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疫情兼示威令短貧戶激增 余偉業:跨越難關要花兩三年

社會 00:01 2020/05/21

分享:

分享:

余偉業稱,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人,對社會前景更有信心,跟現今社會不同。(馮漢柱攝)

新冠疫情席捲全球,本港又有社會運動夾擊,衝擊各階層生活;基層丟了工作,青年失去希望。

香港最大的問題,正是大家對將來失卻信心,前景不確定,令人好不安。

社房企「要有光」創辦人余偉業預料,疫情將令香港出現更多「短貧戶」,需要一個喘息空間。他將積極為有需要租戶提供生活空間,再讓租戶利用2、3年時間,實踐另一個人生計劃,跨過難關。

余偉業稱,要依賴民間智慧,集思廣益,為香港尋找新出路。(馮漢柱攝)

疫情之下,近月盼入住「光房」的短貧戶查詢,較平日多出十倍以上。何謂短貧戶?「近期經濟結構轉型,如果我現在突然失業,想住社聯的過渡性房屋;但我從未申請過公屋,何來合資格申請過渡屋?」余偉業再舉例,有青年或跟家人政見不合,想搬出來住,但政府卻無提供任何過渡屋資源,給他們喘過氣來。

或許有人會提議,短貧戶不一定需要住屋;建議改向社工求助,又倡議政府盡快派錢。不過余偉業認為不可行,指短貧戶未必接受所有援助,

短貧戶唔認為自己要人幫,唔想接受自己要人幫,佢地唔想靠人,想靠自己。

「要有光」於深井營運「光屋」,可提供45伙予合資格基層家庭租住。(馮漢柱攝)

他指出,不少租戶都以為自己咬實牙根就能夠撑過來,不想依賴社工、綜援等福利,

短貧戶要面對的,其實只是一級難關,要跨過去。

「要有光」成立10年,余偉業稱其角色介乎「無人幫」與社工之間,先從本地業主徵集住屋單位,之後翻新做「光房」,再分租予短貧戶最多3年,期間督導租戶改變人生。「我們會試着督促住戶轉型。公司職員除了每個月定時上門收租,也會順道關注租戶如何轉型。職員就是租戶的人生教練,為他們提供財務以外的幫助和建議。」

要在黑暗中握緊拳頭撑下去,他認為租戶必先要擁有生活空間。

短期內你不用愁夠唔夠錢買樓,夠唔夠分上樓。

之後要在新生活空間,尋求建立新生活方式,跨過面前這一級。

我們不會讓租戶有強烈感覺正接受幫助,反而是督促他們轉型。

【要有光】五大人生轉型方向 余偉業:儲蓄可實踐未來大計

余偉業於2010年創辦「要有光」。(馮漢柱攝)

余偉業發現,在疫情、政治風波夾擊下,近年不單止有短貧戶求助,剛畢業的年輕人亦需要光房支援。故他近年積極拓展「畢業生光房」,供大學生租住。

有好多年輕人畢業後無家可歸,好多難關很難跨過;又或者有好多意念,好想一一實踐。

他稱,現在至少有兩名年輕租戶,「要有光」會提供住處,讓青年人有空間邊學邊試,一邊見工、一邊創業,將自己的意念轉化為生計。

「畢業生光房」仍屬試驗性質,但余偉業發現,青年人對社會產生怨懟的同時,卻忽視了生涯規劃,也欠理財觀念,「或許他們懂得兼顧生活與實踐夢想。但要投放幾多金錢和時間,才有望減低風險,卻統統唔識;亦都唔知自己要儲錢。」

他稱,「要有光」作為督導角色,會向青年提供訓練,包括增加理財意識,以至反思人生。

余偉業稱,社會有人需要幫助,也有業主渴望幫人,尋求「心中富有」,有人在疫市下買樓,做光房業主,想為社會做點事,

很多業主想善用自己財富,投資社區,但香港這類投資項目較少。

他形容香港業主「稱不上窮」,往往「多突兩三層樓揸喺手」,但又想為社會做點事,於是願意提供單位予「要有光」發展光房。即使疫情來襲,至今只有一位業主,因私人財政問題收回單位。

立即下載hket App,掌握「全球疫情實時動態」、口罩供應資訊及急症室輪候時間:http://bit.ly/2V94aIF

TOPfit 推出食物資料庫,搜羅本地多間餐廳及逾千款食物營養標籤,立即查看:http://bit.ly/2UJP4dx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bit.ly/3bebLM2

記者:吳卓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