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澳洲】80後邊青移民昆士蘭大堡礁 由酒店雜工到開中式外賣店圓創業夢

休閒消費 13:32 2020/04/21

分享:

80後的游沛倫(Frederick)自言在香港時本是邊青一名,及後移民澳洲開展了新生活。

隨著近年香港時局不穩,近年查詢外國移民人數激增,當中澳洲、台灣、加拿大等地點更為熱門。80後的游沛倫(Frederick) 自言在香港時是邊青一名︰「讀書不成,去澳洲工作假期,結果在這裏落地生根,並在大堡礁的小型飛行公司工作,去年則開了中餐外賣店,生活還算愜意。」他現在居住的艾爾利海灘(Airlie Beach)便充滿陽光,他寄語後生一輩,香港很細,想向外闖一開眼界,要趁年青。

Frederick(左)去年在大堡礁的Airlie Beach以約42萬港元開了中式外賣店,生意還算滿意。

當下有條件移民澳洲的港人,大多是具學歷資產的專業人士,但80後的Frederick不諱言,自己在香港讀到中四就輟學,

算是廢青一名,無心向學後做洗頭剪髮,晚上則蒲夜店玩了幾年。家姐覺得不太對路,建議我到澳洲工作假期,自食其力。

Frederick在香港時做過髮型屋,在澳洲時亦曾以之維生。(被訪者提供相片)

Frederick記得是2011年9月到澳洲的,「自己英文不好,只拿著1,000澳元就來開展新生活,有時只做沒福利的黑工,1小時10澳元,接著是做農場摘生果之類,甚麼都做。與香港生活有家人照顧,是180度的轉變,一切要慢慢適應。」

Frederick初踏足澳洲的酒店業,做house keeping時也是一種磨練。(被訪者提供相片)

大堡礁任飛行公司經理 見盡湛藍水色

後來想多體驗澳洲,Frederick除了努力學英文,還加入酒店業做執房洗廁所等雜務,後來他更去了昆士蘭的漢密爾頓島(Hamilton Island) 工作。

漢密爾頓島是大堡礁區域內最具人氣的觀光小島,既有度假村亦有各式旅遊設施。

我由房務員做起,待英文慢慢進步,繼而轉做不同的工作崗位,從大堂接待做到主管,但當時我還未有移民澳洲計劃。

Frederick在GSL Aviation 任職,與澳洲機師的留影。(相片︰被訪者提供)

真正的轉捩點,是2016年Frederick轉任小型觀光飛行公司GSL Aviation的市場部經理一職,公司位處大堡礁區域內的Airlie Beach,「那時多華人來大堡礁,我則負責接待,安排行程或當翻譯等,也會出席各旅遊展開拓亞洲市場等。搭小型飛機遊覽大堡礁,真的看了無數次。」

Frederick任職大堡礁GSL Aviation 3年多期間,臨空欣賞過無數次這些美景。(被訪者提供相片)

Frederick也帶客人降落過不同的無人沙灘作private tour,水色湛藍,兼寓工作於娛樂……總之大堡礁的出塵勝景,與港式的工作壓逼感,自然是兩個世界。

Frederick任職GSL Aviation 3年多期間,得到公司舉薦,取得了偏遠地區擔保移民簽證(Regional Sponsored Migration Scheme visa),得到工作經驗後,就可申請申請澳洲移民,現時他已入籍澳洲。他說做市場部經理年薪約7萬澳元/約34萬港元,在Airlie Beach這觀光小鎮來說已算不俗。

在大堡礁區域任職,Frederick自然少不了作潛水之樂。( 被訪者提供相片 )

投資42萬港元開外賣店

目前Frederick已辭去飛行公司一職,他說旅遊業已嘗試過,想創業挑戰一下。Frederick於去年6月在Airlie Beach開了間中式外賣店,

香港做生意成本高,Airlie Beach人口只有幾千,我頂這間舖頭才約5萬澳元/約24萬港元,每年的租金為35,000澳幣/約17萬港元,已包含保險費、食牌管理費等,兩項共計約85,000澳元/約42萬港元。這是小生意,至今營業額大概廿多萬澳元,雖未達收支平衡,但發展尚算滿意。

Frederick說中式外賣店的菜色平靚正,也得到不少澳洲街坊支持。(被訪者提供相片)

他表示雖然澳洲也在新冠肺炎的「疫情中」,但中式外賣平靚正,街坊放工都來吃,就算經濟環境差也可支撐下來。

Frederick喜在風光如畫的澳洲小鎮生活,「若搬到大城市如悉尼、墨爾本等地生活,那豈非跟香港差不多?況且小鎮移民相對簡單,不如大城市般競爭大。」

愛好水上活動的Frederick,在大堡礁自然「如魚得水」。(被訪者提供相片)

至於近年港人視澳洲為熱門移民國家,Frederick說若果不熟悉這邊的移民程序,宜委託相關律師或移民中介,評估自身的條件,看哪個方法最適合自己,「雖要收費但相對安全,因若申請一次失敗,會有紀錄在案,之後再申請手續會更複雜。」

Frederick寄語年輕一代,若孤身一人沒有包袱,不妨向外闖,「眼光經驗絕對開拓不少,在澳洲的生活,與香港截然不同,也可走出各種可能性。」

撰文︰馮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