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杯!清酒女流》日本首席釀酒師挑戰男性傳統 清酒女將示範戰勝逆境

娛樂 14:45 2020/04/02

分享:

從對釀酒一竅不通,到成為今田酒造女杜氏,今田美穗的堅持是許多人的學習對象。(圖片安樂影片提供)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這時候最需要的是甚麼?堅持一定會戰勝疫症?就算遇到任何疫境也永不放棄?日本人就最能表現這方面的堅持,許多時候他們都專注於一樣事物,努力將之做到最好,心無旁騖。就像電影《乾杯!清酒女流》裏,今田酒造的女杜氏今田美穗,將差點倒閉的家族生意扭轉過來,憑的就是要挑戰傳統,在清酒界闖出名堂。

清酒界女杜氏:今田美穗

20年前,「富久長」這清酒品牌並不太為人熟悉,但今時今日,因著有了今田美穗這女杜氏(首席釀酒師),富久長成為近年熱捧的清酒。

話說25年前,莫說要做女杜氏,根本酒造就不會容許女性入內,所以今田美穗能夠在男性主導的清酒世界闖出名堂,一點也不容易。

同樣,《乾杯!清酒女流》講在昔日男尊女卑的社會環境下,今田美穗要讀大學,也被家人反對,因為覺得女性不用讀大學,而出乎她意料,當她要求釀酒,家人卻沒有表態,於是對釀酒一竅不通的她,便從本來在東京做文職,嘗試回到她形容為鄉下地方的廣島,為快將倒閉的家族生意進行改革,成為第四代傳人。

釀酒是需要大量體力勞動的工作,有說今田美穗工作起上來,比男人更像男人。(圖片安樂影片提供)

就好像她想嘗試引入有廣島特色的酒米,用了5年時間,重新培植已瀕臨絕種邊緣的「八反草」。這酒米釀造出來的清酒,米香撲鼻,充滿自然氣息,兼有個性。她又研發酵母,釀造專配海鮮貝類的「海風土」白麴純米酒,有著如白葡萄酒般的柑橘清酸。

雖然最初今田美穗只是打算不結婚,自力更新,看看是否可以靠家業——釀酒過活,但經過這多年在酒造浸淫,釀酒已成為她生命中不能缺少的一部分,而亦由於她作了先驅,今天日本的女杜氏也愈來愈多。

今田美穗採用廣島特色酒米釀製的八反草50純米大吟釀。(圖片city’super提供)

最強侍酒師:千葉麻里繪

在《乾杯!清酒女流》電影中,還有另外兩位清酒女流出現,其中一位就是居酒屋店長千葉麻里繪。如果看完電影,相信許多侍酒師都感到汗顏。千葉麻里繪會每天早上回到店舖,在味覺最敏銳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將居酒屋內十多款清酒重新試一篇、做筆記。她形容每天做同一件事,會「聽」到清酒的邀,希望今天便選中。

她又因為太熱愛清酒,自己看書也不夠,希望去酒造學習但被拒。酒造中人為了打發她,要她去貼清酒標籤,她無怨無悔貼足幾年,終於打動了莊主讓她去學習,連他也覺得千葉麻里繪了不起,很有毅力。

她甚至自己研發清酒配方,並請求「南部美人」酒造幫她釀製,當酒造中人收到這封形容為「情書」的配方,也為之讚歎。

千葉麻里繪有幫餐廳即席做wine pairing,在沒有預先品試、在有限的清酒可採用下,選出適合配搭食物的清酒,還要主廚感到滿意,一點也不容易。(圖片安樂影片提供)

愛上清酒的外國女子:Rebekah Wilson-Lye

來自新西蘭釀酒國的Rebekah Wilson-Lye,30歲才第一次在日本品嘗到真正清酒,與她在家鄉喝到的完全不同。於是她拿著日文飲食雜誌,逐隻字查去了解;去酒展要求參觀酒造,日本人以為她是一般的遊客。

但她沒有放棄,去考取專業侍酒師的資格,試盡幾百款清酒。在盲品考試時,竟然能說出是哪一堂試過的清酒,連老師也稱讚Rebekah記憶力及味覺極佳。

在日本打滾10年,今天她已是成功的清酒顧問,並且是International Wine Challenge的清酒部門評審。Rebekah還因為與村上隆稔熟,撮合了他與Next Five合作,推出了限量版清酒,令清酒走上藝術化之路。

Rebekah Wilson-Lye(圖右)現任職中田英壽開設的Japan Craft Sake Company。(圖片安樂影片提供)

《乾杯!清酒女流》上周已上映,因近日戲院關閉,重開時會再次公映。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