要弄得很清楚。」

據美國人口普查統計,矽谷逾7成科企僱員生於海外,王澤基指連Google聯合創辦人Sergey Brin也是莫斯科人,後來才到史丹福讀博士,「沒有他,你猜有沒有Google這間公司存在?」英國有農村人士深信國家脫歐可令職位增加,他認為是相類命題,

我想全世界幾乎無一個經濟學家會贊成。

做過多家歐美大型銀行的他指,本地金融界過去20餘年無疑多了很多內地僱員,但香港人一樣「多了很多,我跟你講」,全因整個行業急速發展。統計處數據顯示,18年本港有26.3萬人從事金融服務業,08年及98年僅分別約20.6萬和16.8萬。

職位港人優先? 得失取捨問題

他解釋,投行在港常有韓國、台灣人等外籍專隊來做其自家市場生意,所涉及的銷售、法律工作,港人其實做不來。

我請一個大陸人來香港,叫他在連登上寫篇文,你估可不可?一定不成啊!

以各金融機構內地生意的佔比之高,他指多請內地人做當地生意自然不過。

訪問臨結束,王氏語重心長謂,就像入息稅率高低、學校有否精英班,背後沒必然對錯,更看重想追求和願放棄些甚麼。若有法例規定所有工作皆只能由港人做,他個人不會完全反對,只望大家想清得失,

凡事都係一個取捨的問題。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姚沛鏞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