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升學】捱夜溫習日睡4小時DSE獲35分 男拔生棄港大「神科」赴美國讀創科

親子 17:28 2020/03/06

分享:

男拔生棄港大計量金融,赴美讀創科。

當你在公開試考到佳績,所有科都能任君選擇時,有多少人能堅持按自己興趣去選科?港生馬洺鈺(John)3年前在DSE考獲35分,獲香港大學「神科」計量金融課程錄取,父母亦盼他可到英國劍橋牛津等名校升學,但他都不感興趣,憑著努力和決心,成功說服父母讓他到美國升學,向創新科技界發展。

名校出身的John,在喇沙小學畢業後,中學升讀拔萃男書院,然而名校競爭風氣令他感到大壓力,成績好被人妒忌,成績差又被人取笑,甚至被同學排擠,中四時他已萌生到外國升學的念頭。

John刻苦完成DSE和SAT考試,終說服父母讓他到美國升學。(受訪者提供)

日睡4小時捱夜溫習

對創科設計有興趣的John心儀美國大學,他亦認為美國學制較有彈性,可有更多空間思考未來路向。然而,這想法一度遭父母反對,皆因父母畢業於英國名氣學府,想兒子亦跟隨他們的腳步赴英升學。

父母最初以為讀設計是搞藝術,擔心我將來難找生計,所以反對。

為了得到父母認同,John更發奮學習,每天課後除了參加劍擊訓練等課外活動,還要全科補習,回家後繼續溫習,搜集美國升學資料,同時要操練美國SAT考試和美國大學先修課程(AP)等。中五時因經常捱夜溫習,每天只睡4小時,長期睡眠不足和巨大壓力,導致出現嚴重飛蚊症,直至DSE考試後才痊癒。

John認為美國的學制較具彈性。(受訪者提供)

美國學制具彈性

父母見到John如此努力,漸漸認同他,終答允讓他到美國升學。John在DSE考獲35分佳績,並在SAT考獲1,530分(滿分1,600分),他放棄了香港大學計量金融課程學位,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修讀認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4年制課程,包括電腦科學、用戶體驗(UX)等。

刻苦讀書多年,John坦言,來到美國校園才真正享受學習,大學容許學生在第3年才選定主修科目,他首兩年都可以彈性選讀有興趣的科目,學習有關應用程式、網頁設計、編程等知識。

香港是互相競爭,但美國大學生很隨和,大家會彼此支持和欣賞。

John現為大學三年級生,由於他在中學時自修應考了12科AP課程,加上過去3年的學分,目前已有足夠學分畢業。不過,他決定再完成兩個副修科,預計於大四第一學期後畢業。

John曾到不同機構做實習工作。(受訪者提供)

畢業後盼到矽谷工作

打算投身創新科技界的John,已決定畢業後留美發展,因此過去兩年John都有到不同公司做實習。美國容許留學生在當地做實習工作,在學期間只須申請「CPT簽證」(Curricular Practical Training),就可以完成專業相關的實習或兼職工作。

不過,美國的創新科技行業競爭大,較有名氣的如Snapchat、Uber等,700人應徵最後只錄取3至4人,要獲得工作機會可謂「過五關斬六將」。

John笑言,他去年暑期寄了逾100封求職信,最終只有數間有回音,他最後經過4輪面試才獲聘於一間專門發展虛擬實境(VR)和擴增實境(AR)的初創公司實習。

我以為自己很勤力,後來才知很多人都寄100、200封信,個個都很拼命。

今年他亦花了兩個半月,經過數輪面試,在400多名應徵者中脫穎而出,成為Snapchat唯一聘用的AR實習設計師。雖名為實習,但John的月薪高達8000多美元(約6萬港元),另有每月2500美元(約1.9萬港元)房屋津貼,還可使用免費的健身室和游泳池。

當然,他亦要付出與工資相稱的努力,例如須獨力進行設計,並在開會時作匯報,對他而言是一大挑戰,但亦累積經驗有利將來發展。John亦希望畢業後,能到矽谷的科技巨擎工作,繼續展開他的創科之路。

記者:林愛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