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巿求生】前傳媒人開時裝小店無懼零售寒冬 夫妻檔老闆:我們賣品味探索生存空間

休閒消費 19:02 2020/04/27

分享:

前傳媒人夫妻檔開時裝小店,遇上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日韓封關入貨難,兩人表示,疫境求存更要找到自己的獨特定位。

新冠肺炎疫情在香港看似緩和,但日韓的確診新冠肺炎人數仍然高企,對一些引入以上國家的時裝本土小店而言,封關就等如將她們的貨源斷絕,在銅鑼灣和太子都有著店舖的Gentlewoman,店主Stephen和太太Vienna究竟如何應對對這一個銷售寒冬?

Stephen和太太Vienna一同經營Gentlewoman已經踏入第5年,近年在銅鑼湾很多樓上舖,Stephen說:「近年白沙道開了很多樓上舖是一件好事,證明本地消費者開始注意本地小店。」(攝影:曾耀輝)

腳踏Comme des Garcons Homme Plus X nike球鞋的Stephen,一看就知道是時裝人一名,當年的他任職年青人潮流周刊的副總編輯,他一早洞悉雜誌要步向數碼化,認為並不是久留之地,於是5年前和現在是她太太的Vienna,在太子聯合廣場開設女裝店Gentlewoman。

開業不到兩個月遇上社運,緊接而來是疫情,對本地小店來說關關難過。(攝影:曾耀輝)

去年再下一城,在銅鑼灣開設分店,準備大展拳腳。Stephen說:

自己以前是時裝傳媒,太太做過I.T和Liger時裝店,5年前,覺得是時候出來闖闖,於是四出找尋舖位。當時百利和利時商場一早已死,結果選中人流多如『行花市』的聯合廣場。

來自墨西哥的手籃由當地犯人編織而成。前$498、後$508。(攝影:曾耀煇)

面對疫情,他倆反面更做多點宣傳和推廣,例如收舖後Stephen充當攝影師、Vienna做模特兒,二人「夾手夾腳」將照片上載於社交平台。(攝影:曾耀輝)

Gentlewoman鎖定引入一些來自韓國中性和帶簡約設計的女裝,當時商場內並沒有太多走同類型路線的店舖,所以做出一定的成績,不到1年就可以在同場內換了一個更大的舖位。

一分為二

在銅鑼灣開設樓上舖,店舖面積自然比商場舖大得多,有更多的空間可以和顧客討論穿衣上的配搭問題,而這亦是他倆希望Gentlewoman可以做到的事。

香港女生普遍的心態是將上班和上街的服裝劃分,而我們就希望將兩者混為一談,在店舖提供一些配搭上的建議給女士,這都是以前小店難以做到的。

來自韓國的Yvonne Morgun洋燭,全人手製造,燭芯方面改用木支,不會出現大量煙薰情況。各$368。(攝影:曾耀輝)

不過,去年適逢銅鑼灣開店後兩個月就遇上社會運動,緊接今年初爆發的新冠疫情,Gentlewoman和本地很多小店一樣面對前所未有的困難,最直接的影響當然是韓國封關影響入貨。

其實在社運期間對我們的影響是有,但不算太大,因為早已儲下一班熟客,在遊行期間,她們自會懂得哪一段時間到來購物最是合適,但社運相比於今次疫情的影響,前者實在顯得微不足道。

來自波蘭的護理品牌Yope,產品低敏性,濕疹人士適用。(Body butter $180、沐浴液 $135/攝影:曾耀輝)

獨特性的重要

以前我和太太每個月都會飛往韓國入貨,現在當然去不了,但在疫情影響下,韓國的批發生意都好不了多少。

未有疫情時,平日懶於上載服裝相片於網上的他們,最近變得非常積極,我們可以在網上直接入貨。

唯一不便之處是我們再不能親身用手去感受面料是否適合我們的要求,這方面要憑經驗和向他們多加詢問才能解決。此外,空運費用比往日增加,直接增加了成本。

為了宣傳,他們平均一星期會上載5至10套服裝照片於社交平台。頸鏈$198、ear phone掛飾$228、Happy Nes手繩$148。(圖片由Gentlewoman提供)

但話雖如此,開銅鑼灣分店之初,Stephen一早就希望將這店舖營造出lifestyle氣氛,店內除了發售來自韓國的服裝外,當中更引入了不少來自波蘭、土耳其和荷蘭的生活精品。

產品包括由人手編織的iPhone繩、手造香薰洋燭、得到國際認證的有機棉襪子、甚至身體護理用品都一一網羅,售價每人都可以負擔得來的定價,事實上在疫情下肆虐下,這是行得通的另一個生存契機。對於這個定位,Stephen說:

打從開店的第一天,我都對自己說應該要做自己,要找到一條在自己界別裏獨特的路線,方可以生存,經常減價促銷沒有意思。新店刻意走lifestyle路線,感覺就等如經營一本生活雜誌一樣,目的都是向大家分享lifestyle資訊和產品,讓與顧客在購物之餘有著另一種不同的看法。

地址:銅鑼灣白沙道5號1樓(6557 0053)

記者:何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