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前線】《鏗鏘集》直擊東區醫院抗疫日與夜 前線醫生每天僅回家2小時:最享受這段時間【有片】

健康 11:15 2020/03/31

分享:

《鏗鏘集》直擊東區醫院抗疫日與夜,有前線醫生要留宿醫院,每天僅回家2小時。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本港確診個案近日隨著海外輸入個案急增,再次增加醫護人員負擔。《鏗鏘集》自2月起去到東區醫院,了解前線醫護的抗疫日與夜。當中曾經歷沙士的龍國璋醫生,為應對肺炎疫情選擇在醫院留宿,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站在抗疫最前線。

為緊急應對疫情選擇留宿醫院

東區醫院自2月初已接收大量群組確診個案,包括「打邊爐」家族及北角佛堂確診者等。近日海外輸入個案急增,引發新一波本地社區傳播,緊密接觸及懷疑個案同時間湧入,醫護工作量急增,病房爆滿,床位亦不足夠。

東區醫院傳染病科副顧問醫生龍國璋已率領醫護團隊2個多月。為了可以緊急應對疫情,他選擇在醫院留宿,每日早上6點多就會起床工作。他最忙碌的時間是早上,要先了解所有個案的最新情況。之後又要計算病床數目,思考將哪些病人安置一起,若安排錯誤,醫護人員會有麻煩,病人亦很危險。

龍國璋每天早上6時多就會起床工作。(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有不少確診病人為長者,部分受到其他感染,不能活動,身體狀況惡化,有痛風症、長褥瘡等。

有時逼不得已,我們要入負壓病房逐一診治這些個案。較後生的個案就不入(負壓病房),以免浪費保護衣物。

龍醫生:起初覺得是沙士重臨

龍國璋於17年前是初級醫生,曾經歷沙士一役,當時仍在受訓。起初對於新冠肺炎資料不清晰,醫護人員未知病毒是否與沙士相似,又不知道其破壞性及傳染性,令他感到壓力很大,有一陣子早上五、六時就會驚醒,甚至發惡夢夢見同事受感染。

起初我覺得是沙士重臨。我當年亦曾經歷,是一個惡夢。

每天需要監察病人情況之餘,亦要分配病房。(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現時崗位不同了,他的心態亦有很大變化,直言現在要帶領整個團隊,擔心的不再是自己一人。

每天僅回家2小時 與家人分枱吃飯

盡責的龍國璋每天只會離開醫院約1至2個小時,回家吃飯,見見妻子及孩子後,又再回到醫院工作。他感受到太太有壓力,但太太只是默默照顧好家庭。同為東區醫院醫生的太太Florence也表示明白:

至少他能回來,可能一個多小時,小朋友可以見到他,就不會太掛住爸爸。

每天只能享受天倫之樂短短2小時。(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他回家後要先洗澡兩次,亦會在家戴上口罩,起初更不敢與孩子有太多身體接觸,到後來了解傳播途徑後,才敢抱抱他們。為免感染孩子,他與家人要分開吃飯,但他仍表示:

最享受這段時間,這些是最開心的家庭生活。

完整影片:

【抗疫前線】女警拒戴口罩連累兩抽血員隔離 前線抽血員望病人不要自私:會連累社區

【保護愛妻】加入Dirty Team照顧確診患者 仁醫車庫紮營自我隔離︰願為家人無家可歸

【新冠肺炎】瑪麗醫院Dirty Team抗疫無懼 坦白職責所在:「我們不是英雄」

責任編輯:徐穎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