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愛兒】3歲兒患腦膜炎兩日病逝 印裔港媽11年未忘愛兒:每年為他慶生

親子 14:48 2020/05/07

分享:

印裔港媽Shalini以愛兒名義創立基金會,幫助弱勢兒童。

「這是我生命中最艱難的一件事,是媽媽的噩夢,沒有一天我覺得自己不失敗。」48歲的印裔港人馬夏邐(Shalini Mahtani),11年前經歷喪子之痛,年僅3歲的兒子因一場毫無預兆的腦膜炎夭折,令她一度大受打擊陷入抑鬱。如今,Shalini雖再育有兩孩,但她從沒有忘記逝去的兒子,更以兒子之名-小彬,成立紀念基金會,幫助有需要的兒童。

Shalini是土生土長的第4代印裔港人,她是家族中首名大學畢業的女性,在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畢業後,投身會計及銀行界。業餘時間她亦擔任義工,幫忙受家暴的女性脫苦,例如協助她們開設銀行戶口、找工作儲錢,建立經濟能力才能帶小孩離開丈夫。

而有見社會對少數族裔及女性成見甚深,她離開了銀行業,成立「社商賢匯」(Community Business)推動企業社會責任,協助女性成為領袖。

小彬生前精靈可愛,Shalini與丈夫都非常疼愛他。(受訪者提供)

3歲兒兩日病逝

在2006年,Shalini誕下大仔小彬,翌年再誕下二女,原本一家四口幸福美滿。惟好景不常,2009年5月某個周五,小彬突然不斷嘔吐,身體極度疲憊,Shalini擔憂地帶他到私家醫院求診,醫生卻說沒有大礙。惟小彬的情況急轉直下,轉往瑪麗醫院兒童深切治療部,證實患上腦膜炎,最終在周日搶救無效離世,年僅3歲。

大仔小彬(右)與二女(左)年幼時照片。(受訪者提供)

Shalini認為,私家醫院的醫生誤診,延誤了救治兒子的時間,屬於醫療失誤,她告上法庭,希望為兒子取回公道,官司至今打了10年仍未審結。

那個周末的畫面不斷在我腦海裡重演,作為媽媽應該要守護孩子健康成長,但我做不到,我每天都覺得自己很失敗。

Shalini的辦公室桌子貼滿子女的照片。(湯炳強攝)

每年為兒慶生

面對年幼兒子突然夭折,Shalini坦言自己大受打擊,終日沉溺在痛苦之中,失去生活動力,更患上抑鬱症。慶幸還有二女及在2011年出生的小兒子,為了照顧兩名孩子,Shalini提醒自己重新振作,靠著服藥和接受心理治療,加上丈夫和摯友的陪伴下,慢慢撫平了傷口。

不過,走出陰霾不代表忘記,Shalini家裡、辦公室都掛著小彬生前活潑可愛的照片,有時陷入思念悲傷,她也不諱忌在兩名子女前哭泣,乖巧的他們就會拿紙巾給媽媽擦淚,聽著媽媽說哥哥的事情。每年小彬生日,Shalini都會邀請親友到家裡一聚,吃著小彬最愛的香蕉蛋糕和朱古力糖,一起懷念他。

如果他還在,他已經14歲了。每當在街上看到10多歲的少年,我都會想,小彬現在會是甚麼樣子,但我永遠都不會知道。

在經歷喪子之痛後,Shalini創辦了小彬紀念基金會。(湯炳強攝)

以愛子名義成立基金會

女兒和小兒子轉眼已分別12歲和8歲,自小彬離世,Shalini有感生命無常,希望能用更多時間陪伴子女成長,她現時每周只上班3日,上午8時上班、下午4時下班,盡力成為最好的媽媽。每當孩子出現病痛,Shalini都份外緊張,

感激我的兒科家庭醫生知道我的經歷,諒解我的心情。

兩名孩子現於哈羅香港國際學校就讀,Shalini坦言,經歷喪子之痛,實在不捨得把孩子送到外國讀書,暫時都會讓他們在本港升學。

在小彬走後,我其實不太敢想未來。不過,無論孩子們將來想做甚麼工作,我只要求他們必須回饋社會,幫助有需要的人。他們是香港人,這裡是他們的家。

除了自己的孩子,Shalini亦把對小彬的思念和愛,化成幫助別人的動力。在2015年,Shalini與丈夫成立「小彬紀念基金會」,專注於少數族裔和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非華語學童,透過研究、計劃及向政府提交政策建議等,望能推動社會共融。

每個數字背後,其實都是一條生命,希望能幫助有需要的孩子成長,減少受苦的人。用小彬作為基金會名稱,是希望紀念他,我時常覺得他仍在我身邊。

更多親子專訪,即睇:

【為母則強】20歲兒患嚴重自閉症智商如2歲BB 單親媽倪詩蓓肩負天職願照顧一生

【虎媽醒覺】昔日虎媽打到兒子流鼻血 鄧藹霖因兒子一幅畫誓做「四不」媽媽

【疫市求存】奮鬥10年創業屋邨開兒童畫室 畫家媽媽︰疫情下生意減7成只能守業

TOPick推出【停課不停學】小學各級工作紙,參考名校精選試題,鞏固知識,緊貼學習進度 立即免費下載: bit.ly/2X96KAZ

記者:林愛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