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力感】許廷鏗感激欣宜伴走人生低潮 Alfred:在最壞時候起碼仍有機會做音樂

娛樂 19:18 2020/05/25

分享:

許廷鏗慶幸有欣宜伴他度過難關。

最近推出新歌《無力感》的許廷鏗(Alfred)希望歌曲能有療癒作用,幫助樂迷釋放負能量。入行10年的許廷鏗曾不懂得面對負面新聞,他慶幸好友鄭欣宜(Joyce)一直在旁協助他,陪伴他度過高低潮。

Alfred正忙於籌備新碟:「這段時間做音樂確實有風險存在,《無力感》其實只是序章,整隻碟名為《Negative》。以前曾覺得放負是很不成熟的事,久而久之便覺得這不太健康,我做這隻碟是希望清空了一些負面或去疏理自己一些無所避免的負面,然後才去找自己所需的正面。」

【牙醫歌手】許廷鏗為一件事決定離開TVB Alfred獲父親支持做貼地歌手

許廷鏗推出《無力感》放負。(許廷鏗IG圖片)

聽鄧小巧《軟弱》感療癒

《無力感》的其中一句歌詞是「如不想失救就合力自救」,Alfred覺得:「歌詞寫得很好,因為『合力』和『自救』有很大的對比,合力就應該有很多人,但自救卻是獨立的一件事。」

Alfred認為歌曲有療癒的作用:「當覺得『唔得』的時候就去聽這歌,我經常聽鄧小巧的《軟弱》,可能軟弱就是我的命題,當有甚麼想不通之時便會聽這歌,有如有人在背後拍你的膊頭,我希望我的歌曲也能有這作用。」

【牙醫歌手】許廷鏗感慨社會價值觀扭轉 Alfred:掌握權力更要懂得負責

許廷鏗於2009年參加TVB的《超級巨聲》入行。(許廷鏗IG圖片)

許廷鏗參加《超級巨聲》入行

Alfred於2009年參加TVB舉辦的《超級巨聲》入行,「出道不知不覺間已10年,沒可能是全部順境,但我慶幸逆境沒有令我不能繼續做喜歡的事,這是我需要珍惜的事。」

入行初期的Alfred曾需要面對一些負面新聞:「當時引來了很多狗仔隊來追訪,將身邊的朋友都跟我掛勾。即使是一位牙科同學與我外出吃杯乳酪,都會被寫成身邊有很多伴。」

那時的他不懂得去面對,直到有一次:「試過駕車時發現有狗仔隊追蹤我,我一直在兜路,沒有去目的地,那刻就是不想被跟蹤。去到一個位置,我過了紅燈後,那架車沒法再跟蹤我,然後我特意兜回去弄個得戚的樣子看着對方。」

許廷鏗與欣宜老友鬼鬼。(許廷鏗IG圖片)

欣宜伴度難關

他將此事告知好友欣宜,「當時的我覺得自己很厲害,但她問我:『為何要這樣做?覺不覺得你很幼稚?你知道你在侮辱別人嗎?人家只是在工作,你覺得你做藝人這份工作會比記者尊貴一點嗎?你有資格看低別人嗎?』我從沒有在這角度上思考過,想深一層,她面對這事的經驗怎會比我少,如果連她也說這話,那麼我沒聲出,我認輸了。」

相比起欣宜,Alfred覺得自己面對負面新聞完全是小巫見大巫,並將她的說話銘記在心,「她說:『我喎!鄭欣宜都能有這樣的大逆轉時,你又有甚麼過不到的呢?有很多關口都有她陪我去渡過。其實不是要反咬對方,而是如何調整自己的角度,有時要用有力去抗衡那種無力。」

許延鏗邀請欣宜、林欣彤及JW擔任演唱會嘉賓。(許廷鏗IG圖片)

Alfred感激欣宜伴他走過高低潮,「自己尊重自己才去判斷別人的專業,是她教導我的。她曾經需要出席很多大型場合,大家都在等她說一句話,我覺得她總是將事情都處理得很好,不像一個仍是青春期的女生。」

他續指:「不管別人戴甚麼有色眼鏡去看她,她在我心目中都是一個好人,也是為何我會跟她惺惺相惜,因為她很多時都能以身作則,不只是一些說出口的大道理,她能夠付諸實行。」

入行初期的許廷鏗不懂得面對負面新聞。(黃建輝 攝)

正所謂「食得咸魚抵得渴」,Alfred漸漸明白這是成為藝人的優缺點:「處之泰然吧!因為不明白的人如何跟他解釋也會不明白,會明白的人不要多說也自然會明白,仍然相信世間上有真正雪亮的眼睛存在。當我選擇了在台上享受那些掌聲時,台下的事難道不能承受嗎?」

Alfred反思:「記者需要靠明星?但其實我們也需要傳媒,如果覺得應該只報道你的好而不報導你的不好,那麼你其實是很霸道。」

他又謂:「近年少了這些新聞並非因為我禁慾禁色,而是我不覺得這要由身邊的朋友去陪我一起承受,所以選擇去做得好一點。我尊重我的行業、我的身份,但不希望他們要陪我去承受這些。」

許廷鏗的家人一直支持他追音樂夢。(許廷鏗IG圖片)

許廷鏗慶幸獲家人支持

入行至今,Alfred的家人一直都很支持他:「曾因娛樂雜誌報道過家人不想我入行,以致明明住在同一屋簷下,我竟然為此問父母。」他說:「他們當然會擔心,但我更看重的是當我推出唱片或在紅館台上做音樂會時,他們有多支持我。家人的支持其實並非必然的,我已沒所求了。」

不過,Alfred甚少答謝家人:「我可以很坦蕩地多謝身邊所有的團隊,但我多謝家人的篇幅卻是最少的。我總覺得他們會明白的,一切都在心中,其實是因為我不懂說出口,多謝家人的感覺太奇怪了。」

他續指:「曾經有個時刻覺得要報答他們就是要做出好好的成績,上到一線成為天王,但其實他們並非想要這些。他們其實是想回到家中看見自己的兒子,而非看見一個明星,想知道我開不開心、過得怎樣。」

許廷鏗覺得以前的自己很幼稚。(黃建輝 攝)

Alfred很少將工作帶回家中:「我不想將我在娛樂圈的人生複述多次,因為有時感覺很不實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會所有的工作都是自己很期待、很想去做,有時做完的效果也未必如你預期。我只想家人簡單地支持我,回家後能睡在最舒服的床上。」

疫情令很多行業都大受打擊,他感慨指:「在最壞的時候,起碼我仍然有機會做音樂,當我的作品能有血有肉地呈現給觀眾聽及獲得大家的意見,便有某種的社會責任。如果你也是同路人的話,那便一起走吧!」

Credit:
Hair:Derek Li@Xenter
Make up:Khaki Yan
記者:梁樂欣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