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歎息橋】獲黃秋生廖啟智等好戲之人欣賞 黃定謙盼望靠演技獲觀眾認同

娛樂 18:09 2020/05/22

分享:

被質疑演年輕版陳奐仁有身高差,黃定謙望靠演技獲獲觀眾認同。

ViuTV劇《歎息橋》集多位老中青演技派演員於一身,要從中突圍並不容易。演年輕版的Ken的24歲新晉演員黃定謙(Himmy),在劇中算是演出年資最淺的一員,獲安排演出陰沉壓抑的角色,其中一場被母親邵美君鬧到爆喊不停的戲份被盛讚。入行以來發揮空間甚多的黃定謙雖覺幸運:「做演員說到底除了運氣,還要看你的決心和努力。」

在《歎息橋》正式開拍前,導演安排所有演員一聚互相交流,黃定謙與陳奐仁(Hanjin)這兩位年輕版與成長版的阿Ken(胡啟源)首次碰面聚頭:「當日飯局我以觀察為主,看他有甚麼特質能夠放入角色裡面。事後我們在Whatsapp中分享對角色的想法和演繹,希望演出來能夠相似、觀眾覺得我跟他都是阿Ken。」

【歎息橋】林保怡周家怡續《綠豆》前緣 不自滿過往成功勇於跳出舒適圈

現年24歲的黃定謙憑電影《點五步》入行。(湯炳強攝)

黃定謙被故事感動

黃定謙坦言有看過觀眾的評論,當中不少針對二人外貌身高不相似。

身高1.81米的黃定謙長大後怎會變成1.7米高的陳奐仁:「不想大家純粹以樣貌、高度去評論,我有去學習Hanjin的微動作、表情,到底有多像見人見智,但自覺效果出來沒有觀眾所說的相距太遠,而且我演的角色不只是為了像他,對角色演繹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劇中阿Ken的角色不論面對母親還是喜歡的女生,都是沒有自我和主見的人。(ViuTV截圖)

【歎息橋】林保怡首次擔任劇集監製 周家怡讚新劇予演員充足發揮空間

當時導演李紹波(肥波)找黃定謙出演時,只透露這是個聽媽媽話但又有點反抗的角色,直到正式演出前再與另一導演楊承恩詳談,得知阿Ken更多背景後,感到角色演繹並非想像般簡單:「知道有這樣極端的媽媽,兒子的性格、場口的氣氛應該不止起初說的模樣,拍攝時亦無想過會如此震撼,但拍起來當情緒全投入進去以後,確實會起雞皮!」

阿Ken長年累月受到單親媽媽胡彩雲(邵美君飾年輕版)的施壓,在長期壓迫及遭受情緒勒索的環境下成長,令其情格陰沉壓抑。在第二集「妥協」中,黃定謙飾演的阿Ken在家中與媽媽食飯爆喊一幕,令人印象深刻。

劇中角色陰沉壓抑的性格,黃定謙表示與現實中的他並不相像。(湯炳強攝)

《淪落人》黃定謙17歲立志當演員 200次試鏡失敗終能跟黃秋生合作

黃定謙投入角色

憶起該場戲的陰暗氛圍黃定謙馬上起雞皮疙瘩,他透露家裡的場面全都安排在同一天內拍攝,到那場食飯大爆發場口已經是晚上7時多,角色的情緒累積一整天好繃緊:「雖然現場很嘈吵,但邵美君的聲音一直在我耳邊和心裡徘徊,全都是很凶惡的對白和言語。」

《歎息橋》的拍攝為求真,會要求演員真實的呈現當下的情緒和想法:「有個轉折位邵美君突然很內疚地對我說Sorry,我覺得好恐怖於是禁不住哭了出來,她轉身走了我更害怕,怕她往廚房拿刀,我整個人都在發抖,導演知她不會回來後終於喊Cut,而我繼續哭個不停,待邵美君回頭跟我說是假的,我才慢慢停下來。」

第二集的這一場戲,廣受觀眾好評。(ViuTV截圖)

【歎息橋】嘆與林保怡陳奐仁「相逢恨晚」 潘燦良明晚登場演伍詠薇老公

黃定謙家教嚴

現實中的Himmy雖然家教甚嚴,但坦言若果成長在這種極權中的家庭,早就選擇離家出走。在小學時期被限制晚上九時便要上床睡覺,家住上水的他中四才首度出「遠行」與同學到旺角逛街,黃定謙笑謂:「隨著青春期開始,身型變得高大後,她就沒有再管制我太多。其實是自然而然放手,覺得人生道路應由我自己去選擇。」

在人生的追求以及事業的發展,Himmy亦有堅持與想法:「在選修電影學院表演系時,媽媽一開始亦不放心,到後來我在這後發展,她亦未有支持,還說這個行業好黑暗,我說每個行業都有黑暗面,但因為我堅持要嘗試。起初她以為我抱著試玩心態,但後來見到我好認真好努力,亦變得放心和支持。」

問到媽媽有否跟他一同捧《歎息橋》場,他笑謂:「還未問,我喜歡自己看,這樣比較專注,因為怕要跟她解釋,哈哈。過去的演出她也有看,也都只是說『不錯』那種。」

在這段疫情時期,Himmy選擇學習鋼琴和煮食增值自己,早前母親節為媽媽親自下廚煮酸菜龍躉海鮮煲。(instagram圖片)

【歎息橋】梁諾妍與男友洪永城打對台 首次拍劇與衛詩雅合演護士

Himmy早前在instagram分享過,在拍攝《歎息橋》期間是他人生中皮膚狀態最差的時候,現時回看卻覺得膚況與長期受到高壓的Ken完全無違和感。

Himmy說:「在拍攝前一個月已經開始出現問題,開劇時同時撞上港台的劇集拍攝,長期化妝又因為情緒不太穩定,令皮膚情況一直下滑。不過看劇集播出時又覺得,Ken長時間受到高壓管制,皮膚出現這種情況又非常合理。事後花了一年時間,中醫、針炙、護膚,甚至臉部刮沙都試過,花費許多時間和金錢終於治好,最重要還是調節心情、早睡早起、多喝水。」

Himmy憶述拍攝當時,是他皮膚狀況最差的時候。(instagram圖片)

於大學一年級接拍《點五步》而入行,後來又因《淪落人》而受到注意,於參演期間又先後遇到廖啟智、黃秋生、邵美君等好戲之人欣賞和教導。

Himmy承認自己算得上是幸運,但實際非別人所看的順利:「一半幸運一常努力,至今猶記得17歲時立志要做演員的蠻勁,當時為了累積演出經驗,不論有否酬勞都接,又不斷寄出履歷去試鏡,由學生作品、港台、鮮浪潮慢慢做起來,同時亦有做兼職去維持夢想,所以說到底除了運氣,還要看你的決心和努力。」

【寂寞是幫兇】從遺屬物品重整死者生前片段 遺品整理師:孤獨死是最傷感

與唐寧有感情線的Himmy,大讚對方友善無架子。(ViuTV劇照)

當然也有遇過挫折和難受的時候,但Himmy從未想過放棄:「演戲是我最想做的事,在沒有演出時可以做其他事去維持夢想,但我不能放棄演戲去做其他的事。」

過去曾經為劇集《三一如三》任剪接助理,若有機會Himmy亦想試試導演的職位,因為每次收到劇本,都會對所有角色的演出、排位都有想法,他回想當時學習剪接:「起初當做多一樣技能,又覺得學剪片有助演戲,因為知道怎樣剪接後,會想怎樣演好一點,令剪接師剪不走我的鏡頭,哈哈。」

立即下載hket App,掌握「全球疫情實時動態」、口罩供應資訊及急症室輪候時間: https://bit.ly/2V94aIF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

髮型:Oscar Ngan

服裝:O.N.S. at Kapok

記者:陳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