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波半年變化大獲數十感謝卡 陳沛然未考慮會否再出選議員

社會 07:00 2020/01/30

分享:

陳沛然最想研究醫療政策並結集成書,去年底先以輕鬆小品,分享自己日常工作生活,試試水溫。(陳正怡攝)

反修例風波持續大半年,醫護游走衝突現場義務急救,身兼醫生的立法會議員陳沛然亦不例外,更笑言現已習慣揹上重8公斤的急救大背包出入;又指半年來接獲不少市民送上感謝卡,惟同時亦因變化太大,令他需時考慮是否再參選下屆議員,強調醫生、議員間,仍是會選擇做醫生。

本港去年6月起因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掀起持續大半年的示威,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過去半年一直遊走衝突現場作救援,有時僅為到場觀察,卻被眾人認出要求為某某傷者救治。去年7月沙田反修例遊行後激發新城市廣場「混戰」,陳沛然亦身處其中。

他記得當晚在家安頓好女兒晚飯後,就跟太太交代要到金鐘一趟,探望一直絕食的7旬陳伯;出門後卻又心血來潮想到沙田觀察遊行情況,詎料一步入新城市廣場就跌入包圍網,期間亦被認出要求為受傷在場人士治理,最後卻於沙田現場遇上本來要去探望的陳伯。

因為常遊走衝突現場,陳沛然近日亦習慣揹上大背包,內有不同急救治療裝備,重逾8公斤,有時為踢波更將波鞋、波衫通通塞進背包內。半年以來,陳沛然收得最多的是感謝卡,數十多張感謝卡都是市民寄來,向陳沛然為其發聲致謝,坦言感覺好特別。

陳沛然表示,作為醫生「平時救援工作是一個一個的救,治療好一個病人已可開心2星期」,亦成向前行的動力;相反立法會工作虛無,推動時間好長,政策改變每次都要2年,「滿足感?2年後可能會有。」

2016年10月至今擔任3年多議員,他笑言還是享受做醫生,公院工作縱已轉作兼職,分半個人來處理立法會工作,但所有事都仍是以醫院工作為優先,處理好醫院工作才到立會;不過仍想分析數據研究醫療政策並結集成書,去年底更先以輕鬆小品,分享自己日常工作生活,試試水溫。

議會生涯仍未完,遇上反修例風波,現時又要面對武漢肺炎疫情,陳沛然接受訪問時,本港仍未有首宗確診個案。他認為,觀乎過去菲律賓麻疹疫情爆發,多少入港菲律賓人感染或已否打針全然不知,港府防疫界線被動亦開放,結果最終令本港出現首宗個案。

不過他稱,不論新醫生或中生代醫生已經歷過沙士,當年醫生一個N95口罩持續多日使用,頂多外加一層日日換的外科口罩,現時亦已有隔離病房,硬件、軟件上已與當年大不同,當年沙士都頂得住,坦言不擔心本港情況。

問到半年過後會否再選立法會議員,陳沛然對未完的議會工作或成出選動力,但過去半年變化太大,仍需時考慮才可作決定。

記者:陳正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