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骨送行】嘆行內良莠貪方便熱水烚骸骨 執骨師堅守傳統:用心做向先人交待

健康 16:05 2020/05/06

分享:

劉海師傅坦言最讓他介懷的,是有部份行家工作時一些「練精學懶」的做法。

對於外界的奇異目光,甚至看不起的態度,本地執骨師劉海師傅早已習以為常。不過,他未有因此對此而憤憤不平,他在訪問中總不時強調惟有做好自己的專業及本份,才可以改變外人的看法。所以他坦言有時最讓他介懷的,是部份行家工作時一些「練精學懶」的做法,「其實我們都是為先人服務,但為何沒人尊重我們?好多時是因為我們行內都沒做好自己,自然被人當『山狗』」。

劉師傅指,執骨師需要把先人的骸骨以抱膝而坐的姿勢安放在金塔內。(梁偉榮攝)

安置骸骨進金塔如讓先人返回母體

執骨師主要的工作是經過執骨等一連串步驟後,最終把已經曬乾成通透的先人骸骨安置在金塔內,讓金塔長埋黃土,先人從此可入土為安。據劉師傅介紹,把骸骨安置在金塔內的姿勢亦有要求,執骨師需要把先人的骸骨以抱膝而坐的姿勢安放在金塔內,只要把各部位的骸骨放置得當,基本上在輕輕搖晃金塔時,金塔內先人的坐姿亦不會被搖散。他形容這姿勢就如同先人返回母親體內如胎兒般,生死就如一個循環般「緣來緣去」。

談起殯葬業的風光,劉師傅表示80年代時每一年可以有幾萬件遺體落葬,「執骨執到你抖唔到氣」。然而,現在每年僅有大約600件遺體下葬,行業開始式微。但除了大環境的因素外,劉師傅坦言行業式微與不少行家沒做好本份有關,亦讓外界總是以「有色眼鏡」看待這一行業。

叫我們做山佬、執骨佬,甚至山狗,因為你在山頭「搵食」,所以看不起你!

劉師傅指,只要放置適當,金塔內先人的坐姿不會被搖散。(梁偉榮攝)

行家「貪方便」喪失對先人敬意

以執骨的步驟為例,劉師傅表示傳統上執骨師傅必須跪在已經打開的棺木上,再彎下腰逐塊執拾先人的骸骨,跪姿以及彎腰的動作本身帶有對先人的敬意。

然而,由於不斷彎腰的動作對執骨師傅而言其實是體力的負擔,所以他曾目睹不少行家「貪方便」直接走進棺木後,把棺木內所有的先人骸骨抽上地面,最後才再在地面上慢慢收拾,劉師傅批評這做法就如「執垃圾」般,對先人的敬意盪然無存。

此外,執骨過程中不時會出屍骨不化的現象,劉師傅指執骨師這時就要使用不同的竹片,把黏附在骸骨上的肉削走,以及削走骨上的油脂。儘管現在有行家會直接使用刀片,但劉師傅指出,傳統上不用刀片就是因為刀片太鋒利,恐對骸骨造成損害。

當中,以竹片削肉的過並非一兩日可完成,因為骸骨經削肉後還要進行「洗骨」,以沾上清水的鮑魚刷把骸骨刷乾淨,最後再「曬骨」數天,把骸骨曬至通透才可放入金塔。

劉師傅表示,骸骨須曬至通透才可放入金塔。(梁偉榮攝)

劉師傅:錢不是不搵,而是要搵得其所

然而,劉師傅指出有行家會為了方便「削肉」,會在執骨後直接把先人骸骨放進熱水烚,好讓骨肉更容易分離,處理上更節省時間,然而這卻失去了「削肉」的意義。因為在傳統上,「削肉」等如先人代子女去還債、代子女去擋煞,其實這步驟帶有替先人祝福後代的意思。

對於上述部份行家「貪方便」的做法,劉師傅表示如果不是行內人根本不會分辨到,特別是「削肉」的過程根本不會在家屬面前做,因此如要在「削肉」過程中「走精面」,基本上沒人會知道。

他記得,曾經有位行家在為先人下葬時因預先挖掘的土坑尺寸不足夠安置棺木進去,當時他竟唸唸有詞暗罵「生就累人,死就累街坊」。在事後化寶時,現場突然吹起一陣怪風把冥鏹吹起,打向該行家的臉上,他的臉上更因此留下一個牙印,最後他完工下山時甚至不慎摔倒,最終要留醫一個星期。對此,劉師傅強調:

我們所做的工作其實是做給先人看,而不是做給個主家看......為何你在工作時不尊重先人?錢不是不搵,而是要搵得其所,心態好重要!

更多有關劉海師傅的專訪內容,請看:【執骨送行】童年愛躺棺材墓地當遊樂場 執骨師:我注定食呢行飯

更多有關生死教育的內容,請看:

【不被遺忘】孤獨死去遺體無人認領 社工堅持每年帶隊沙嶺公墓獻花

【奇情實錄】遺體修復師半夜家中聞血腥味 揭遺體於殯儀館離奇滲血

【感同身受】目睹5個月大胎兒夭折母親淚崩 五孩之母遺體修復師心痛:孩子太小幾乎沒有骨灰

記者:吳梓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