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星級學者Niall Ferguson 冀港青莫錯手重挫經濟

盼內地維持港自由法治 「勿破壞瑰寶」

特寫 21:45 2020/01/16

分享:

為聽星級歷史學家Niall Ferguson點評天下事,不少人不惜付出高達1.25萬元,出席亞洲協會上周四晚於金鐘酒店的晚餐會。(車耀開攝)

「若我是習近平的顧問,我會建議他小心處理香港。別破壞你這極端瑰寶,也別讓你委任的人毁掉她。」

哈佛星級歷史學者Niall Ferguson上周四匆匆在港演講兩場,細談香港反修例風波,屢提及對此城感情深厚,冀習主席能維持香港法治和自由傳統。

他預測,今後本港有機會踏入「永久示威狀態」,料沒甚大影響,惟希望已對將來失去憧憬的新世代,莫錯手重挫經濟。

7年前,格拉斯哥出生的Ferguson曾由亞洲協會香港主席陳啟宗安排,旅居其眼中「最東端的蘇格蘭城市」數月,短暫任教中文大學。今次再替協會於晚餐會點評天下事,助大家以史為鑑,中大、港大和科大校長等皆有赴會。

Ferguson演講 3大校長取經

兩個月前理大衝突期間,Ferguson於《泰晤士報》撰寫評論道,香港沒有嚴密監控,不像內地「蟻族」般只能默默忍受,反能如電影《蟻哥正傳》的主角Z,為「落空期望」冒險公開反抗。他向香港外國記者會聽眾解釋,從實地觀察交流可知,本港示威的訴求眾多,但學生敢於隨時走上極端,是北京真正的政治難題。

他指出,樓價只是年輕人無數困境中最顯眼者,「這非中國獨有,而是環球現象,即Z世代、廿來歲大學生對前景的挫敗、疏遠感,我覺得那才是癥結。」即使在他任訪問教授的清華大學,部分學生私下也坦言理解港生。

料港或踏入「永久示威狀態」

反修例風波爆發前,Ferguson已意識到本港年輕人比老一輩,跟內地有更大鴻溝,背後的激進思維教他訝異。他猶記得,曾有港生當面提問香港能否全面民主和獨立,從他這外來人看來,那不只無法成功,更是危險,目前依舊沒法看好。

Ferguson連番堅稱不是港事專家,只是從事態發展可知,北京不會派出坦克來毁掉香港這「金鵝」(golden goose),「一個可想像的平衡點是香港地位沒根本改變,而有點像80年代我留學漢堡時的西德激進分子、無政府主義者那般,建立出永久示威狀態。」

80年代初,漢堡有地產商勒令驅逐河畔街道Hafenstrasse的強佔空置單位者,推動重建,激起大型示威,牽涉更多不同議題,至87年才由市長拉攏各方嘗試協商和平解決,95年發展出由佔據者共同擁有的合作社,影響深遠。

港政治須變 暴力無法達標

Ferguson指,60年代末好、80年代也好,皆有激進學生視示威為日常生活,至少88年他返英時,漢堡仍屬西德最富裕城市行列,「有一堆無政府主義者,不會殺死一個金融中心。」

他明言,衷心希望香港局勢能穩定下來,且盼望學生不會如其本地友人所擔憂,錯手毁掉經濟。

示威者跟北京要達成妥協困難重重,惟他說若自己是習近平顧問,將提醒對方蘇共傳統下從未出過任何法治城市,香港是重要資產,須小心處理,也別讓官員下屬搞糟她,「這個城市的政治必須有點轉變(transition),很明顯需要改變,暴力卻絕對無法達成目標。」

「要是把香港放到宏觀框架,你可以看到北京正追求一體化(homogenization)策略,不止對香港,對台灣亦然,那根本不合理。」當時,尚未親眼在台北見證蔡英文以逾800萬票連任的他指,「當下『始料不及後果定律』已然應驗,因北京所做的一切,令台灣跟大陸愈走愈遠。」

珍視華語社會多樣化

當陳啟宗追問要求闡釋何謂「全球有空間容納不止一個中國」,Ferguson強調,習主席應珍視不同華語社會的多樣化,讓香港維持傳統的自由和法治,「我們從香港走到台灣所見的多元,是強項,不是弱點。」

「香港去年所發生種種的重要性在於對台灣的影響,只要習的最終雄心是以某種方式,把台灣收回中華人民共和國,又或收歸同道(bring into the fold),幾可肯定是一個不穩的源頭。」Ferguson如是替亞洲協會的演講總結道。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由編輯修改。

撰文 : 姚沛鏞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