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廿九】「巴西龜」曾長期做散工靠哥哥代付家用 岑珈其全力追演藝夢:感謝家人容我不孝

娛樂 16:48 2020/03/25

分享:

經常飾演學生的岑珈其笑言自己是超齡學生。

ViuTV熱播劇《二月廿九》剛剛播畢,飾演巴西龜的岑珈其(Kaki)認為即使能回到過去都不會更改歷史,皆因成功與否亦為其成長一部分。入行12年的「萬年學生」岑珈其愛演戲,他感激家人及女友給予鼓勵,讓他可以全力追演員夢。

岑珈其於《二月廿九》飾演巴西龜一角。(岑珈其IG圖片)

劇照師李詩卉曾被老闆罵作品是垃圾,詳情請睇:https://bit.ly/3duXr3N

岑珈其屢獲演學生角色

入行至今,現年29歲的岑珈其(Kaki)仍經常飾演學生角色,因此被外界封為「萬年學生」。

Kaki表示:「當初其實很擔心會否被定型,永遠只能演學生。不過也要多謝這個條件,我沒有童顏但可能因為長得比較矮,感覺有如還沒長大的小朋友。」

他又謂:「正因此令我有很多不同的學生角色演出,不論是年代、成長背景或性格都截然不同,每個角色其實都是一次挑戰。我會給自己一個目標,縱使我演不同學生,都會給予大家不同的感覺。」

岑珈其於《教束》演「不老騎士」會長麥浩賢。(岑珈其IG圖片)

「巴西龜」岑珈其入行12年:成功與否都是經歷,詳情請睇:http://bit.ly/38PoumW

Kaki不怕冷語嘲笑

成為公眾人物難免需要面對外界的評論,岑珈其坦言:「已經習慣被取笑其貌不揚或很矮,甚至被指演技不好,但有評論都是好的,我會樂於接受並讓自己去改善。」

回想入行次初,16歲的Kaki在球場上遇到麥曦茵導演,「她是我的恩師、伯樂,她執我回來當其首部電影《烈日當空》的演員,拍畢後以為自己成功入行當演員,但其實我不過是拍了一部電影。」

好爸爸張松枝:與小朋友同步,詳情請睇:http://bit.ly/2W9iFOB

岑珈其感激伯樂麥曦茵(左三)帶他踏上大銀幕。(麥曦茵IG圖片)

吳海昕重新振作赴紐約進修:學懂不要畏縮,詳情請睇:http://bit.ly/38OgH8S

Kaki演戲有滿足感

初次踏足銀幕令Kaki獲得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惟當時的岑家只有岑媽媽支持他。他感慨指:「媽媽想我賺錢回來,不是為了給她家用,而是自己維生用,所以便做了不同的散工。」

岑珈其做過最長的散工是為麥曦茵媽媽的婚禮公司擔任剪接師,「她的媽媽很支持我,只要有戲拍便可以請假,然後回來做剪接,做了近兩年。」

正式入行前,Kaki做過很多不同的散工,「那時很想當演員卻當不了,邊打工邊當演員,當過Sales、跟車、司機、地盤、飲食、雲石打磨、地產、保險、婚禮剪接等。」

岑珈其慶幸曾做過很多不同的兼職,「變相能學到很多不同事物,感覺上獲得了很多不同的人生閱歷。」

家人的支持為岑珈其注入了強心針。(岑珈其IG圖片)

岑珈其感激哥哥照顧

他入行前的最後一份工是跟大哥一起從事地產業:「離職之時曾擔心沒法給父母家用,細哥看見我認真的樣子,並主動說『你份家用我幫你畀埋』。很感激他給予我很大的鼓勵,所以便決定要全力追演員夢。」

岑家上上下下都被Kaki的幹勁打動,齊心支持他成為全職演員:「很感謝他們容許我這麼不孝,不給予家用,讓我放心去追夢。」

向來孝順的岑珈其經常陪伴家人。(岑珈其IG圖片)

體驗過各種職業,Kaki最愛的終究是演員,「很老套,真的是因為愛,愛這個職業,也很感謝家人的支持。坦白說,入行至今其實都賺不到錢,但我真的喜歡這個職業。」

岑珈其續指:「返過一些很舒服的工,也返過一些賺錢較多的工,但我從這些工作中找不到我真正想要的。成為演員後,即使我收到早上6時的通告,我仍會很願意起床,很期待到現場拍戲,就是因為愛這份工所以不會問何時收工,也不會覺得賺得很少。」

縱然做過其他賺更多或更舒適的工作,但通通都不是岑珈其想要的。(陳智良 攝)

岑珈其享媽媽愛心餐

演員的工作量及收入不穩定,慳家的Kaki笑言:「幸好我沒有那些高消費喜好,不煙不酒,沒太多機會用錢。」他很少去置裝:「感謝品牌贊助,如有贊助便會用它們。有時拍戲後,有些合適的服裝都會送給我,變相不用去買。」

Kaki又指自己最需要用錢之處就是食,幸福的他有媽媽的愛心餐:「盡量在家中用餐,媽媽會煮給我們吃。即使外出用餐也不會選擇很貴的地方,不是說對食物沒有要求,但不一定要吃得很貴。」

岑珈其與女友拍拖近5年,慳仔配慳妹很相襯。(岑珈其IG圖片)

與女友生活甜蜜

岑珈其有位拍拖近5年、任職文員的圈外女友,兩小口偶爾會於社交平台放閃,十分甜蜜。

Kaki大讚女友很好:「我不是賺到很多錢,但她從沒介意我賺不到錢,不怕與我一起會沒將來。她不化妝,有得著(衣服)就夠,很撲素,與女友拍拖不需要花很多錢。」

岑珈其獲女友支持追演藝夢。(岑珈其IG圖片)

女友很支持Kaki拍戲,他說:「她最在意是我有多用心去做一件事,她看過我的作品後也會給予意見提點我。當看見我很累時,她會製作食物給我吃、照顧我。有時拍得灰心,覺得自己演得不好,她也會鼓勵我。」

如果世界末日到來,Kaki也不會覺得可惜,「起碼我在做喜歡的工作。雖然我們沒法看見將來,但正因如此,大家更會珍惜當下。」

記者:梁樂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