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廿九】劇照師曾被老闆罵作品是垃圾 李詩卉從錯誤中成長:不論多辛苦定捱下去

娛樂 13:33 2020/03/19

分享:

劇照師Salad憶述初入行時曾做錯過的一件事。

ViuTV劇《二月廿九》在上周播出大結局,卻仍為網民討論。《二月廿九》除了吳海昕、徐天佑和劉俊謙等幕前演員獲讚外,導演羅嘉駿、編審黃智揚、劇照師李詩卉(Salad)等一眾幕後功臣也勞苦功高。

不少觀眾大讚劇照師李詩卉的作品唯美,她接受TOPick訪問時分享拍攝點滴。

《二月廿九》的劇照為Salad近期面世的作品。(梁樂欣 攝)

劇照師工作

劇照攝影師Salad指:「劇照師是一個負責拍照的人,拍攝出電影或劇集的氣氛,也會拍攝演員的戲、表情,美術、場景等,一般開工時通常都同時在Roll機,有時很喜歡某個場景或位置,也會跟演員傾談能否擺給我拍照,但這種情況不多,通常都很少會有時間讓你之後再拍。」

作為劇照師,Salad會著重自己上班時的衣著,「大家都會穿T-shirt、長褲,不會穿著短裙。一般會穿著深色服裝,方便自己工作,不然便會被玻璃反射到自己,那便沒位置站。」

吳海昕重新振作赴紐約進修:學懂不要畏縮,詳情請睇:http://bit.ly/38OgH8S

每次開工時,Salad都需要避開鏡頭並找一個最佳位置拍攝劇照。(Sharon Salad提供)

參與《二月廿九》劇照拍攝

Salad最近為ViuTV愛情穿越劇《二月廿九》擔任劇照師,「劇集的海報並非劇照,而是刻意於開戲前去拍攝,且為日系簡約風格。」

由於劇集拍攝時間緊逼,Salad指即使讓她飛往日本也不夠時間拍攝,3位主角在一起的時間很短暫。

Salad指差點拍不到徐天佑及吳海昕在北海道的合照。(Sharon Salad提供)

當時的她叫劇組停下給少時間給她拍攝吳海昕和徐天佑的合照,「我說我今天一定要拍到天佑,不然他明天便會離開,那我飛過來是沒有意義的。」她又謂:「本來想拍攝雪景,可惜那一晚已融雪,最後拍了電車景,其實拍攝時間連10分鐘也沒有。」

至於吳海昕和劉俊謙的合照,Salad回想:「那天突然下很多雪,大到控制不到,連眼和鼻也有雪,需要在後期時執走少許雪,天氣是很難預計。」

Salad需要將照片上多餘的雪除掉。(Sharon Salad提供)

《桃姐》劇照為首部作品

大學時期,Salad遠赴英國修讀時裝攝影,並於大二的暑假經著名劇照師木星介紹下,接了首次的劇照師工作。她說:「突然有機會接了《桃姐》這部戲,我覺得機會難得,如果待大學畢業後未必會是這部戲。」

「巴西龜」岑珈其入行12年:成功與否都是經歷,詳情請睇:http://bit.ly/38PoumW

Salad的家人曾擔心她未能應付學業,不過她向家人大派定心丸,「我跟他們解釋將會遙距交大學功課,然後便簽約工作。」完成首套作品後,Salad也有意繼續向劇照師之路進法,「電影很有新鮮感,可以帶給我一個不存在的世界,現實中不會看見的場景、服裝。」

《桃姐》劇照為Salad入行後的首部作品。(Sharon Salad提供)

影壇新丁不懂人情世故

回想初入行之時,Salad坦言:「以前不懂得人情世故,可能為了自己想拍一張照片而曾經被收音師責罵,也試過被人罵我入了鏡。」她續指:「以前會害怕出錯,怕影響到別人,但其實我不過是在工作。要懂得去看情況,有時會很想去拍,但因為有機會『穿』(上鏡),也是要搏的。」

她漸漸習慣了劇照師的工作,「需要衡量劇組是否很趕以及那場戲能否拍很多Take,有時演員情緒到位,可能就只有那一Take。如果我出錯的話,就會影響整件事。」

Salad曾拍攝《拆彈專家》劇照。(Sharon Salad提供)

犯過最錯的事

約8年前,仍為影壇新丁的Salad後悔曾犯錯過一件事,至今依然刻骨銘心。她憶述:「以前有套戲因打風以致遲了一星期才開拍,所以整個劇組其後都很Chur,那時的我有很多事都不懂,常被人欺負。」

Salad當時每天工作16至17小時,且需要到很遠的地方拍攝,「回家洗澡後又要出門。當時被要求每隔數天交一次照片,但我根本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又怎能好好處理那些照片。」

熱愛攝影的Salad視劇照師為終身職業。(梁樂欣 攝)

她最記得被老闆罵:「你拍的全都是垃圾!這些照片是不該讓我看見!」最終,Salad決定即日辭職:「當時的我很害怕,加上那兩星期工作得不愉快,又不停地被人罵,我便跟電影製片說我不做了。」

她認為自己那時太「細路女」,「當天說不做就真的不做了,他們叫我給數天時間去找其他人代替我,但我沒有。」Salad的朋友捱義氣完成那數天的工作,然後電影公司再另找別人。

她回想那次的遭遇:「我不認同全都是垃圾,我不過是交了一些不應該交的相。原來拍不到美麗的角度不要緊,不如直接不用交相,卻不應甚麼也交出去。」

Salad指無論如何現在的自己都一定會捱下去。(梁樂欣 攝)

經一事,長一智。

Salad如今看回這件事覺得自己處理得很差,「如果能穿越過去,我一定不會離開劇組,我會令所有人都覺得我拍的照片都是很美,令對方認同自己。當時的我卻不懂得如何去面對這些問題,現時的我則不論有多辛苦,都定必堅持捱下去。」

《29+1》劇照為Salad的代表作之一。(Sharon Salad提供)

自此以後,那間電影公司沒有再找過Salad,她認為:「是一次成長。我這樣做也會有影響自己與那公司的關係,可能我本來能接很多想參與的電影。如果我能過到這一關,我便能再成長。」

《二月廿九》辰叔Yeesa催淚父女情,詳情請睇:http://bit.ly/2W9iFOB

堅持捱下去

現年31歲的Salad入行9年,她參與過電影《桃姐》、《29+1》、《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拆彈專家》、ViuTV劇集《二月廿九》等,用鏡頭紀錄低一幕幕珍貴的情境。

她坦言:「如果不喜歡電影行業是很難做下去,因為這行會令你缺少休息時間,而且沒有時間外出見朋友,完全是與世隔絕。我不過是工作了9年,很多人已工作了數十年。」

場地:One Little Room
記者:梁樂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