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朋友稱讚樣子變得寬容 方健儀:寬容使我更快樂

休閒 14:01 2020/01/20

分享:

一個人的性格往往會因應成長過程而起變化。兒時我極受保護,是一個服從度甚高的沉默小女孩。但當立下決心選定一份具挑戰性的工作,我察覺自己不能再沉默,而是要逼自己有批判思維,性格也隨之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20、30歲的黃金時代,我看很多人都不順眼。當我每分每秒都追趕新聞死綫時,生活節奏快別人幾倍,總覺得身邊人做事慢調斯理,跟不上步伐。從前訓練要短時間下決定,但有人用上半天也未能給予答案,我會給一個反白眼。慢慢地,我只側重別人的劣根性,看每件事也變得很負面,不快的情緒常常縈繞腦中。

但當踏足不惑之年,腦袋突然開竅,或許視野不再停留在某個職業層面,看人看事變得更立體,學習不再二維地放大別人的缺點,哪怕對方的性格九成有缺陷,只有一成優點。舉個簡單例子,在一次訪問中,記者說我經常帶阿媽去旅行,兩母女相處一定很融洽。我坦白地告訴對方,非也,方太與我的關係經歷過不少高低起伏,並不是《真情》中的母慈女孝。

母親因為一次意外而變得暴躁性急,很多時自我中心,任何人阻她去路,必會給她罵個狗血淋頭,還有她的奪命追魂Call。有一段時間我工作壓力巨大,回家再遇上我媽,負面情緒不禁膨脹,曾經多次跟她反面冷戰。

但人大了,她也老了,開始嘗試多欣賞她。我媽雖然心急,但我學習演繹她為富責任感的人,交給她辦的事,例如家中最近缺乏口罩,她知道後九秒九替我購入幾盒。有人欠我東西,我媽會每天上門找那人「追數」,直至那人投降為止。

她也是極守時的人,通常比約會時間早半小時到,然後再罵其他人遲到,其實是她極早到,無形中給身邊人壓力。但我學習演繹她守時為美德的特質,如果不想自己受壓,乾脆約她晚半小時,大家齊齊準時,彼此的關係更佳。

近年朋友們說我的樣子寬容了,我說因為心態慢慢改變了,懂得放大別人的好,人也變得正面。相由心生,原來寬容讓我更快樂。

原文刊於《晴報》,《晴報》facebook

撰文 : 方健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