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心抗疫】沙士時於瑪嘉烈醫院抗疫 退休護士服務癌末病人:從來沒有後悔當護士

健康 17:42 2020/03/13

分享:

曾參與沙士抗疫的退休護士Pamela表示,一畢業就已下定決心做護士,別無他想,今天說起來,她仍然對這份工作充滿熱誠。

《On Call 36 小時》在新冠肺炎肆虐時重播,令市民對默默耕耘的醫護人員更加致敬。已退休的護士Pamela,眼見前段時間醫護罷工,沒有遲疑,立即願意回醫院幫手。

我從來無後悔做護士,甚麼行業也有危險,倒垃圾的阿姐咪仲危險。

Pamela記得當年沙士時,她工作的瑪嘉烈醫院轉了做接收沙士病人的醫院,她負責分配同事的工作。

要平衡同事的心理,最重要不要害怕,盡量關心他們,解釋清楚為何有這樣的安排。因為大家同坐一條船,就好像打仗咁,如果前線有人倒下,就需要後勤補充。

當年能夠戰勝沙士,Pamela覺得是心態的緣故。雖然有人倒下,但大家沒有退縮,同心去做,一定可以戰勝病毒。(湯炳強攝)

那時候,醫院就好像一個死城,她記得有一晚放工時,搭小巴離開醫院,望見窗外,醫院兩位高層拿著湯水去探染病的同事,那一刻她很感動。「當年我自己一個人住,妹妹煲了湯叫我去飲,我也不敢,只是搭的士到她家街口,也不落車,在窗口交收。」Pamela還記得付錢給的士司機,他只叫她放在車上就成了,完全不想和她有任何接觸。

問她再回醫院工作,擔心被感染嗎?「無想過被感染,在街也可能被感染啦!而且沙士後,防感染的指引一路提升,經常要溫習審查,不會太擔心。」Pamela一畢業就已下定決心做護士,別無他想,今天說起來,她仍然對這份工作充滿熱誠。

她自告奮勇「上戰場」,但因為申請兼職也搞了一星期,後來醫護人員已停止罷工,加上醫院許多非緊急服務暫停,所以她只是返了幾天工作,就不用再幫忙了。

在瑪嘉烈醫院退休,同事又送花又買蛋糕。(圖片被訪者提供)

退休第二人生找到活著意義

當年(2013年)Pamela提早退休,原因是丈夫患上肺癌,Pamela不禁問:「為何這事會發生在我身上?對我有甚麼意義?」她見證丈夫與癌症辛苦搏鬥那8個月,因此如果找不到意義的話,這辛苦就不值得了。

為了希望丈夫能早日痊癒,Pamela做盡一切,包括氣功、放生、祈禱,但最終丈夫都救不活了,但丈夫對癌症病人辛苦抗癌十分尊敬,於是Pamela遵照他的遺願,捐錢給香港大學治療癌症的研究。

我們無兒無女,先生過身後我覺得很孤單,甚至有不想活的念頭。我會經常問:為何我還在?為何我仍活著?

跳舞是Pamela與丈夫生前的共同愛好。(圖片被訪者提供)

無心插柳下,朋友問Pamela,香港防癌會有個護理部主管的職位,問她有沒有興趣。她聽說是全職工作,本不想負擔重任,但參觀過癌症康復中心後,她就改變主意,想透過自己的經歷,並且帶領護理人員,紓緩晚期病人的痛苦。

或許是天主安排也說不定,要自己找出生存的意義,要作癌症病人的同路人,分享自己的經歷。

Pamela每天也要見癌症病人及其家屬,交談之中很有共鳴,從中令到她釋懷。

他們會很奇怪,為甚麼護士可以那麼明白他們的心境。我會用我的經驗去安慰他們,希望實踐我們的理念,讓末期病人安詳離世。

一件小事令病者走得無憾

Pamela想起在防癌會遇見的兩個難忘個案。「有一位女士大概50歲左右,瘦到不得了,已經時日無多。她給我看去年到加拿大參加婚禮的相片,當時打扮得很靚。她說:『你是否可以相信,去年是這樣子,今年變成這樣,我是否不懂珍惜?』我說你當時已很珍惜,只是開心日子永遠覺得不夠而已。」Pamela說每次入這病人房間,與她談話,她都很開心,因為有護士可以這樣和她閒話家常,感覺很溫暖。

其實如果能帶到病人一分鐘的安心,對病人來說已經很珍貴。

另一個案是一位患胃癌的公司高層,Pamela形容他很奄尖,很多投訴,牆壁有痕也覺得是問題。「他其實已經不太吃到東西,吃甚麼嘔甚麼,但我仍然問他想吃甚麼?他說想吃雪糕,於是我買了4款不同口味的雪糕給他,他很開心。」

有一天,這名男病人自知時日無多,對於初來時經常投訴,也心有歉意。「他對我說:『陳姑娘,你知道嗎?我最難忘及最開心的事,就是食到那啖雪糕。』原來我們不需要做甚麼偉大的事情,只是很小的事也可以令人走得無憾。」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