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求生】TVB廚后三姐食店生意重創晚市0客 掟$10萬私己救急感激伙計自動減薪

休閒 18:12 2020/03/25

分享:

面對今時疫境,她的海鮮酒家亦生意大受影響,但三姐相信天無絕人之路,與一班拚博廿多年的老伙記一同撐過去,共度時艱。

提起三姐,最廣為人知相信是在大台午間節目《流行都市》中教煮餸。原名蕭秀香的她,靠做飯盒起家,早就是位廚后。面對今時疫境,她的海鮮酒家亦生意大受影響,但三姐相信天無絕人之路,與一班拚博廿多年的老伙記一同撐過去,共度時艱。

三師廚藝師承父親,認為家常菜烹調方法要夠自然,別太過雕龍雕鳳。(陳智良攝)

當年沙士時,三姐頂手將軍澳田下灣村的海鮮酒家只有3年,幸好有班熟客支持才撐得過。

沙士是重創,很多人無工開,晚上生意減少,但怎壞也不夠現在的影響嚴重,晚市最差試過零客人,全日只做了650元生意。

在疫情影響下,晚市生意減少,三姐決定暫停周一至同四的晚市。(陳智良攝)

在伙計鼓勵下,她決定暫停周一至周四的晚市。

這班伙計幾乎大部分跟我廿年,他們跟我說晚市沒生意,回來只大家圍著吃個飯的話,反而覺得不好意思,會浪費餐廳資源。他們更自動提出要減薪或放無薪假,甚至叫我別發花紅,希望大家能共渡時艱。

感激伙計支持 同渡疫境

老套點說句:「你對我好,我對你更好」,三姐絕對是抱著這心態去做老闆。沙士時一班伙計未算得上是出身入死的戰友,她已經大力幫忙,吩咐家中有小朋友的伙計拿公司的飯菜回家,能省就省,盡量維持他們的基本生活費。

就算生意有多差,她亦從沒拖糧欠薪,視伙計們如好姊妹及親人,有甚麼要求也好,如她能做到亦會幫手。

有時要借糧或等錢應急,我絕對支持。曾經有伙計借過7、8萬元我也沒托手踭,他們會眼濕濕地感激我,大家感情很好,雙方是百分百信任。

三姐對伙計有情有義,蘭姐打工10年,與她情同姊妹,亦會跟新人說老闆是大好人。(陳智良攝)

但面對這場逆境,三姐亦非常擔心。「人工、燈油火蠟、供樓,這些絕不能拖,其實私己錢已拿出來了,該有10萬元,希望不要撐到整副身家也推出去吧。」

憑勇氣重回飲食界

其實三姐細細個就已入行,「老實說,我10歲左右已經在父親的飯堂幫手,眼見他如此辛苦,做囡的怎能不幫輕一下?」因她在家中排行第3,人人稱她做三姐。

可惜父親在她18歲時離世,她沒能力打理店舖,唯有試試去「闖江湖」,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當年很喜歡揸車,考牌後就膽粗粗應徵做家庭司機,載老闆兩夫婦去飲茶食飯或戥腳陪打麻雀,輸了老闆出,贏了自己袋,OT又有補水。」

三姐曾經做過地產、美容甚至家庭司機,全部以「勇」字當頭,但始終最愛是烹飪。(受訪者提供)

不過她認為做司機不長久,為了生計,又轉行做美容、工廠,甚至地產。徘徊於不同行業之間,反而讓三姐領悟到原來一直最喜歡的始終是「食」,於是她決定要返回飲食界。

她曾幫一間公司的工人做飯盒,堅持全用由欄直接來貨的食材,並摒棄碟頭飯,改用父親拿手的小炒做兩三餸飯,選擇夠多,口碑也愈來愈好。

「味道,我不擔保你百分百喜歡,但吃到的絕對是新鮮。 大家對我很有信心,眼見大家喜歡,我就決定由飯盒開始。」

三姐主持《流行都市》已有兩、三年,與主持們非常稔熟,教煮餸時亦經常與「大王」安德尊互窒,她笑言是真情流露,大王其實心地很好。(網上截圖)

高峰期時日賣過百盒飯,後來在2000年更頂手坑口田下灣村地舖做,日賣飯盒兼做外送,夜就做海鮮小炒,雖然舖頭位置隔涉,依然門庭若市,更為她贏來「飯盒皇后」之稱號。

做飲食是最辛苦,要體力勞動,大汗搭細汗,天氣熱又要開車送貨,但始終是自己喜歡,辛苦就辛苦吧,沒所謂。

縱使現在受疫情影響,食肆關了一間又一間,似乎已成例行公事,但她依然把樂觀態度面對。

現時自己仍捱得住,就先停一停晚市吧,希望行家們生意會好轉,大家同心捱過這場疫市。

來幫襯的不乏明星名人,玻璃鏡上就貼滿了不少合照,如黎小田、朱咪咪及胡楓等。(陳智良攝)

三姐海鮮酒家

地址︰將軍澳田下灣村34號地下
電話:27013136
營業時間:周一至周日11am-10pm
備註:即日起周一至周四晚市暫停至另行通知

記者︰黃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