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屯院治療後死亡 家屬促陪審團裁定死於不幸

社會 15:30 2020/01/16

分享:

死者次女邱寶琴(左一)在死因庭陳詞,呼籲陪審團裁定其亡父死於不幸,聆訊結束後,與其他旁聽的家屬拿著死者遺照步出法庭。(經濟日報記者攝)

患有哮喘及慢性氣管阻塞病的74歲老翁,因氣喘而到屯門醫院治理後亡,死因研訊今(16日)續,證人已作供完畢,死者次女作出陳詞指,死者接二連三在屯門醫院遇到不幸事件,希望陪審團裁定死者死於不幸。案件明續審。

死者邱名伴(74歲)於2016年5月16日在屯門醫院證實死亡。死者次女邱寶琴今於死因研訊上代表5名家屬作出陳詞指,死者生前是位慈父,非常疼愛妻子及子女。死前家屬得悉,亡父當時情況穩定,醫生更指治療數天後便不須用呼吸機,可轉回深切治療部的普通病房,家人期望可以盡快接他回家,卻於去世當天突然接到通知,指他心跳停頓,雖成功被搶救,但不久便收到死者離世的噩耗,「一夜間救返,一夜間又離開」,家人收到的卻只有通知,當下感到驚訝、難過、委屈,之後多次去信醫管局希望尋求真相,卻失望而回,唯有依賴死因庭結果。

死者次女續指,死者曾經歷一連串令人無法接受的事故,首次事件為死前兩天「甩喉」,醫院未能提供「甩喉」時間及長度,家人相信「甩喉」後一段時間才有護士跟進,惟事後醫院無保留呼吸機的全部數據。第二次事件為醫生用錯藥,促成哮喘惡化,間接致死。第三次則為換喉事件,換喉會再次刺激氣管,應儘量避免,專家證人亦指,肺部有聲未必是氣喉中的小球爆裂,家人對是否有必要換喉提出質疑。

次女又以「撞車」比喻死者不幸的情況,指一個行人被車撞倒,爬起身後卻兩度再遭撞倒,「個行人74歲,死梗啦」,強調死者遭遇的不幸是可以避免的,包括明知有二氧化碳檢測機而沒有用、血壓高已5個小時卻沒有預先準備更好的藥物。家屬認為主診醫生經驗淺,卻對自己有信心,質疑其臨床判斷是否正確,並呼籲陪審團作出公正裁決,指只有真相能安慰家人,希望裁定死者死於不幸。

代表醫院管理局的大律師馮國礎則陳詞指,專家證人對於醫生是否曾插錯喉「有懷疑,無證據」,而即使沒有使用二氧化碳呼吸機,亦不代表有插錯喉,質疑專家證人沒有深入研究事件及數據,呼籲陪審團不要「有目的地接收」證人證供。

記者:林欣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