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日記》作者繼姊:青年更應包容

納粹集中營倖存 盼協商和平息紛爭

休閒 15:41 2020/01/17

分享:

Eva Schloss(左)應香港猶太大屠殺及寬容中心邀請來港分享,屢次提及寬恕助她走出陰霾。(亞洲協會圖片)

《安妮日記》教世人瞥見主角Anne Frank躲藏納粹期間,甜苦摻雜的少女心事。猶太人其後怎被接連出賣、集中營非人苦況,她好友兼繼姊、已到耄耋之年的Eva Schloss,日前在港娓娓道出。

我仍記得每個枝節,但已不再那麼痛。

Eva曾因父兄雙亡既沮喪又憤恨,多得Anne倖存的父親Otto Frank,才能釋懷。快重拾自由75年的她,仍難理解種族主義,盼紛爭皆能和談解決,冀各地更重視歷史課,一直身體力行教人不要排他,「若大家不夠小心,(大屠殺)確有可能再現。」

俄羅斯1945年1月27日解救波蘭奧斯辛威最後一批猶太人,聯合國之後把每年1月27日定為「國際猶太人屠殺紀念日」。(路透社資料圖片)

環球猶太人口迄今仍未能返回1939年開戰前的水平。(法新社資料圖片)

時至今天,環球猶太人口仍未能填補到二戰死於非命那600萬人。在最惡貫滿盈的波蘭奧斯辛威集中營,Eva苦撑了近1年,1945年1月27日成為蘇聯紅軍最後救走的數百名倖存者時,最想就是「吃、吃、吃!」除有運找來大衣帽子遮掩,未致因看來太年輕,甫入營直送毒氣室,將滿91歲的她相信,能存活「肯定是夠頑固吧!」

Anne Frank記錄二戰殘酷

Eva從小都是愛好運動的野孩子,11歲初搬到Anne居所對面時,發現友人年輕1個月,反已關注儀表打扮,且對男生有興趣,笑道:「我說有個兄長時,她就答,噢,何時能見他?」即使只在阿姆斯特丹共處兩年,Eva銘記Anne多麼健談討好,總愛坐着梯級講故事,成為友儕焦點,「她12歲時已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教無數後世小孩初識二戰殘酷的日記簿,Otto是從鄰近書店買給女兒,「那是她13歲的生日禮物,她全家幾星期後就要躲藏。」雖然首年只是從心書寫,Eva指Anne後來聽到電台呼籲,冀留下戰時記錄,故孜孜改寫太稚嫩的部分,直到現為Anne Frank House博物館的躲藏點曝光。

Anne留下的日記,已譯成70種語言,中文譯本為《安娜日記》。(法新社資料圖片)

Eva Schloss揭集中營傷痛

Anne一家的告密者沒人能肯定,惟幾同時落網的Eva,清楚知悉自己跟母親是當雙重間諜的護士所害,「她每背叛一人有5荷蘭盾,共200人。」納粹有必死無疑的毒氣營,當Eva抵達尚能勞改的奧斯辛威,反能盼望戰爭結束,

沒心存希望,你根本難以存活。

營房沒被子枕頭,只有床蝨跳蝨,物資匱乏得連自殺亦只能跳向電圍網;想把晚餐麵包碎用後腦勺壓着,留到翌日下午,醒來定已被他人吃掉,「初入營一兩星期尚會照顧他人,但之後你就只是想如何生存。」頭髮全剃掉後,她們夏天會曬傷,冬天會凍壞,Eva還要失掉鞋子,試過被大老鼠吸吃腳趾血,「可嚇人了!」那時,Eva誤以為被帶走的母親Elfriede已斃命,幾失求生意志,很久始知有親友背後默默保護媽媽。

 

Eva表示,奧斯威辛可冷得令死者眼瞼結冰,無法閉上。(法新社資料圖片)

Eva指,營友幾乎每天於戶外早晚各花兩小時來等點名,但時間有時會倍增,因他們必須噤聲,無法解釋有人已死掉。(法新社資料圖片)

Eva母女獲解放後,輾轉於阿姆斯特丹重遇已失掉妻女3人的Otto Frank。Otto靠意外尋回Anne的日記慢慢振作,53年再跟同樣喪偶的Elfriede成婚。Eva憶述,戰時要拼盡力生存,戰後失去父兄反而更抑鬱,也滿是憤怨,猶幸Otto教她,

仇恨只會令你一個人悲慘,對方安然無恙。

和平之始,她本想跟人分享苦況,惟旁人只想盡快前行,根本不願聽,以致她後來再不想講。數十年後,她偶遇某個同學,才驚悉大家同是集中營生還者。

1986年,Eva獲邀出席展覽,主辦單位邀請她到主家席分享,笑謂無法躲到桌下,才首次開腔,「壓下40年的記憶如潮湧出,是難以想像的解脫。」今天站在台上,Eva能言善道,當她自稱四出演講初期全靠丈夫寫稿,還要先吃鎮靜劑,逾400名以中學生為主的聽眾不禁嘖嘖稱奇。

重視歷史課 防大屠殺重現

被問種族歧視界綫如何拿揑時,Eva稱兒時從未見過黑人,倫敦現居大廈卻有近半是外國人,經常分享食物、宗教,年輕人見識更多,理應更為包容,「我不理解何以人要一式一樣,人人混在一起,互常接受,生活遠更有趣吧!」與其以暴易暴,她相信凡事還是先協商和平解決。

Eva理解,世界已經轉變,電腦、科學眼下最吃香,惟歷史科不再重要,她認為跟其他人文藝術科的失勢一樣危險。她執意今後一直教育公眾,前年曾公開支持Justin Bieber,稱年輕的Anne若在世,確很可能是粉絲;更親身跟砌出納粹標誌再行禮的加州中學生會面,事後還要留有餘地,沒有狠批。

她認為,反猶太主義再沒離開過地方層面,但

我們要多討論(大屠殺),教導年輕人它有多可怕。若大家不夠小心,它的確有可能再現。

Eva Schloss去年曾跟擺納粹手勢行禮的加州中學生對談,事後只稱年輕人已上了人生一課,沒有嚴斥。(路透社資料圖片)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姚沛鏞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