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不停學】蕭明中學撲防疫包贈DSE學生 修女校長勸勉:毋懼起跌堅持到底

親子 10:56 2020/03/25

分享:

郭修女說,她曾兩次發電郵給DSE學生,因為停課後,學生考完DSE已不需要再回校上堂,特別記掛她們。

2019-20年對於學生、老師、校長都是一大挑戰,經歷數過月的反修例風波,然後在毫無預警下出現新冠肺炎,停課、DSE考試一再延期,上至老師,下至學生,都要面對非一般的挑戰。天主教母佑會蕭明中學校長的郭明英修女相信:

人生過程難免會有起起跌跌,只要堅持到底,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就可以成為更成熟、更有尊嚴、更願意回饋社會的人。

郭修女認為,在中學階段,學生要學識如何做一個成年人,在日常生活中,學識做正確的選擇。(黃建輝攝)

關心社會好過不聞不問

這位修女校長最為人熟悉,是去年社會運動時,與一眾校長去理工大學接學生出來,因為身穿修女服,特別突出。

我很欣慰學生關心社會,不是不聞不問,有自己say,用自己的方法表達自己的訴求,當然方法選擇是有錯誤的時候。

但學校始終是學校,上課學習的地方,因此郭修女希望同學在學校不要叫口號。「第一次叫口號,真的有學生會驚,我希望大家能彼此尊重。」

這位校長曾經去過法庭為舊生求情保釋、曾經有學生被捕在警署坐了4小時,她只希望如果學生真的有意見想表達,始終在學校比走上街安全。「通常社會有事發生,她們回到學校就想表達。」郭修女覺得,無論是社會運動,還是疫情,生命中總有一些未能預計的事情存在,因此祈禱為甚麼那麼重要,就是求一份智慧去面對。

用祈禱支持DSE學生

學校操場附近放了一個加油板,貼了校長及老師給將要考DSE學生的鼓勵說話。「You are not alone.」「齊上齊學齊入大學。」「你是你本身的傳奇,憑著你志氣會成大器。」「困境是你錯誤想法的結束,也是你選擇正確做法的開始,走出人生困境就會迎來人生佳境。」而郭修女引用的是聖經其中一個章節:「我賴加強我力量的那位,能應付一切。」(斐4:13)

在加油板上,郭修女給中六同學這句聖經金句。(黃建輝攝)

郭修女說,她曾兩次發電郵給DSE學生,因為停課後,學生考完DSE已不需要再回校上堂,特別記掛她們。

因為這一年她們要面對社會運動,又要面對疫情,又要面對一試定生死,我會用每一日的祈禱去支持他們,祈求她們擁有智慧,做好每一天的選擇。

以往,考DSE的學生會在最後一天(原本今年是2月14日)回校舉行成人禮,因為她們畢業剛好18歲,已是成人了。郭修女說:

在中學階段,她們要學識如何做一個成年人,在日常生活中,學識做正確的選擇。因為離開中學後,她們就要為自己講的每一句說話,做的每一個選擇負責任。

在成人禮上,校監、校長、老師都會給她們覆手,為她們送上祝福;又會給她們一枝蠟燭,希望她們成為世界的光,將「蕭明人」的特質帶到社會去。而她們自己也早已寫下承諾卡,許諾會努力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我們在學校35周年時,定了17項『蕭明人』的特質,她們也很自豪自己是『蕭明人』。」如體諒、感恩、樂於分享等特質,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達到,但郭修女覺得當中最重要的是尊嚴、成熟、承擔及聖德。「就好像聖德,其實在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就已經是聖德了。」

這是給考DSE同學的防疫包,除了考試局提供的口罩,學校也加碼至15個,足夠學生去考試。還有搓手液、加友卡、維他命C糖等。(黃建輝攝)

實驗室技術員自製搓手液

早前大家周圍撲防疫用品,為了學生、老師,郭修女也為這些物品費煞思量。「有一個地步,好貴的口罩我們都買,因為最初考試局是要我們自己負責學生的口罩。」郭修女說,她一早已買到足夠的口罩給中六生,總共有115人,能夠這樣迅速是因為有僱傭中心來叩門。「他們問是否需要口罩,可以幫我們訂,由印尼運過來。」

她又打算每位老師如果上學後,每人派10個口罩。至於學生會否每人派5個,就正盤算當中,因為全校有726名學生,減去中六學生,每人派5個也不少。

郭修女不單關心學生有沒有口罩,連清潔工也關顧到。「當我們有足夠的口罩時,我們每兩周見到垃圾車經過,都會派10個口罩給他們,他們一見到校工行出來就很開心。」

至於搓手液,學校也有為考生去張羅。「那時候,每人只可以買3枝,感恩我9個同事每人走3間店去排隊,總共買了50枝回來。」後來實驗室技術員也自製了兩大桶搓手液,因此如果復課的話,每一間課室有一枝搓手液是絕對沒問題。

不過,郭修女對復課是有點擔心。「就算是中學生,她們可以4個人一同吃一杯雪糕,因為學生沒有經歷過沙士。而且就算返半日,也不能不准她們食嘢飲水,也有除口罩的機會,而且坐得近,也有感染的風險。」4月20日復課無望,郭修女暫時可以放下心頭大石。

成人禮上,修女及老師都會為學生覆手,送上祝福。(圖片被訪者提供)

堅持上堂做功課承擔責任

停課兩個多月,郭修女可以monitor老師,但就無法監控學生。郭修女形容有部分學生「潛水」了,在網上無上堂、無交功課,雖然不多,但她擔心她們無可避免要留班,所以老師以至校長也要出動尋找她們。

其實代入十幾歲的學生心態,煲劇、打機,打到兩三點,然後瞓到黃朝百晏是好正常,當然我不鼓勵,也不代表我的學生是這樣,只是我們還未找出原因,為何她們無在Google Classroom出現。

郭修女提到「蕭明人」其中一個特質是承擔,她很喜歡引用聖人瑪沙利羅的一句名言:「在適當的時間、地點,只為愛天主做適當的工作。」

就算沒有信仰,這個時候也要學到堅持上堂、堅持做功課,這是commitment、maturity一部分,不會任性亂用自己的時間,遵守學校上堂時間表進行自己的學習,這樣才不會浪費這幾個月。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