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叔‧叔》演同志跟古天樂爭影帝 資深綠葉太保難忘為星爺吞白紙

娛樂 17:22 2020/02/26

分享:

太保今年在金像獎首獲影帝提名。

68歲資深電影演員太保(張嘉年),憑演《叔‧叔》老同志角色,提名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跟古天樂(《犯罪現場》)、郭富城(《麥路人》)爭影帝,更被視作黑馬。

入電影行50年,當了半生配角,太保晚年得運,他沒有特別感到吐氣揚眉,只因看透名利,早擁幸福家庭,太保更感此生無憾。

新晉導演楊曜愷執導《叔‧叔》,靈感源自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江紹祺著作《男男正傳:香港年長男同志口述史》,沒有華衣美服,花俏偶像,《叔‧叔》寫實呈現兩個已婚中年同志大叔的黃昏戀,以及面對社會和家人的心理遏抑。

《叔‧叔》演老同志,要在家庭和真愛之間作抉擇。(劇照)

古天樂郭富城挑戰冧莊影帝 詳情請看:http://bit.ly/38jR7sZ

即使電影沒有肉帛相見,據知單是故事題材,已令不少演員未敢演出。太保坦承初接到邀請,也考慮了大半年。「講老年同志的電影,相信中外都很少,我從影50年,也沒做過此種角色,但並非擔心題材,主要考慮自己是否勝任,跟太太商量了很久,她也支持我去演。」

跟戲中對手袁富華也有幾場親熱戲,太保笑言沒有心理關口:「接吻戲沒有問題,接演了便只會盡力去演,且情慾不是它的重點,電影要講是這對老同志人生中的友情、愛情和親情的選擇。」

《叔‧叔》中的角色阿柏,為了維繫多年的婚姻和家庭,終選擇把內心慾望永遠埋藏。太保指這不難理解,因相信有不少人亦因為現實考慮而放低夢想。「以自己為例,我都會為家人而推掉一些工作,因為工作下次仍會有,但跟家人相處時光更為珍貴。」

太保早前憑《叔‧叔》獲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男演員。(攝影:黃建輝)

隨遇而安不強求名利

太保早在70年代初就入行,由電影場記捱起,後來轉型演員,跟過成龍、洪金寶的班底,因能講台語和國語,近年也拍了不少台灣電影及劇集。

演戲近半世紀,太保形容人生如舞台,子女已長大成人,太保早過了爭名逐利的階段。「行到水窮處,坐看風雲起。我拍了戲50年,從沒做過其他行業,可見也算做得開心,我在這行看過好多人和事,對名利看得好淡,每日開工回家能跟家人一起過,已經好開心好滿足。」

太保80年代是成家班成員,在成龍不少作品如《A計劃》都有演出。

郭鋒伴歐陽佩珊走人生最後一程,詳情請看:http://bit.ly/3aBo3Ps

回想年少氣盛時,太保因少年時愛蒲愛玩,認識了午馬、羅烈等電影人,對方叫他正正經經找份工,便跟隨午馬入邵氏做場記,後來再到成龍、洪金寶的電影當演員。

雖然多在電影中做被捱打的配角,但80年代市道好,太保演出機會不斷。「當年拍最多是動作片,每逢大哥的戲,很多危險場面都要『硬食』,由幾層高樓梯撻下來已好閒事,不過以前電影行並不複雜,日日有工開,不用想太多,其實好開心。」

影迷也記得,太保在周星馳《新精武門》演上門挑釁的角色,最後被星爺迫吞下白紙(這幕其實致敬李小龍《精武門),太保憶述:「跟星仔拍戲是好玩,那場戲要吞紙,當然吞下去全是真紙,演戲也不能計較太多。」

曾跟周星馳合作《新精武門》,被迫吞紙,太保憶述:「吞下的的紙全是真的。」

大約40歲時,太保認識了現在的台灣太太,亦因曾拍過侯孝賢《悲情城市》,有不少台灣製作邀演出,太保婚後移居台灣,適逢香港電影工業漸不復80年代光景,太保的工作重心也漸放在台灣。

現在回看,太保深感人生際遇難測,亦不能強求。「我從來心態都是隨遇而安,有些資深演員,常感待遇不行而失落,但人比人比死人,你自覺演得好,也要看是否有人提拔,觀眾又欣賞,機遇未到,也只能接受現實,要學懂放開,才能不留遺憾。」

金槍人原是大藝術家 黃錦江最難忘星爺,詳情請看:http://bit.ly/2HWEaKo

入行半世紀,太保稱事業不留遺憾。(攝影:黃建輝)

總結演戲半世紀,太保形容有血有汗有淚,但沒有半點遺憾。「我一生算順境,可能自己要求不高,平平穩穩,有兒有女,偶而有獎項認同,已經很有推動力,老天已對我太好!」

袁富華、太保及《叔‧叔》團隊早前赴柏林影展。(圖片:Golden Scene)

記者:陳家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