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求生】婚宴搞手疫情下生意急挫 急轉型主攻文青產品謀出路

休閒 18:34 2020/04/03

分享:

(由左至右)Simpson、Bosco和Errol 3 人成立場地decoration公司,疫情下面臨最嚴峻的考驗,襯著這段比較休閒的日子著手做branding工作,為未來作準備。(攝影:陳智良)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各行各業都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影響,當中政府一聲令下婚宴人數不可多於20人,令經營婚嫁的行業雪上加霜,主力辦婚宴場地布置的HEY!Wedding & Event Management更是首當其衝,究竟3位80後創辦人如何在新冠肺炎下疫境自強?

面對這一次疫情,3位男生都叫苦連天,他們覺得用「慘」字來形容都已是今天的最低程度,可其現實情況有多嚴峻。

早前在伯大尼教堂為一對新人舉行婚禮,大家還須要向教堂申報健康,印象難忘。(由HEY!Wedding提供)

主力見客洽談工作的Simpson說:

3月本來有15單生意,但最後只剩5單,4月和5月有的延期、有的取消了,在這情況下是可以理解的,於是有不少行家提議以「斬件」形式來做,亦即是證婚和擺酒分開來做,但事實上根本就難做到。

政府一聲令下婚宴人數不可以超過20人,但工作人員最少10人,包括攝影師和化粧師等、而且還未計律師、律師助理等,你叫一對新人還如何邀請親朋戚友?

去年為影星陳山聰製作婚宴場地,用了很多一般婚禮不會用到的霓虹燈。(圖片由HEY!Wedding提供)

另一位負責對外事務的Bosco補充:「整個行業預計今年9成新意都會停頓,連鎖效應下連帶酒樓亦會有不少結業,保守估計要到今年第4季才有點曙光。」

陳山聰的婚禮意念由當時人出發,要型格為主。(圖片由HEY!Wedding提供)

節流開源過難關

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3位立時作出應對「開源節流」。負責創作部分的Errol說:

「節流」方面,首先多謝業主減租,畢竟對每一個行業來說租金是很大的支出。其次是將freelance員工減到最少,例如以前交由freelance去做的set場工作,現在我們會自己落手落腳去做,其實一直以來我們對營運budget方面都很謹慎,這一次我們要讚讚自己。

陳山聰婚禮上的黑色裝置啟發了不少新人喜宴上的設計,及後不少新人都要求做類似的設計。(圖片由HEY!Wedding提供)

那麼又如何「開源」?政府和坊間的防疫基金有幫到你們這些中小企嗎?Bosco說:「政府和坊間去年中已推出一些資助中小企的基金,可惜的是他們都只是集中於有關『科研』和『廣產品到海外』的公司,對我們這些照顧本地市場的公司完全不納入範圍內,但我們都會嘗試申請,最終批不批又是另一回事,最重要的是要去試。」

他強調:「我們年初成立了另一間名為Sensu Creative公司,希望可以接更多有關於商業機構的工作,不是單止做婚宴的布置,適逢現在遇上比較『休閒』的日子,面前要好好做一些有關於branding上的工作。」

2月份自發性在facebook眾籌口罩,兩日多籌得900多個,然後3人往屋村派發,有心人一世好運。(圖片由HEY!Wedding提供)

建立網上平台拉闊公司

Bosco指:「最快4月會開設一個名為Nerd Farm的網上平台,因為我們懂得做3D printing的工作,我們會將婚宴上叫好的擺設,例如花瓶和燭台等,經改良後生產成製成品,再經網上發售。」

此外,我們亦認識不少從事本地創作的朋友,稍後會聯同他們加入網站提供一些富文青味的產品,正所謂自已一個人落力做廣告,都不及一班人齊齊做廣告來得效力宏大。

身為本地公司,他們認為更要留意和關心社會所發生的事情,2月就花了一天時間去屋村派發口罩。(圖片由HEY!Wedding提供)

Simpson補充:

最終的目的都是要將公司的業務性質拉闊,讓大家知道我們是年青而又富創意的一間公司,將Sensu Creative的名字去接觸一些經常做business event的公司,從而取得新的客戶。

沒有因為疫情而停下來,裝備自己,迎接可能更嚴峻的未來,看來就是今天中小企的唯一生存之道。

撰文︰何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