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屏風樓促成擾流效應 背風頂層要留意

社會 20:32 2020/03/16

分享:

大埔富亨邨亨泰樓出現3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

大埔富亨邨亨泰樓出現3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港大微生物學權威袁國勇不排除是下層單位的病毒,經糞渠透過「擾流效應」捲入頂樓單位。有工程師指出,其實擾流效應是常見現象,而香港屏風樓眾多,亦是促進擾流效應的原因。

工程師學會高級副會長源柏樑研究當日風向和各項參數後推測,如病毒經擾流效應傳播,可能付合多種巧合情況和條件。

源柏樑參考天文台數據和大埔區全年風向後指,涉事單位面向西,而大埔區當日吹東風。所以當氣流吹向亨泰樓時,涉事單位並不會正面被氣流吹到,而是位於下風的「負氣壓區」,亦即「背風位」。

當風力夠大時,氣流會將設計高出天面的排氣管出口所排出的污染物吹走消散,但當風力較弱,污染物或會陷入負氣壓區,並牽引往向下流動。

另一個變數是樓宇的闊度,當樓宇越闊,如屏風樓,樓宇頂部的負氣壓區就越會高出天台表面更多,雖然排氣管口已離天台表面有一定高度,但排出的污染物亦會因負氣壓區的擴大而增加了受到擾動並納入負氣壓環流的影響。

最後就是涉事單位當日開了窗,讓污染物「有機可乘」。

(工程師學會高級副會長源柏樑提供。)

源柏樑嘗試以圖表解釋亨泰樓當日的情況。當風吹向建築物正面時,因受到建築物表面的阻擋而在迎風面上產生正壓區,氣流在向上偏轉的同時繞過建築物頂部、各側面及背面,在風撞擊到大廈頂部邊沿時氣流會分離並帶來擾流區在大廈天面、背風面及兩旁。

發生氣流分離的地方有如飛機翼的翼面,根據伯努利流體力學原理便會產生負氣壓,若有排氣管出口受到擾流及其負氣壓影響及牽引時,所排出污染物便不能如期往上流到層流地區,並自然地消散於大氣中,相反或會影響周遭環境。

更甚者是若建築物面正向風向時是呈現屏風般長形狀,氣流相對不易由大廈兩旁繞過,會令更強氣流往偏上撞擊屋頂邊沿製造更大的擾流區,當排氣口高度有不及時,就會影響排污效果。

據天文台資料顯示,每年的1月至4月大埔區主要吹東風,亨泰樓座向向東的一面尤如一度長屏風一樣吃正東風,而 13 號及14 號單位向西所以是背風面引證出會有較大的擾流現像發生。如果有排出污染物因此不能有效地消散並牽引及進入到附近窗戶未有緊閉的樓層就可能帶來感染,但若要證實一定需要在事發各處環境拿取樣本加以分析確定。

若想減少當面對這些情況時,可緊閉窗戶,需要開動洗手間抽氣扇時,不要完全關上洗手間的門,盡可能留有些罅隙,好讓抽氣由屋內流入,而不會由洗手間窗外引入,同時屋內面向其他方向的窗要開啟。

(工程師學會高級副會長源柏樑提供。)

記者:陳梓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