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媽媽】兩名兒子是SEN學童 單親媽媽自學增強記憶溫書助兒子考第一

育兒經 17:09 2020/05/20

分享:

單親媽媽Irene全天候照顧兒子從無怨言,除積極用不同方法教導兩個SEN(特殊教育需要)兒子外,甚至願意放手讓他們自由發展,最終令大仔考獲全班第1名。

80後兩子之母的鄧凱珊(Irene),原本是位模特兒,也擁有自己網店的生意。20多歲結婚生仔,可惜最終離婚收場。當成為單親媽媽後,大仔被確診有過度活躍及阿氏保加症,細仔則有專注力不足,大仔曾試過情緒爆發時咬到Irene滿身瘀痕,但每天用18小時照顧兒子的她卻從無怨言,除積極用不同方法教導兩位SEN(特殊教育需要)兒子外,甚至願意放手讓他們自由發展,最終令大仔考獲全班第1名。

家有兩個SEN小朋友,會否很嘈吵呢?踏入這個家,在梳化上忙於打機的小兄弟11歳的亦巽和9歲的曉楊,都笑意盈盈的主動向筆者打招呼,跟着又安靜的繼續低頭作戰。直覺告訴筆者,這裏有一位好媽媽守護他們,才會滿室和諧。

Irene未離婚前,經常帶兩個兒子去旅行,充滿美好回憶。(被訪者提供)

Irene回想,哥哥在幼稚園時已呈現過度活躍症傾向,6歲升小一確診,本來不必用藥,但她這時離婚加搬屋,自己的壓力很大,哥哥也受到影響,情緒爆發得很厲害,很容易便發脾氣。

她說:「嚴重時他更咬我打我,最後被送到醫院住3星期,更開始要用藥控制,同期醫生發現他有阿氏保加症。」出院後,每當哥哥當情緒不穩,Irene就會抱緊他,讓他不會作出傷害自己的行為。

但就在這時候一直自小很少病痛、好好湊的弟弟卻出現問題。

當他升上小學,一年內竟不見了5張八達通,而且又好善忘,經常忘記交學校通告,於是便帶他看醫生,發現是他是專注力不足。

Irene話兩個兒子的性格各異,大哥亦巽(圖左)對情感表達或理解較薄弱,所以要很耐性跟他溝通;弟弟曉楊(圖右)由細至大都比較失魂,常常忘記帶東西,Irene要經常提點他。(黃建輝攝)

面對兩個SEN的小朋友,最令Irene感到困擾是他們情緒的問題。「他們發脾氣時好似變了第二個人,像鬼上身般控制不到自己。試過要收回電腦時同我搶,有時不小心整傷我。」

Irene說當時情緒會受到兩兄弟影響,但現在已學會了自我控制。「如果他們發脾氣時遇上我的心情差,便不想硬碰硬,我先冷靜一下,才去處理問題。」

主動尋求外間協助

Irene後來知道以一己之力,不能支持太久,於是開始尋求外間幫助,主動接觸過來人,跟有相同經驗的家長尋求意見。她當時還參加一些專為SEN家長開設的課程,從中學會跟孩子相處之道。

Irene說SEN小朋友一般都不太喜歡死讀書,故她經常設計一些小遊戲,讓兄弟二人可邊玩邊學習。(黃建輝攝)

由於兩兄弟記性差,經常要作出提醒。Irene說:「有些幫助他們的記憶方法,頭3日有效,但第4日又失效,於是要再想另外方法。」後來她發現最有效是在家上四周貼滿字條。「他們經常忘記把已穿過的衫褲放進洗衣機,於是我在洗手間牆上貼滿字條,提醒他們要做,如果我常常用說話提點,他們覺得很煩不想聽,但用這方法他們很容易接受。」

她也要求二人分擔家務,培養他們的責任心,讓他們明白自己是家中一分子。「有時也會放手讓孩子做主導,畫量多聽他們講;例如跟他們捉棋時,大家各自己創作規則,或我跟着他們的意願做,建立他們的成功感。」

兩個兒子經常沒記性,Irene在牆壁貼上label提醒他們要有「手尾」。(黃建輝攝)

兄弟二人因得到媽媽的悉心照顧,以及藥物的幫助下,今天情況已有很大改善,哥哥升上四年級時,老師說他跟一般小朋友並無分別。哥哥的數學也很出色,故她便讓孩子學習奧數,多年來他曾到深圳及台灣參加比賽,更贏過不少獎項。

但求合格不用高分數

在學術成績上,Irene對他們沒有太大要求,只求他們科科合格及交齊功課。「我從不會檢查他們的功課,因我以前見有很多小朋友如果漏交功課,便會同老師講︰『媽媽不記得提我』,故此我經常跟兩個仔話,成績表是寫你的名字,並非媽媽,這是你的責任。」

但又並不代表Irene不跟進他們的學習,但只會教他們一些讀書的方法。

他們見到一大堆文字,很快便缺乏耐性,所以我教他們將文字圖像化,這樣會易於記憶。有次哥哥在食早餐時才記起要回學校默書,我叫他用20分鐘把課本圖像化,後來派成績獲90分。

Irene自言哥哥讀書有點天份,有時更會給她驚喜。「以前哥哥每天放學要補習,但試過太累,上堂時睡着;雖然這年要考呈分試,但我見他太辛苦便停止補習,寧願讓他回家後休息,腦袋清醒才可吸收知識,最後哥哥在這年考獲全班第一。」

兩個兒子懂得氹媽媽

眼見兩個小朋友不斷有進步,回看從前的日子,Irene卻從沒有怨天尤人。「我自小性格佷獨立,一直以來都是靠自己,所以遇到甚麼問題都會撐住。而且是我帶他們來這世界,我對他們要付上責任,如果身為媽媽也不想辦法去幫他,誰會幫他們呢?」

以前Irene擁有自己的店舖,出售自製的公仔衫。(黃建輝攝)

漸漸長大的孩子,也開始得懂得錫媽媽,令Irene感到很窩心,「以前屋企經常出現曱甴,雖然我好驚但也要硬着頭皮去捉。哥哥本身情感比較薄弱,不太識得關心人,但現在他進步了,知道媽媽驚便主動去捉曱甴。」

被Irene稱作小暖男的弟弟,就很識氹媽媽。「有次我帶他去深水埗購物,他在珠仔檔前拉着我,興奮的說要買給我一粒鑽石,他當然不識分真假,但他覺得女人是喜歡鑽石,於是便用緊餘的零用錢買最大的一粒給我。」

做手作仔減輕壓力

不過,Irene直言,間中也會感到有壓力,「始終得我一人去管教,湊得好不會有人讚你,覺得是應份,不好的就會話你教壞個仔,兄弟兩個的表現便是我的成績表。」

Irene的紓壓法是做手作仔,最近便經常車口罩。(黃建輝攝)

幸好她也有自己的一些紓壓方法,「離婚頭幾年我把所有時間給了一對兒子,我所有開心及不開心也是由他們而來,當他們漸漸長大,有時在教養上又遇到不少挫敗感,我便做一些令自己有成功感的事來平衡心理。

由於她喜歡畫畫,在2016年便考取亞洲襌繞畫認證導師資格。現在得閒又會些手作仔,最近便做口罩。「每當我學識新事物,兩個仔會覺得我好叻,我可以跟他們一起進步呢!」

記者:招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